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在水里也白搭

加入书签
    “你还想当娘们儿啊?擦什么东西,能让我见识见识吗?”

    钟小宝上下看看钟宝,“瞧你那身皮,擦什么都是浪费,你还是别见识了。”钟小宝说完趴到了一旁的椅子上,苏蓉蓉真的去给他擦东西。

    钟宝没把自己的牙咬碎了,你特娘的给老子等着。

    田蜜来到钟宝身边,“哎!昨天晚上刮痧,我这后背可没法见人了。你有没有办法让我后背恢复原来的样子?”

    “今天也不用非得下水,你看看四周同学的眼神,都快特娘的冒绿光了。现在这样都快止不住鼻血了,你要是把浴巾脱下来,他们非得躺下不可。”

    “有那么夸张吗?算了,我还是去旁边坐着吧!”

    看着苏蓉蓉和钟小宝,钟宝也没心思下水,坐在水池边上到处看。这爱娃钟宝也是真服了,身材是真不错,雪白雪白的,头发高高盘在脑袋后面,除了前胸,就算是没化妆跟女的也差不多。

    “兄弟!你说秀涵那么文静一女孩儿,她身上怎么会有纹身呢?”

    “纹身?”钟宝也看了过去,就在后腰的位置,看不清纹了个什么东西,只瓶盖大小。

    “哎!我说山哥!这人不可貌相,说不定这楚秀涵也是内心十分奔放的女孩儿,你就别绷着了,该捅破那层窗户纸儿,你就捅。要是被别人先下了手,你哭都没人看。”

    秦大山点了点头:“我是真想!可是我张不开这嘴呀?写情书吧!我这文化水平还不够,要不你帮我写一个?”

    “去去去!老子要是会那两下子,还能到现在光棍一个?就算我条件不行,可是大不了多写点儿,说不定就撞上哪只死耗子呢?”

    “行!哥们说的对,今晚上我就回去琢磨去。”

    钟小宝那边儿擦完了东西,直接来到钟宝跟前:“反正也没什么事干,咱们比比怎么样?”

    钟宝抬起头,顺着钟小宝那比女人还白的腿一直看到上面:“比什么呀?”

    “在水底下打架你试过吗?”

    呵呵?正愁没机会揍他,他倒自己把脸伸过来了。

    “在水底下什么瞬息万变、浪子回头的都不好使,咱们可以凭真实力好好打一场。”

    玛德!老子多会了几样杀人的招式就不算真实力了?

    “行!反正同学们也闷着,咱们就算给同学解闷儿了。”钟宝爬起身晃了晃脑袋,脖子发出“咔咔”的响声。

    消息一传开,在水里的同学也上来了,生怕看不清楚。

    “噗通!”钟小宝跳了进去,紧接着钟宝也跳了下去。

    两人都憋着一口气,在水下迅速靠近。一动上手钟小宝就后悔了。他感觉钟宝不止会剑法,还会一种很高明的擒拿术,他被钟宝锁着打,根本就是人肉沙包。

    “加油、加油!”秦大山喊得最凶,一直到钟宝像拖死狗一样把钟小宝扔上来。

    “哎呦!就您这两下子还挑战我兄弟呢?喝饱了没?”

    钟小宝已经被干的翻白眼了,幸好他功力也算深厚,没有当场就晕过去。“秦大山!等我恢复了非把你的嘴缝上。”

    钟宝一听,上来就踢了钟小宝一脚:“说话的时候过过脑子。你用什么阴招冲我来没事,要是敢动我朋友,老子让你后悔做人。”

    钟小宝现在没力气跟钟宝斗嘴,苏蓉蓉跑过来,钟小宝直接甩开她的手,爬起来去了更衣室。

    还没下课,钟小宝就换了衣服出去了。钟宝一看,对秦大山使了个眼色,两人也赶紧换衣服,然后跑到停车场上了车。

    摆弄电子设备,秦大山比钟宝强,等把频道一对好,里面就发出咔咔声。

    “卧槽!装鞋底噪音太大。”

    钟宝也直掏耳朵:“耐心点!等他坐下来说话就好了。”

    钟小宝可是比他们两人先换的衣服,过了这么长时间还在走路,应该不是回教室。

    “三弟!你怎么回来了?现在不应该在上课吗?”这下没有噪声了,钟宝听出是钟大宝的声音。

    “我要把钟宝杀了,欺人太甚!”

    秦大山在一旁碰了钟宝一下:“就这种人,咱们跟他斗都掉价,明明是自己找打,现在倒怨起你了。”

    看来他在千重那里过得比自己舒服,自己遇到挫折就从来不会怨天尤人。小时候也曾有过这想法,可是遇到老道,生生的就把这想法给掐灭了。

    每天都想着怎么把功夫练好跟老道斗,看到大姑娘小媳妇的,他就想着多挣钱,还真没空怨天怨地的。“听他们说什么!”

    “三弟!这钟宝的确有些扎手,可是也不是没法斗他,你跟你师傅联手。”

    “你想的太简单了。我们的武功师出同门,可是这小子有三招我们不会的。加上他又是个练武奇才,我们两个白搭。”

    “那就用枪!找杀手把这小子崩了。”

    秦大山听了一惊,转头看向钟宝。

    “怕什么?老子又不是没遇到过。”钟宝现在有些纳闷儿,DNA那单子都给钟报国了,怎么这钟大宝还没事儿呢?

    “大哥你有门路?”

    “额……我哪有这门路?我这一天你还不知道?花天酒地就是我的活儿,要是让我找几个小混混那没问题,找杀手这种事……不过还有个办法,就看你那女朋友下不下得去手了。”

    一阵沉默,接着又出现钟大宝的声音:“下毒!最好是蛇毒,中毒以后没一会儿就死了。砒霜什么的咱们也能弄到,爷爷就有。”

    “这……”

    “怎么了?我看你那女朋友挺听你的话的,这么点事儿办不了?”

    艹!这可是杀人,钟大宝说的那么轻易,看来买凶的事情没少干呐!

    “三弟!这里也没外人儿,我就好奇,你那个女朋友那么漂亮,她怎么那么听话呢?”

    “她就是对我死心塌地,没有什么别的事。”

    这话连钟大宝都不信,何况是钟宝。

    接下来两人也没有交谈,钟宝让机器开着,然后两人下了车。

    “兄弟!我刚才听着,好像钟小宝的哥哥不想帮他,刚才钟小宝问他能不能叫来杀手,他明显有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