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意料之外

加入书签
    看着这俩夫妻,妻子细心照顾的模样,车迪又觉得,他们不像是搞假事情的人。

    丈夫被包扎得挺严实,但是吃流食东西还是可以的,估计他妻子也是不想他动,扯动伤口,势必疼痛难忍。

    想到这里,车迪觉得,自己活得平平淡淡也没多大坏处,比起这种情况,车迪不敢再继续脑补下去了。

    现在当务之急,是先开这一个月的张,拿下这起伤害的委托代理,不然,再继续下去,兜里的两百块马上就要见底了。

    夜宵摊老板看到车迪来,便眼神示意了自己的妻子,这才停下来。

    夜宵摊老板的妻子看到车迪来了,便放下手中的东西,向车迪示意了一下。两人来到外面后,车迪看着这夜宵摊老板的妻子,眼睛有明显的肿胀,估计昨晚哭了一宿。

    “车律师......”

    说到这里,夜宵摊老板的妻子声音哽咽,车迪看到她这番模样,就说:“我们去那边谈吧!”

    找到一处地方坐下来后,车迪便直接开口。

    “昨天的情况,我也看到了,也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样的打算。”

    不过,车迪知道,既然别人都主动打电话过来了,那么肯定是希望自己来处理了。只是当面如此直接的话,他实在不太好下口,毕竟别人还在痛苦中。

    “车律师有什么好的意见吗?”

    听到夜宵摊老板娘的话后,车迪第一感觉是,她都有些六神无主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那群社会青年的具体情况,但是现在主要是看你们。我个人的感觉,先商量着看,看对方对于这个事情的态度如何。协商不行,咱们再打官司。毕竟,能不打官司还是不要打官司还是不要打官司好。”

    “为什么?”夜宵摊老板娘有些疑惑。

    “因为打官司一般时间过长,最后能不能求得一个完美的结局还是一个两说。主要是我觉得,这费用方面,打下来还不一定能够按时拿得到。”

    说完,车迪心理突然一阵发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是跟之前一样的说话方式。

    因为他就是不喜欢到处跑,能够协商好,还到处搞,拿委托人的钱做了不负责的事情,不是他的个性。

    况且他觉得,一个案子从开始到结束,时间跨度不短。法院有那么多案件审理,不可能一下子能够把这个案子解决。就算适用简易程序,按照平常的情况,也能到三个月。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个事情的起因,是假钞。因为假钞而引发这个事故,他有些不确定,这到底夜宵摊老板这一方面的作为,还是那群社会小青年的作为。

    如果要打,势必会把这个牵扯进来。万一,是这老板所为,那就不好办了。他不想因为一个简单的案子,搞得那么麻烦,能简单就简单,主要还是不想搞得太麻烦。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决自己这一个月的开张,让自己后面有饭吃。

    车迪又不知不觉脑补了一些情况。

    但是,这夜宵摊的老板娘却说:“你跟别的律师还是有点不一样!”

    听到这里,车迪有些诧异,心中却有了一个明确:“这老板娘在此之前,找过别的律师咨询过。但是,为什么还找我?”

    “车律师,那么就委托你处理这个事情吧,具体的情况我等会跟你说清楚,我只希望那群不务正业的年轻人多赔点钱,如果实在协商不了,那就打官司吧。”

    车迪没有再多想,而是直接应下了这个。

    “好!”

    就这样,车迪与夜宵摊老板娘签订了委托代理合同。甲方委托方为夜宵摊老板,老板娘代为签字,受托方为省城扬清律师事务所,乙方接受甲方委托,指派车迪律师作为甲方纠纷案件的代理人。

    接下来,对具体的案情进行了陈述。

    车迪也对此当事人的事实描述做了登记,授权为特别授权。

    经过当事人的描述,还有一些发票等,相关的费用已经用了很多了,可是车迪却突然觉得事情又没那么简单,按照现在这伤情的程度,到时候司法鉴定,最后的赔偿肯定是不少的。一个简简单单的假钞,怎么搞这么复杂?

    “那么,这能协商好吗?”

    “完了,我给自己下了一个套。”

    车迪自言自语,无奈把相关的材料放入了公文包后,显得心事重重,不过他心理已经做好了协商不成,打官司的准备。

    “唉!”

    而接下来,就是去辖区的看守所了面见那群社会青年,因为他们涉及到了故意伤害,现在被行政拘留了。

    现在就进行第一步协商。

    不过,现在公文包里面已经有四千的委托费用,那么就得解决这个事情。

    车迪走两步来到了电梯口,下到了医院大厅的时候,却看到最不想看到了一个人。看到之后,吓得他立马就躲在了大厅的柱子后面,想等他过去后,再出去。

    看到那人进去了之后,车迪才出来,然后飞快离开了沛市中心医院。

    “我差点忘了,那个女人的父母还在这家医院,怎么这么倒霉!”

    车迪出来后伸手拦了一个的士,便去往了辖区的看守所。

    一路上看着窗外的风景,车迪却对于这一次发生的事情,感觉到忧心忡忡,比以往要压抑得多。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心里头有些不舒服。

    来到看守所,车迪表明了自己的来意,却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对方一伙人竟然也请了律师,而且已经等了自己很久了。

    车迪看到这里,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呵,有点意思。”

    车迪和对方的律师坐在了一个茶餐厅,一人点了一杯白开水。

    “你好!鄙人刘让,是子杰的代理律师。”

    这个叫刘让的律师递了一张名片过来,车迪看了一眼,接过后审视一下这个叫刘让的。结果发现他并不是沛市的律师,而是省城的。打扮得光鲜亮丽,人也是一表人才,车迪看到后心理不禁有些嫉妒。

    “名片挺好看。”

    车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随口应了一句。

    刘让笑了笑。

    “这样,夜宵摊老板一家子的相关费用,还有所需要的个人精神损失赔偿,其他等等,你跟他们商量好了之后,打电话给我,到时候我们再联系详谈,如何?”

    “当然,要是你已经特别授权了,那么咱们现在就可以谈。”

    车迪看着刘让说话如此拖泥不带水,十分严谨,不由得往深处想了一下那几个社会青年,他在想,难不成,这里面还有富家公子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脑补全世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