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神?

加入书签
    听到徐英所说的话。

    聂烽和彭涛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看向了身旁的高素素。

    而高素素闻听徐英所言,面色也不由得变得有几分凝重,低声道:“不瞒你们,我在来荆州之前,欧阳总捕头也告诉了我这件事。”

    “如果在重阳大会上,遇见了以上古神灵之号为名的人,立斩无赦!”

    “这倒是奇怪了……”

    彭涛皱眉道:“我们俩来之前,总捕头也告诉了我们这件事。”

    聂烽手指在桌面上轻敲了几下,轻声道:“据我所知,纵观武林中各门各派,除了阎王门是仿造上古神话传说中的地府建制之外,其他门派并没有如此规矩。”

    “难道总捕头他们是让我们对付阎王门的人?”徐英猜测道。

    聂烽想了一会儿,摇摇头道:

    “应该不会。”

    “这么多年来,重阳大会虽然名以上是广邀天下武林群雄,可真正能参加这次大会的,也只有那些名门大派,邪道宗门对此根本不屑一顾,所以也只是象征性的送去一张请柬,来不来尚且在两可见。”

    “退一步讲,如果总捕头真让我们对付阎王门的人,也没有必要兜这么大的圈子,大可以直接告诉我们。”

    “有道理。”

    高素素赞同的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

    “阎王门虽然是邪道十宗之一,但行事作风却介乎于正邪之间,若是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阎王门是绝对不会给自己找麻烦的,他们巴不得永远留在酆都闭关修炼。”

    “而且最近也没有在江湖上听说,阎王门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徐英缓声道:“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这江湖上还有一个我们不知道的势力!”

    聂烽沉声道:“他们的立场也与我们截然相反,所以总捕头才会下这种命令。”

    彭涛点点头,说道:“这个可能性最大,上古之后诸多武道圣地表面上是消散了,但谁也难保没有漏网之鱼。”

    徐英则是摸了摸嘴角的八字胡,意味深长的笑道:“看来这次的重阳大会可不太平啊!”

    时至傍晚。

    这期间陆续又赶来了很多人。

    而裂日金刀萧望月却始终没有露面。

    就连晚宴也是季如云和几个地级捕头相陪。

    其实就算季如云不说,聂烽心中也能猜到一二。

    萧望月现在八成是在丐帮总坛的君山岛。

    那伙贼人夜袭君山的行动虽然没有成功。

    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身为荆襄道总捕的萧望月岂能坐视不理?

    尤其现在正值关键之际,重阳大会召开在即,迄时天下群雄都会赶到洞庭君山岛,若是中途出了些岔子,最后当着天下人丢脸的还是六扇门。

    晚宴之后。

    众人就各自散去休息了。

    不得不说,来得早就是有好处。

    聂烽他们到的最早,所以给他们安排的院落也是最大的,共有七间客房,除去他和彭涛还有徐氏兄弟外,高素素也把自己的行李搬了过来。

    至于剩下的两间客房则无人居住。

    徐英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两壶好茶,还有几碟干果蜜饯。

    五人在凉亭内相对而坐,侃侃而谈。

    “你们猜猜现在萧总捕头在哪儿呢?”

    彭涛一边嗑着花生,一边抿着茶水说道。

    “君山!”

    高素素似乎对甜食特别感兴趣,目光就一直没有离开那两碟蜜饯,“洞庭湖地处荆襄,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萧总捕头肯定要亲自过去处理。”

    “徐兄,你怎么了?”

    聂烽颇为奇怪的说道:“从方才你就一直心绪不宁的,有什么事吗?”

    徐英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吃过晚饭之后,我就一直感觉心里发慌,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似的。”

    “你该不是太紧张了吧?”

    彭涛给他倒了一杯茶。

    徐英也没有客气,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然后说道:

    “这种感觉原先我也有过,但每次都有大事发生。”

    “我记得第一次好像是在我七岁的时候,我们家后面的大山,半夜突然发生了山崩,整个村子就我们兄弟活了下来。”

    “两百多人全都埋在了山下!”

    这时,徐山在旁边接口道。

    “还有第二次,那是我十岁的时候,我们哥俩被枯佛寺收养,可就在那天晚上,血月宗的人突然找上了门,将整个枯佛寺山下斩尽杀绝。”

    “不过我们哥俩运气好,被方总捕头救了下来,那些血月宗的人全都死在了他的掌下。”

    听到这儿,聂烽脸色就变的有点古怪。

    徐英也没有看见,不停地接着说道:“后来我加入六扇门,每次心现这种心慌的感觉,都有几个兄弟殉职,从来没有意外。”

    听完徐英说的话。

    彭涛在旁边直咧嘴,道:“我说老徐,你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扫把星转世吧?怎么我听着这么瘆得慌呢?”

    “什么人?”

    就在彭涛打趣徐英的时候,高素素突然转身轻喝,右手微微一抖,暗藏于手臂上的神机弩箭立时破空飞出,仿若在夜空中划过一道惊雷。

    聂烽他们也忙循着方向看去,只见屋脊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身影。

    他周身上下都罩于黑袍之中,仿佛与夜色融为了一体,近在咫尺的距离,聂烽他们几个竟然无一人发现。

    如果他要想暗中偷袭的话,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

    面对高素素的神机弩箭,此人不闪不躲,任凭弩箭射穿了自己的胸口,但同时他的身形也渐渐溃散。

    “不好!”

    “是幻身!”

    徐英面色微变。

    而这时,黑暗中突然升起了一抹刀光,无声无息的向高素素斩去。

    好在高素素反应机敏,身形轻轻一飘就躲开了刀光的偷袭,不过支撑凉亭的石柱却没有这么幸运,被拦腰截断。

    “何方宵小!”

    聂烽轻啸一声,身形如流云般飘动。

    黑云盘螭枪唤出数十道枪影,如梨花暴雨般向黑暗中席卷而去。

    不多时。

    一声闷哼响起。

    随即一道黑色的身影跌飞而出摔在院子里。

    彭涛手疾眼快,还没等那人反应过来,两极剑就已经横在了他的咽喉上。<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