第72章:梦境与现实的联系

加入书签
    离开了眼镜店,陈子杰看着车迪这戴眼镜的模样,实在有点不太习惯。因为,他梦境中,车迪和自己小姨结婚,并没有戴眼镜。

    那这又怎么解释?

    车迪坐在公交站台处,想着这几天里面发生的事情,车迪觉得自己经历了很多事情。可是,自己的父亲,究竟是不是像史帆说的那样,他有些不确定了。

    他本身就是一个多疑的人,对事物的微妙变化,有着一丝的灵敏。他始终觉得,自己的父亲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进去,就只是为了史帆说的那些。

    明明有其他的办法,为什么非要进看守所呢?

    难道,看守所里面更安全?

    现在,车迪自己觉得,唯一可以信任的人,那就是陈子杰。至于陈楚楚,他并没有看全部的她,所以,他不认为这个女生真的像表面所表现的那样。

    “最近的事情,牵绊太多了,我的去捋一下。”

    陈子杰看着车迪说:“行。”

    车迪和陈子杰买来了画纸,黑笔,在律师事务所的办公室里面铺开。同时,用胶布贴在了墙上,两个男的关上了门,打算分析最近发生的事情,同时,也打算把自己内心想法,告诉陈子杰。

    “首先,我第一个遇到的,是左雪。”

    “我去左雪的家,看了一本叫《浪漫体质》的书,书中的内容是一个人等价交换后,才离开了那个世界。但是我却发现,书中还有一个连通世界想法的东西,它称自己为,世界观。”

    陈子杰看到车迪所写的东西,左雪对应《浪漫体质》,然后书对应世界观。

    “世界观?什么世界观?”

    “你不是看过一个东西吗?”车迪手指比划了一下,而陈子杰看着他的示意,知道了那个东西。

    “三方盒子?”

    “不,也许,那是它的能力,它只是客观存在的世界思维,好像存在我们虚无缥缈的精神世界里。”

    “现实中,唯一出现的就是那个盒子。但是那个盒子现在进入到了我的眼中,所以我才会眼瞎成这样。”

    陈子杰也想到了车迪跟自己说的未来世界,说出了自己的人生结局,只是没想到自己也白了很多头发。

    “而我,觉得这本书就是起点,因为它的出现,才引发了这么多的事情,只是我当时候忽略了这种能力,认为是需要换我最重要的东西。但现在看来,的确是这样。”

    说到这里,车迪又划了一个线,指向了一个人,董媛媛。

    “她,你见过的那个,你小姨的同事。”

    “她与我一个未来梦境重合了,一开始我还很确定,她是。但是遇到了老同学史帆之后,她到底是不是,我就不知道了,因为她跟我谈到的东西,是出现在史帆之后。”

    陈子杰看到这里,就不太明白了,所以车迪说起自己的梦境,说到了那个舞台,说到了那个场面,说到了最后出现的梦中女生。

    “所以,你觉得,你的梦境在未来会出现,只是不知道时间的节点在哪里。”

    “但是有一个问题!”车迪说到。

    “就是我没有戴眼镜。”

    “会不会因为你戴眼镜,而改变了未来?”陈子杰问。

    “怎么可能!”车迪嘴上这样说,但是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车迪看着陈子杰,他想到了这种可能性的发生。

    “好,再写一个。”车迪把眼镜写到了边上。

    然后,车迪又对应的画箭头,指向另一个人,史帆,他分开了几年的老同学。

    “你第一次见他,是在他的办公室。而我重新见到他,是在他的别墅里面。”

    “他,我们暂时不提,我还要一个疑惑的地方,看你知道不知道。”

    车迪,又把瀚海月银城单独写了出来,并没有做任何的箭头标注它。

    “你小姨,为什么住在这里?”

    问到这个的时候,陈子杰却显得有些尴尬了。

    “怎么了?”车迪看着陈子杰没有说话,倒是表情怪怪的。

    “我觉得,你还是问她当事人好。不过,你要是单独问瀚海月银城,我倒是知道一点点信息。”

    “真的!?”车迪稍微惊讶了一下,因为那个app上面,对于瀚海月银城的秘密,标的价格太高了,很鸡肋的东西。

    “骗你干嘛。”

    “当然,这也是我听我小姨说的。她说,瀚海月银城,其实指的就是沙漠中的城市,说的就是,沙漠之中,银月之下的永夜王城。王城之中,最高为一,最低为七十二,代表着守护王城七十二位人杰。”

    “所以,小姨说。这个里面的房子,并不是有钱就能够买得到的,说是有人会送房子,就看你是不是那一个人杰。”

    听到这里,车迪想到自己见过的人中,有那么几个就是月银城里面的。史帆是一个,左雪是一个,董媛媛是一个,关欣也是一个。

    这四个人,有着自己没有的能力。自己之前对于这个豪宅的看法,有了改变。

    车迪重新审视起了他们。

    陈子杰看到车迪在思考,想着他打听这个,就说:“不过,我们好像都是菜鸟啊,他们竟然没有送房子给我们。”

    这时候车迪却说:“我们的秘密,被人知道了,很好?”

    “的确。”

    “下一个。”

    车迪再次画了一个箭头,把世界观指向了一个,颜澍。

    “她是谁?”陈子杰对这个女人并没有太大印象。

    不过,的确是这样的。陈子杰当时候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女人,但是仔细一回想,便想到了那天跟踪的女人。

    “就是那个跟踪的块三十的老女人?”

    车迪确认示意。

    “她又怎么了?”

    “她也出现在我的梦境之中,不过,当时候她是我的相亲对象。而我不知道的是,谁替我安排这门相亲。”

    “还有吗?”陈子杰问。

    “她知道一个东西,那就是抢劫服务。”

    “嗯?这什么鬼?”陈子杰不是很懂。

    “就是一伙人演戏,抢劫一个人,被抢劫的人是体验者,说是针对的广大压力大的白领青年,是一种释放压力的服务。”

    陈子杰不禁抽了抽嘴角,他长这么大还第一次听这种东西,现在的人都是自虐吗?还是说,压力真的太大。

    “只是,现实中我遇到的她,跟梦境中的相反。梦中的这个女人一点都感觉不到三十岁,倒是像一个古灵精怪的人。现实中的她,一眼看过去,就知道年纪不小。”

    “所以,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车迪和陈子杰坐在同一个沙发上,看着世界观所对应出的梦境,梦中所出现的人,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梦境与现实,又有什么联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脑补全世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