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太子洁身自好

加入书签
    乘着马车回凤山别院,隔着老远就看到凉亭中喝茶的两个女子。

    伍桐把月儿叫醒,毕竟他不想抱着月儿进去,家里的嬷嬷也扶不动她,再加上现在时间尚早,现在睡得多晚上就要失眠了。

    和叶旺比了个手势,伍桐径直走到凉亭。

    根据伍桐做亏心事的经验,两个刚才还在交谈的人,突然对坐沉默喝茶,肯定有问题。

    坐在木凳上,伍桐抱过自己的小祖宗,小家伙这瞪着眼睛好奇的看着自己,老子是你爹,你这眼神像是第一次见到老子一样。

    或许是因为伍桐现在的脸很臭,让小家伙以为这是另一个人。

    “你不和我说点什么吗?”伍桐拍着自个儿子,熟悉的手感让小家伙认出了亲爹,眼中带笑,含糊不清的呜呜着,“你至少有三件事要说!”

    青鸾把自己的茶杯递过伍桐,“喝茶,这里没有多余的杯子了。”

    伍桐看了看茶杯,“不是这件事。”

    “妾身不应该带着儿子出来受风。”

    “他都满月了吹点夏日微风没什么事。”虽然这么说,伍桐还是检查了一下小家伙的状态,“也不是这件事。”

    两个犯人对视一眼,长公主脸色古怪,有些心虚的看向伍桐,“这件事其实”

    “长公主,你也有两件事应该和我解释一下。”伍桐偏过头笑眯眯的说道。

    “我我没有事要和你解释的啊。”长公主低着头不去看伍桐,声音没有一点底气。

    伍桐笑了一声,捏着儿子的脸蛋,“儿子,咱们以后千万不能得罪惹不起的人啊。”

    “那件事你们不要再去调查了。”伍桐摸着儿子的脑袋说道,“很多人都盯着我呢,惹不起,躲着才是真理。”

    叶青鸾和长公主的脸色发青,她们恐怕也没想过这个后果。

    “伍桐,那你”长公主很担心他有什么三长两短,这件事万一对伍桐不利,那她难辞其咎。

    “现在还没事。”伍桐没好气的说道,“你们俩要是消停的,我也会没事,我求你们不要自作主张,我还想活到老爷子那个年纪呢,不想英年早逝。”

    不,就是让你自由的活着你也很难活到李元淳真人的年纪吧。

    青鸾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个时候是开玩笑的时间吗。

    “以后无论什么事情妾身都会和你说的。”

    “也不用什么事都说。”伍桐小声说的,“这种事还是要说一下的。”

    长公主张了张嘴,看着面前这两个秀恩爱的人有些伤神,而且胸口这位置有些不舒服。

    “多谢长公主为青鸾费心,感激不尽。”伍桐把儿子交给青鸾,然后冲着长公主殿下拱了拱手。

    “不是给你添了很大的麻烦吗?”长公主小声嘀咕道。

    “麻烦是有一点的,不过这件事影响不大。”伍桐摇头说道,“自从回京城之后就已经意识到这种事了。”

    “本来以为在京城能好好活着,现在来看不仅要小心谨慎还要步步为营才行。”伍桐叹了口气又道,“城市套路深,我想回农村。”

    “父皇不会让你离开的。”长公主笃定的说道。

    伍桐又叹了口气,“确实如此,要不然我现在应该是青鸾在海滩度蜜月。”

    “办个学院本以为可以游离事外,现在想想又落了一个套里了。”伍桐苦涩一笑,低下头看着桌子上刻着的象棋盘印,“我得学学下棋了。”

    “学院又出了什么问题?”长公主好奇问道,连青鸾也不解的看着伍桐。

    “学院一共有一百七十一位学生,你二哥三弟都在,朝中文官过来三十九人,武将送来四十二人,商人送过来四十三人,还有四十五个才是良家子。”

    伍桐看着面前泗湖,“文官的三十九人是出于什么目的?武将的四十二人难道真是因为我帮助老卒解决生计?我一直避而不谈这件事,就是想淡化朝中大佬们的心思,现在不得不提出来。”

    “这种事你和我说,合适吗?”长公主小声问道,她爹才是朝廷中最大的大佬。

    “我挺好奇一件事。”伍桐盯着长公主的脸,饶有兴趣的问道,“你看起来也不傻啊,为什么这种调查当年铁案,可能会让你父皇再添污点的事情你暗中去做,还没有和任何人说,你知道你父皇都派人去盯着你的人好久了吗?”

    “这件事没有那么严重吧?”

    叶家的是在靖难的时候保持中立被当时的隐太子一党含怒所屠,这是刑部的公文,也是流传下来的说法。

    长公主之所以愿意去调查恐怕也是认为这个说法是正确的。

    在她眼中,父皇不会有这种屠灭一族栽赃他人的污点。

    很遗憾,她的父皇已经有一个天大的污点了,皇子在先皇驾崩之时起兵造反,杀了太子,弄得京城血流成河,这件事已经是洗不去的污点了,就是在加一项屠戮国之重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国都抢了,杀几个人算什么。

    伍桐也不会用得到仁宗孝宗这种庙号的皇帝的标准来看待周皇,就单杀兄登基这一点,伍桐就把周皇拉到唐太宗的档次,虽然他在位二十年也没做出唐太宗的功绩,但不意味着他不是个狠人。

    当皇上得是狠人,杀兄弟当皇上的人更狠。

    伍桐眼中有千般话语,可就是一句话都没传达到,总之长公主是明白了一件事,伍桐说这些话的时候不会避着她。

    “长公主,如果你是朝中的文臣大佬,你把儿子送到我这里的理由会是什么呢?”伍桐皱着眉问道,“尤其是这个学院已经说好不会教授文章,只教数算和奇淫技巧。”

    长公主想了一下,“朝中文臣以二哥为首,家中子嗣也多与二哥交好,或许是因为二哥的原因?”

    “确实有这种可能。”

    伍桐点了点头,二皇子确实有这种魅力。

    而三皇子

    伍桐想起了一件事,三皇子对那几位老将军颇为敬重,老将军对他的态度有些不对劲,再仔细想一想,二皇子笼络文官,三皇子心向武将。

    太子呢?

    太子在自己这里唯唯诺诺,在朝中也没有多少立足之地,可这太子的位置做的一如既往的稳啊,是嫡长子的原因吗?

    不会,毕竟他们的亲爹都不是嫡长子上位了,儿子随爹,太子不会因为自己是嫡长子而觉得万无一失,其他皇子也不会因为不是嫡长子而放弃皇位。

    要是他们想放弃,二皇子身后就没有那么多文官子嗣做跟屁虫。

    “长公主,太子在朝中就没有半点势力?”伍桐想了一下又道,“我不是问结党营私啊,我只是问在朝中太子就没有关系比较近的朝臣吗?”

    长公主摇了摇头,“从未听说大哥和朝臣有过多牵扯。大哥在这件事上不会逾越雷池的。”

    真的有这样的太子吗?

    伍桐皱着眉不敢断言。

    一个洁身自好的太子可能存在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君子遐福》,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