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冥想法

加入书签
    “和上次差不多。”

    路德走进书房,视界一片灰蒙蒙的,似乎有一缕缕冰冷的气流萦绕浮动。

    那是游离于物质界和灵界缝隙之间的灵性力量。

    “我的神秘学知识是LV3,灵视能力应该不低。”

    路德自顾自的说道。

    灵视所看到的事物,其实是剥离原本样貌,仅仅只表现生命能量和肉体状态的各类色彩。

    不同的颜色,有着不同的象征意义。

    既能反映情绪,也可以表示生物的状态。

    而路德的视界,之所以充斥着灰白色的气流。

    那是因为,死物和凡物,没有任何的生命气息和灵性力量。

    故而呈现出灰蒙蒙的状态。

    “书架……”

    路德循着灵视给予的反馈,踱步走到立在墙边的书架附近。

    朦胧的光晕若隐若现,必须集中精神才能有所感应。

    “右手边,第四行,第三本!”

    路德关掉灵视,按照记忆取下那本书。

    黑色封皮,书页泛黄,看上去颇有年代感。

    “没有名字,也不像马塞亚之前拿出来的黑暗巫书……”

    路德翻开那本书,里面的字迹潦草,段落颠倒,倒更像是装订而成的手抄笔记。

    【你获得了一本“古代笔记”,是否要进行鉴定?】

    没过多久,一行清晰地信息便浮现在路德的视网膜上。

    “鉴定。”

    他在心中默念一句,更多的信息刷新滚动。

    【道具:阿利盖利的巫师笔记(残缺)】

    【品质:稀有(紫色)】

    【描述:黄金纪元时期,被审判为异端、渎神者的巫师阿利盖利,所遗留下来的巫师笔记,其中记载着他这一生所有的见闻和知识。】

    【备注:服从真理,能征服一切事物,而服从我,能成为最伟大的巫师。】

    “这还真是意外的收获。”

    路德眉头一挑。

    他没有想到,搜刮马塞亚-沃格斯留下的战利品,居然能拿到黄金纪元时期,号称“巫师之王”的阿利盖利的手抄笔记。

    对方究竟从那座古代遗迹里,得到了多少好处?

    连这种堪称就职最强道具的稀有物品都有!

    即便放到游戏里,高阶超凡者的手抄笔记也是极为难得,完全能充当最合适的就职道具使用。

    “不过为什么马塞亚没有兼职‘巫师’,而是选择了‘术士’?”

    路德转而心生疑惑,从“法师”序列的职业分支等级来看,前者还要比后者略高一筹。

    没道理马塞亚宁愿放着“巫师之王”阿利盖利的手抄笔记不用,反而选择“术士”的职业道路。

    要知道后者作为古代系职业,进阶道路极其艰难,对常人来说三阶就是顶点了!

    “算了,先不考虑这么多。”

    路德听到书房外的脚步声,连忙把手抄笔记放回书架。

    现在藏在身上,肯定会引起阿尔叔叔的注意,不如留在这里,等到日后有时间再回来取走。

    “阿利盖利……那可是六阶巅峰的‘秘法大师’,要是能获得完整的职业道路,倒是能考虑替换掉‘原罪教徒’。”

    路德转身朝外面走去。

    他之所以隐瞒下来,倒不是想独占好处——上交给“清道夫”还能获得官方机构的良好声望,没必要当个吝啬的守财奴。

    只是“巫师”自上个纪元起,就被教会钦定为“异端”,曾经被针对展开过大规模的绞杀行动。

    加上作为守序阵营的“清道夫”,素来对偏向混乱、邪恶的超凡者,抱有一定程度的敌视和警惕。

    要是路德真的选择成为一名“巫师”,怕是以后再难进入联邦官方机构的核心阶层。

    换句话来说,就是政治背景有污点,过不了“政审”那关。

    “路德,你有什么发现吗?”

    从卧室走出的阿尔问道。

    他手里捏着一本封面烫金的黑色书籍,想来那就是马塞亚视若珍宝的黑暗巫书了。

    “书房里只有一些被教会认定的‘禁书’,其余什么都没有。”

    路德面不改色的答道。

    “马塞亚应该还有一个藏东西的地方,我翻遍了整个客厅和卧室房间,只找到这本黑暗巫书。”

    阿尔没有怀疑。

    他主要目的也不是为了搜刮战利品,而是想找到马塞亚平日里交流的信件,或者遗留下来的蛛丝马迹。

    这样兴许就能发现原罪教会的联络方式,或是其他的信息。

    超凡物品和职业信息,只不过是聊胜于无的收获。

    “清道夫”是阿美利加联邦最大的官方机构,从来不会缺乏这一类的资源。

    新时代下的超凡世界,并不流行那一套偶然得到古代遗迹中的珍奇宝藏,一举成为顶尖超凡者的童话故事。

    因为很多古老的传承、强大的职业,随着时间的变迁、历史的推移,已经不再适应于当下了。

    它们或许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但是也仅止于此。

    想要就职成功,一路进阶,那除非是额外受到幸运女神青睐才行。

    “马塞亚-沃格斯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阿尔有些遗憾。

    若是能借此机会,将原罪教会一网打尽,那就好了!

    凭借这份功劳,自己说不定能挤进“清道夫”的高层,顺便给路德安排一个光明的前途。

    身为“清道夫”的阿尔-维希,没有成婚,也没有子嗣。

    所以对于哥哥约翰的儿子,他的亲侄子,内心还是颇为重视。

    他扬起那本黑暗巫书,开口道:“这里面记载了好几个血腥祭祀仪式,像是‘血肉炼体’,某个土著部落用来祭祀邪神眷属的邪恶仪式,还有关于‘憎恨’、‘缝合怪’这类异端生物的炼制方法。”

    “想必应该是某个巫师留下的,每个都需要杀戮生命,用鲜血和灵魂作为材料。唯一能正常使用的,大概只有这个‘冥想法’了。”

    阿尔撕下其中的两页,交给认真倾听的路德。

    “我粗略扫了一遍,没有任何向邪神眷属祈祷的咒语,也没有掺杂黑巫术之类的仪式。既然你的意志天赋出众,干脆就拿去用吧。”

    路德接过撕下的那两页纸,眼神有些古怪。

    没想到在印象中,一直保持着严肃刻板的阿尔叔叔,竟然也有不拘小节的时候。

    “收起你那大惊小怪的眼光。我又不是教会的那帮人,对于沾染黑暗气息的东西,秉承一律摧毁的强硬态度。”

    阿尔摇头失笑,叹息道:“可惜马塞亚-沃格斯那个混蛋,给你举行了就职仪式,想要洗去‘原罪教徒’的职业,实在有些麻烦,只能等以后有机会,再帮你找个职业,转到其他的分支道路。”

    “走吧。没在沃格斯这里找到线索,我得尽快通知五角大楼,请求高阶超凡者的增援。”

    路德点了点头,对付四阶的超凡者,必然需要呼叫强力的援军。

    他巴不得联邦的“清道夫”,一鼓作气倾巢出动,然后把乌诺斯主教轰杀至渣。

    这样一来,自己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跟着阿尔叔叔走出公寓,路德顺手展开那两页纸,上面记录着一种冥想法。

    【超我之思】

    四个古以撒文字,率先映入视线。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