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药神的诞生

加入书签
    剧情到这里让肖宇宁很不理解。

    为什么?

    为什么主角这就退缩了?你的药神之路呢?你不是要打败另外一个假药贩子,然后走向人生巅峰的吗?剧情怎么到这说变就变。

    因为这点小事儿就撂挑子不干了?

    肖宇宁有些懵逼,他没见过那么容易就受挫的主角。

    这样的主角他怎么当‘药神’?

    随后剧情继续演绎,转眼来到一年后。

    程勇拿了钱开了一个服装加工厂,对客户卑躬屈膝,阿谀奉承,像千千万万个生意人一样。程勇开着豪车正打算陪客户去吃饭休闲,吕受益的妻子来找他,跪下求他。原来张长林拿到印度格列宁的渠道后,为了攫取暴利,把药的价格涨到了两万一瓶,吕受益买不起药,病情又恶化了,他正躺在医院里,生不如死。

    当镜头转到吕受益的时候,肖宇宁愣了。

    在场的所有观众都愣了。

    前面有些‘诙谐’的风格让观众们产生了一种错觉。

    这是一部喜剧,虽然总体色调可能有些灰暗,但表达的形式无疑是喜剧的形式。

    然而切到吕受益的时候,众人都被无情打脸了。

    眼神呆滞,身体虚浮,一副将死之人的面容呈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清创的时候,李云的哭喊声,活像一个真正的癌症病人。

    而后来,吕受益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稀疏的毛发,看起来已经快死了。

    程勇看着这一幕有些呆滞,他找到了印度格列宁的厂家想拿药,却发现他没有资格,已经拿不了药了,只能去药店买几瓶药,然后匆匆回国。

    却发现,吕受益已经自杀了。

    为了孩子亲人。

    这个被病痛折磨的男人,能够为了亲人而选择活下去,也能为了不拖累亲人,而选择自杀。

    李云的戏份在此杀青谢幕。

    然而肖宇宁却已经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这是李云?

    这是李云的演技!

    卧槽!

    对于这一段的演技,肖宇宁只能说呆了。

    “李云的演技...已经不能用演技来形容了,这一段演绎的到底有多么触目惊心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部剧的剧情好像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原本我预测到的商业片剧情走向,在这部电影里仿佛都不复存在,为此我要谢罪一次,我以为这是一部循环套路的商业片,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从吕受益死的那一幕,肖宇宁就知道这部剧的剧情并不会像他猜测的那么简单。

    后来,因为吕受益的死亡,程勇大受触动,他找到了印度,重新得到了仿制格列宁的售卖权。

    印度那边仿佛也是知道程勇以成本价卖药是为了救人,而不是为了赚钱,因为程勇决定只卖五百块钱,在离开时,那个老板用拜湿婆的礼拜了一下程勇。

    五百块钱是成本价,配上运费相当于倒贴钱。

    后来,警察扫除了一处走私格列宁的窝点,是曹冰带人扫的。

    这一幕,没有抓到主角程勇,却没收了窝点的药。

    接下来,是一段灵魂对话。

    曹冰想要让这些病人供出假药贩子。

    病人们拒绝。

    其中一位大娘的话,戳中了在场所有人的心脏。

    “五百块钱,他卖药不挣钱。”

    “谁家能不遇上个病人?”

    “谁又能保证未来不得病?”

    “你把他抓了,我们都得等死。”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

    这一幕的冲击让肖宇宁几乎无法呼吸。

    剧中的曹冰也不一样,她受不了这样的事儿,她向局长求情。

    却只得到局长冰冷冷的回答。

    “我们是人民警察,必须站在法律的一边,查,狠狠的查,把他绳之以法!”

    曹冰反问。

    “法律是什么?”

    局长面对一脸沉重的曹冰,似乎是不想回答,但最后还是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工具。”

    ...

    “这部电影...他的标签是喜剧?喜剧?我去TMD喜剧...”

    肖宇宁忍不住在肚子里开始骂娘了,吞了吞口水继续看下去。

    从这一刻开始,这部电影不是tm什么商业套路片,也不是什么捧人的片。

    这是一部拥有强大‘力量’的电影。

    “不得不说,这风格很李云,每一次他都能拿出能重击我们心脏的作品...”

    此时,程勇找到了张长林,让他跑路,他已经被警察盯着了。

    而张长林在知道了程勇亏本卖药后,只是淡淡的说道:“我发现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

    程勇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抽着烟。

    烟雾缭绕,灰色的镜头语言爆棚,就是这个味儿。

    第二天,张长林跑路了,然而第三天就被抓了。

    大批的警察出动,将这个前假药贩子给抓了。

    在审讯间的时候,张长林笑了。

    “我卖了十五年的假药你们一直没来抓我,我卖了一年的真药,你们倒把我抓了。”

    张长林在最后仗义了一把,他也没有供出程勇,也许是被程勇不问任何利益的菩萨行为所触动。

    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曹冰在翻阅张长林案底的时候,注意到了关于程勇的蛛丝马迹。

    她去找程勇,程勇则嗤笑道。

    “我服装厂一个月赚十几万,用得着去做这杀头的生意么?”

    曹冰没说话,默默的转身离开了服装厂。

    夜晚。

    程勇和黄毛去拿货的时候,他发现警察已经将码头堵的水泄不通了。

    这个时候,黄毛果断奔跑开车将警察引走。

    却因此被大货车撞死。

    他死了。

    这个狠劲十足,打架斗殴,为了给其他买不起药的穷人抢一瓶药的年轻人死了。

    期间程勇和曹冰起了冲突。

    “他才二十岁。”

    “他想活命。”

    “他有什么错?”

    “他有什么错!”

    他有什么错这句话,说了四遍。

    后来,印度那边被起诉了,药物停止了生产,但程勇让印度的药厂回购药物,他高价购买。

    程勇散尽家财,将那些高价的仿制药买回来,依然以五百块的价格卖出去。

    为的就是让那些吃不起药的病人,多活一会儿,而他这样卖药,每个月要倒贴十几万进去。

    这一刻。

    肖宇宁明白了。

    电影荧幕前的观众们明白了。

    所有人都明白了。

    ‘药神’

    诞生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