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初露端异

加入书签
    越是想什么,就会发生什么。

    车迪的脑中不断的想着,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被人打,到底是什么原因。现在的他,有诸多的疑问,因为刘叔在开车,他不方便打扰到他。

    在汽车驶往沛市中心医院的这段过程中,车迪的内心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他才知道,有时候说那么多,还是很担心他。

    “千万别出什么事。”

    车迪内心在期盼,但思维却又忍不住瞎想。

    车到了,车迪立马从车上下来,朝着急诊狂奔而去。刘叔看着车迪这番模样,便也锁了车,快步走去,毕竟中年人的腿脚还是没有年轻人快。

    一路狂奔到了急诊,看到急诊室的确是亮了灯,还没有熄灭,而且这里还有一个自己父亲的牌友。

    车迪看着他,又看着急诊室。而后面的刘叔,也匆匆赶来。

    “刘合言,医生还是没有出来吗?”

    坐着的那个人,也姓刘。

    “没有......”

    他无奈摇了摇头,站了起来看着车迪,用手拍着他的肩膀说:“没事的,你爸应该会没事的。”

    车迪始终都坚持着一口气,没有放下来,他必须等到自己父亲手术后出来,他才敢放松。

    “我没事的。”

    时间,就再这样的一分一秒的等待中慢慢离去,终于急诊室的灯熄灭了。

    一个医生走了出来,看着这三个人。

    “谁是病人家属。”

    “我!我!”

    车迪连忙示意。

    “病人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头部受到剧烈的打击,可能还残余有血块,后续的治疗可能会比较漫长,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但是想到这里,车迪却有些泄气了。因为他没有存款,也没有多余的钱,现在到哪里去借钱来给自己父亲治病?

    “医生,后续的治疗大概需要多少钱?”

    “这个你倒不用担心,也就是十来万左右,主要还是看个人恢复,因为脑部不比其他地方,就算有钱你也不一定能够治得好。”

    车推了出来,车迪看着自己父亲头部的包扎,就知道有多严重了。

    车迪一个人坐在了病床旁边,看着这个前几天还跟自己吵架的人,一下子就躺病床上了,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

    这时候,刘合言就走了进来,轻轻拍了拍车迪的肩膀,车迪有些无神的看着他,听到他说,跟我出来一下。

    车迪稍微恢复了一下,拖着自己已经疲惫的身躯跟着刘合言来到了外面。

    “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你爸在出事前,给我打过一个电话,说如果此他遇到什么事情,就让你去他房间里找你妈妈留下的盒子,然后离开沛市。”

    “我爸出事之前,有跟您打过电话?”

    “他还说了些什么?”

    车迪内心显得有些急切,想迫切的知道还有什么。可是刘合言微微摇头,表示并没有其他了。听到这里,车迪知道,自己的父亲应该在那个盒子里留了东西,但是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他不知道。

    现在他弄清楚,到底是哪个王八蛋把自己的父亲打成了这样。

    “这个事情没有报警吗?”

    “报了,但是当时候太黑,只是看到有人在打他,当呼救的人高声呼救的时候,那伙人已经跑了。”

    车迪对于没有找到凶手这个情况,他痛恨。但是自己的父亲不会这么没有分寸,唯一能够知道的细节,那就是那通电话里面说的,在自己母亲留下的盒子里,有线索。

    于是车迪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又看着刘合言。

    “你去吧,我在这里看着。”

    “谢谢。”

    车迪拜别了刘合言便飞快朝着医院大门口走去,医院在这个时候还是停留有的士司机的,因为医院不比其他地方。

    车迪看到一辆的士看到自己焦急的走了过去,便开了过来,想也没想就坐了进去。

    “师傅,去沿江路的玉和公寓。”

    车迪就这么上了车迪,一开始车迪没有发生什么不对劲,但是到了沿江路的时候,却发现,的士司机开车的路线有些不对劲,被这个想法一刺激,车迪觉得这个司机有问题。

    “师傅,咱们这是去玉和公寓吗?”

    “是啊,我看你比较急的样子,就抄近路快一点。”

    如果换做别人,可能会觉得还正常,但是对于他已经非常熟悉沿江路这一条路,他却觉得反常,这明显不是去自己家的路线,这个司机想要干嘛?

    “嗯,那好吧,我也有点累了,我稍微睡一下,到了你喊我。”

    车迪闭上了眼睛,但是心里却马上在想问题,想着怎么样摆脱这个纠缠,车迪知道,如果车停了,那么目的地一到,自己铁定就玩了。

    而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被打也肯定跟这个有关。

    但是车迪却感觉到了一阵危机的出现,因为他感觉到车子在加速,他意识到了不好,或者说别人已经发现了什么。

    于是他立刻睁开眼睛,看着到了车上后视镜中那个司机的坏笑。

    车速越来越快,车迪已经能够想到他想要做什么了。

    “嘭!”

    “噗通!”

    涵江边上激起了巨大的水花,而岸上有一个人在路上翻滚,头撞到了树上,晕了过去。

    时间一过,就是早上,慢慢的,车迪感觉到一阵江风吹过,冷醒了他,他便迷迷糊糊醒了过来。

    此时的他,只觉得头痛欲裂,整个人都不舒服。

    但是想到昨天晚上,车迪却有些担惊受怕。因为那个时间段,现在这个地方,如果真的掉江里,那么铁定被汽车给带下去,一命呜呼了。

    车迪在想,到底是谁这样做,如此不顾别人的性命安危,竟然要痛下杀手。

    而车迪发现不远的地方,那一段的护栏明显被撞了,而且此时听到了鸣笛的声音,估计是有人报警。但是他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能够更快的躲开还是能够躲开为妙,此时跟自己有关,但是不是自己所为。

    而的士坠江的现场,却被立刻保护了起来,车迪便飞快离开了这里,然后拦了一辆的士,顺利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脑补全世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