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话乡情苏则思归

加入书签
    <abl ali=ri><r><><><r><abl>邵陵,苏则兖州军团大营。

    与裴潜瓦解崩溃的豫州军团一样,这支军团最初是以运粮为主的辅兵为主,如今也加入防守序列。

    这样的军团一共有三个,即裴潜豫州军团,苏则兖州军团,赵俨河东军团,从布置原则上来说,这三支军团不参与主要的进攻、防守工作,这也是军队训练、士气、装备,军吏素养决定的。

    如裴潜所部调离汝南,就违背了这一底线,汝南、义阳籍贯的吏士心态崩溃,也就算是分崩离析了。

    兖州军团也好不到哪里去,田信的北府兵竟然放着近在咫尺的夏侯尚不打,以强横的姿态横穿夏侯尚防区……目标不正是邵陵的兖州军团?

    现在兖州军团可有战斗意志?

    看一看豫州军团就能猜到大概,也就汉军没到兖州,到了兖州地界,这支军团战斗决心不容乐观。

    按照最初规划,应该是吴军填充汝南防线,裴潜所部就近调给夏侯尚,自己所部配属曹植的青徐军团,继续担任后勤、辅兵工作;北边的赵俨军团则负责曹洪的后勤工作。

    一正一辅,三支这样的配备的战斗集群,足以跟汉军周旋。

    可意外接连发生,张辽败的太快,以至于曹植还没有做好出发的准备,就连孙权这里也没做好沟通工作,导致曹植防范吴军进击徐州,白白内耗。

    就是因为张辽败的太快,曹仁又病重,曹休不得不转移阵地前往许都布防,导致汝南空虚……偏偏张辽败的太快,吴军受了惊吓,见东边又有曹植防守无机可乘,于是很干脆的后撤,等待新的战机。

    白送的汝南、义阳三郡,孙权都不敢要,让马超平白占据三郡,导致夏侯尚成为突出部。

    偏偏田信放弃进攻郾县的夏侯尚,夏侯尚能怎么办?难道带着军队离开坚固的营垒工事,出来跟田信野战?

    出来跟汉军野战,岂不是正中田信的算计?

    可不出城野战……田信已经达成目的,他突破了郾县通道,夏侯尚防守的郾县也失去意义。

    夏侯尚留在郾县还有一些别的意义,可以卡住后续汉军向东的道路,也能卡住田信的补给通道。

    可问题就在这里,田信、北府兵需要宛口的后勤补给?

    田信不需要,田信以就食于敌为策略。

    五天,只要挡住北府兵五天攻势,北府兵粮秣自会断绝。

    可这要命的五天时间里,谁有信心挡住北府兵?

    仿佛整个兖豫二州的郡县,都是汉军的粮仓一样,又是一马平川的地势,怎么防守?

    无险可守,说的就是中原。

    田信突破夏侯尚封锁,展现在他面前就是予取予夺的大好中原!

    与眼前的中原大地比起来,夏侯尚的人头不值一提。

    与其消耗锐气、吏士性命,浪费时间冒险在郾县攻打夏侯尚坚固营垒工事,还不如穿插突破,牵着夏侯尚鼻子走。

    现在田信一手牵着夏侯尚鼻子,另一手握拳蓄势正要挥击,挥击的目标正是邵陵的苏则。

    最快明天午后,最迟后天清晨,北府兵将抵达邵陵,对兖州军团发动进攻。

    这回绝对不可能再轻飘飘穿插突破,而是正面硬撼,以歼灭、吞并兖州军团为作战目标,有吞并自壮之意,也有杀鸡儆猴之意。

    这一战,绝难避免。

    田信发来劝降书,也在情理之中。

    而曹植的青徐军团,大概需要七天或十天才能抵达陈县驻防,换言之,兖州军团现在后撤,填充占据陈县修好的工事……也不过能拖延两天时间。

    北边曹休入驻许都,自己布防还来不及,哪有多余兵力挤出来增援邵陵?

    如今不仅夏侯尚进退失据,兖州军团也是进退为难。

    已是深夜,苏则难以入眠,手握田信所书:“余与公系乡里人也,余家在樗,公居渭北之武功,一衣带水。父祖相望屡世相交,同饮渭水必有亲缘。今汉室三兴,然关东之人多作恶,此君父之过,诸子无礼之举,可惩可教。闻公刚严,可愿代汉天子牧守一方,执掌教化,诛恶劝恶以期关东诸人洗心革面,使民向善?”

    摸着良心算一算,就算苏氏家族跟田氏家族三代之内没有姻亲,但苏氏的姻亲家族里,绝对有一家子能跟田氏家族搭上关系。

    苏则关中望族出身,少年出名,拒绝孝廉、公府征召,曹操打赢关中之战后,苏则起步就是酒泉郡守,任期内招抚流民,申明法令,吏治大治,农垦丰收。之后短短时间里转任安定、武都郡守,任期内皆有耀眼政绩,凭平叛功绩被征入朝中担任侍中。

    再不把苏则调离凉州,凉州可能就姓苏了。

    不是苏则有这方面倾向,而是凉州始终离心离德,凉州人对中枢认同感一直很低,对曹魏认同感更低。

    如同仅存的认同感落到苏则身上,那凉州方面就没曹魏什么事儿了。

    这是一份非常沉重的劝降书,田信许诺州牧之位,这是可以相信的约定。

    如果马超开这个级别的筹码则不能相信,一来马超在关中人眼里信用破产,二来马超分量不足,不具有兑现州牧级别条约的影响力。

    田信不错,信用几乎满分,还有关羽在身后背书,田信要拿一个州牧出来,汉朝廷上下没几个人会反驳。

    何况,自负一点的说,苏则认为自己值这个价钱。

    这种变革天下的大买卖面前,留在雒阳做人质的儿子……已经不重要了。

    甚至苏则本人的命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兖州士族怎么想,只要兖州士族同意、默许,就能一举诛杀军中出身谯沛的校尉、将军。

    如果举事失败,苏则自己都会丢命,名声破裂,子嗣自然难逃清算。

    如果顺利举兵反戈,反而会保护儿子,不至于让曹丕当场诛杀。

    与兖州士族接触需要时间,这种大事,要速行速定速发,每拖延一分钟,就多一分钟危险。

    拖延时间越久,参与谋划的人员会因为压力而恐惧、后悔,叛变。

    思来想去,苏则邀请东郡郡守杨俊前来商议。

    杨俊是河内人,拜师兖州名士边让,善于发掘、赏识人才;秘书王乾少年时放牛为生,杨俊为王乾赎身,教导王乾几个月后就分手。

    作为河内人,杨俊与司马懿家族交情深厚,更培养、提拔军卒出身的河内审固、陈留卫询,前者历任郡守,后者担任御史。

    杨俊也跟曹植交好,引曹丕不喜;魏讽之乱时,杨俊为魏王国的中尉,相当于卫尉,事后杨俊自己弹劾自己,更引发曹丕不快,自贬为平原郡守。

    也是今年初才升到东郡担任郡守,而朝内司马懿、王乾等人又不断进言,希望曹丕能重用杨俊。

    可曹丕会听劝?

    只要说服杨俊,以杨俊在兖州士族里的影响力,一切都会改变。

    如果无法说服,苏则连安排刀斧手的本钱都无,要么受诛,要么单骑出逃。lv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三国骑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