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0章 我当然变了

加入书签
    赵月明下午和曾经的学生余承东见了一面,师徒俩在茶餐厅喝了一下午的茶。

    其实赵月明原本没想跟余承东见面的,可她昨天回皇轩酒店时却意外的遇到余承东了,然后余承东便约她今天下午一起喝茶。

    余承东说没想到安瑾年是赵月明的学生,不过后来知道了,输在自己小师妹手上,虽败犹荣。

    话是这么说,可赵月明还是从余承东的言语和神色间看出他受到了打击,毕竟余承东现在建筑界的地位很高,被初出茅庐的安瑾年打败,面子上的确是有些挂不住的。

    赵月明便安慰他,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况安瑾年的方案走得有些取巧,也是组委会想要省钱,如果不想省钱,他的方案反倒是更好呢。

    余承东就笑着说,老师你安慰我呢,就算是组委会不为了省钱,小师妹的设计也更吸引人一些,这一点我自己心里有数的。

    余承东没问赵月明的跟易云深的关系,但凭王俊荣和余承东的关系,然后昨天她还和王夫人碰上了,想必余承东背地里都已经知道了吧?

    不过知道也无所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何况她的过去也不丢人,不过是被小三插足婚姻失败而已。

    和余承东喝茶喝到傍晚六点多,余承东还要请赵月明吃晚饭,赵月明赶紧拒绝了,说喝一下午茶,吃一下午的点心,她已经撑得什么都吃不下去了。

    送走余承东,赵月明独自回的皇轩酒店,她乘电梯上楼,走出那电梯后朝自己的1111客房走去。

    还在走廊里,远远的就看到自己房间门口站着一人,她微微皱了下眉头,快走几步过去,然后——好吧,果然站在一人,而且这人还是熟人,虽然二十一年不曾见过了,但是——一人还是熟人,至少能一眼就认出来。

    “月明,你回来了?”

    易建林有些激动,舌头都有些不太灵活了。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易董事长啊。”

    赵月明笑着打招呼:“看样子,易董事长是在这专程等我的?”

    “月明,我找你很久了。”

    易建林依然很激动:“我们能进屋谈吗?”

    “当然不能。”

    赵月明非常爽快的拒绝了:“既然找到这来了,看来是真有话要跟我说啊?

    成,那我们去楼下咖啡厅坐坐吧。”

    赵月明说完这句,转身就朝电梯方向走去,对于自己的房间,她连房卡都没掏出来,自然也就不打算进去了。

    易建林有些无奈,只能跟着赵月明一起来到电梯边,然后俩人乘电梯下来,来到酒店二楼的咖啡厅。

    “我要卡布奇诺,你要喝什么?”

    赵月明翻着餐牌淡淡的问。

    “我记得你以前爱喝皇家奶茶。”

    易建林忍不住提醒着某个已经点了卡布奇诺的女子。

    “对啊。”

    赵月明倒也没有否认,淡淡的笑着说:“生活都不是一成不变的,人又怎么可能一成不变呢?”

    “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已经变了是吗?”

    易建林望着对面开朗的中年女士问。

    赵月明已经四十九岁了,奔五的年龄,可她看上去却一点五十的样子都没有,即使她的眼角多少有点鱼尾纹。

    江姗姗也显得年轻,但江姗姗的年轻是因为做了微整,打了玻尿酸,所以脸上没皱纹,不过看上去却有些假。

    而赵月明的脸是自然的,她看上去年轻跟她的脸无关,而是她积极的心态,以及她眼里都能看到的笑容。

    “我当然变了啊。”

    赵月明见他不说要什么,直接招手叫服务员过来点了咖啡:“我要一杯卡布奇诺,他要一本蓝山咖啡,先就这样。”

    “好的,二位请稍等。”

    服务员拿了餐牌迅速的转身离去。

    “明月,我还没变。”

    易建林望着赵月明道:“我还是二十五年前的那个我,还是你初认识”“我知道你还没变。”

    赵月明没等他说完就把话接了过来:“所以刚刚给你点了你之前就喜欢的蓝山咖啡啊。”

    “”易建林当即被呛得说不出话来。

    “其实我回滨城一周多了。”

    赵月明看着易建林说:“我觉得我们俩没见面的必要了,所以我没想到你还会来找我,这让我多少有些吃惊。”

    “月明,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找你。”

    易建林声音有些激动的说:“可我一直都找不到你,我我觉得我好没用。”

    “易董事长这话在我这说说就可以了,真要被人传出去,会被人看成笑话的。”

    赵月明看着易建林说:“你我离婚二十一年了,我们的关系早在二十一年前就已经断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还找我做什么?”

    “明月,这些年来,我一直一直没用忘记你。”

    易建林赶紧说:“而我也一直想知道你过得怎么样?

    还好吗?”

    “我过得怎么样跟你有关系吗?”

    赵月明听了他的话只觉得好笑:“易董事长难道不应该关心的是自己的妻子过得怎么样?

    自己的孩子过得怎么样?”

    “我在我心里,我的妻子只有你一个。”

    易建林艰难的说:“那个女人,她虽然身上贴着我妻子的标签,但我从来不曾把她当着我的妻子。”

    “易董事长这是在告诉我你这二十一年有多渣吗?”

    赵月明笑着说:“来,说仔细点,把你的那些渣都详细的讲一下,等哪天我空闲了,说不定转行写狗血小言了,还能有现成的素材。”

    “明月,你”易建林没想到赵月明听到自己说没把江姗姗当妻子不仅没感动,反而还嘲讽他渣。

    “易董事长,有句话叫着家丑不可外扬。”

    赵月明看着易建林说:“不管你跟你的二婚妻子生活过得怎样,哪怕是真的不和谐,也请你在一个外人面前维护你和你妻子的形象,哪怕是假恩爱你也秀一下呀?

    别让人看出你的伤疤。”

    “我跟她已经离婚了。”

    易建林看着赵月明说:“我跟她已经不是夫妻了,连假夫妻都不是了,我还秀什么恩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