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水落石出

加入书签
    刘乐答应道:“可以,但是你要按照我的意思约他。”

    “你什么意思?”周富平问道。

    “他不是给你十万元吗?你就说风险太大,钱太少,不划算,再向他要十万,他要是不给,你就去警察局自首。”刘乐认真道。

    “自首?开什么玩笑,我们绝对不会去自首。”周富平五人,一起摇头。

    刘乐解释道:“当然不是真的自首,而是说说而已,以此来吓唬他。”

    “只要你说的认真,他肯定会再送十万给你,听我的准没错。”

    周富平五人的眼睛,猛地亮了。

    还能再赚十万,这绝对是好事啊!

    没有人嫌自己的钱多,能多赚十万,那自然是大大的好事。

    他们五人商量了一下,就立刻答应了。

    然后,由周富平打电话,按照刘乐的意思,说了一番。

    对方显然不愿意,周富平还和对方又吵又骂起来。

    吵骂了十几分钟,对方终于顶不住了,答应再给十万。

    于是,周富平就约定在这里,让对方一个小时之内,把钱送到。

    挂了电话之后,周富平五人,对着刘乐就是一阵感激。

    “刘公子,佩服佩服,还是你们读书人脑子好使,你的主意真的好。”

    “哈哈,我们又赚了十万。太好了。”

    “刘公子,谢谢你。你的办法实在让我们佩服。”

    “俗话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刘公子,我们是流氓,你就是有文的流氓,我们要向你学习啊!”

    而且,他们还跑出去买来冰镇西瓜和汽水冰棍,分给刘乐阮丹和杨泽三人吃。

    在这种主说笑笑之中,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就在周富平五人等的有些不耐烦时,从远处开来一辆豪华轿车。

    刘乐透视过去,一眼就认出了那人,这让他特别意外。

    竟然是他?

    怎么可能会是他?

    一看到那车,周富平就立刻露出笑容:“来了。送钱的来了。”

    说着,他就小跑过去,拍着车窗道:“老板,你真守时,刚好一个小时。”

    车窗打开,里面那人戴着墨镜,他直接从车窗上扔出一个包:“给你,不要再找我,你特么要说话算话,要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拿到钱的周富平,满脸堆笑道:“好,好,谢谢老板。”

    就在那人正要开车离开时,刘乐突然来到车门前,笑道:“原来是你啊!”

    那人一看到刘乐,顿时大惊失色,然后就是怒不可遏:“周富平,你特么怎么和刘院长在一起?你特么竟然敢阴我?你特么不得好死。”

    “什么刘院长?”周富平一阵愣神,他显然并不认识刘乐。

    “他,他就是志海医院的刘院长。”那人指着刘乐,满是恐惧的神色。

    “你是刘院长?”周富平也震惊了,不敢相信院长会这么年轻。

    “没错,就是我,朱岳峰,下车吧!”刘乐淡淡的说道。

    “呵呵。”朱岳峰冷笑一声,“下你麻的车,老子告辞。”

    他猛地一踩油门,汽车就呼啸着开走了。

    然而,还没有开多远,刘乐就突然拦在了车前面。

    “停车。”刘乐喝道。

    “老子撞死你。”朱岳峰不但不停车,还猛踩油门,猛地朝着刘乐撞去。

    “刘院长。”杨泽大惊失色,急忙取出手枪,朝着汽车射击。

    看到杨泽竟然有枪,周富平五人吓得面色狂变,转身就跑。

    “妈的,竟然是警察。”

    “快跑。”

    “操,上当了。”

    阮丹立刻追了上去:“站住。”

    周富平五人当然不会站住,他们不但疯狂逃窜,还分散而逃。

    阮丹一个人,不可能分身朝着五个方向追上他们五人。

    然而,阮丹也不是吃素的,她取出手机,啪的一声,就打断了周富平的腿。

    周富平摔倒在地,钱箱子都扔出去老远。

    接着,又是啪啪啪啪四声枪响,阮丹百发百中,打中另外四人的腿。

    这一下子,谁也不敢再逃跑了,他们害怕下一颗子弹,会打爆他们的脑袋。

    与此同时,朱岳峰以一百码的速度,极为凶残的撞到刘乐身上。

    杨泽震惊万分,以为刘乐就要被汽车活活撞飞出去了。

    结果,汽车突然停住。

    朱岳峰挣断保险带,撞碎前挡风玻璃,头破血流的飞了出去。

    刘乐却气定神闲的站在汽车前面,一只手掌,正扶在车头上。

    他凭一己之力,直接把汽车逼停,汽车坏了,而他,完好无损。

    杨泽一口气跑过去,只见刘乐手掌所按的地方,整个凹陷下去,在汽车的铁皮上留下了一条清晰的手掌钱。

    杨泽擦着脸上的汗水,松了一口气,道:“刘院长,你没事就好。”

    “当然没事。”刘乐散掉力量,收回手掌, 带着杨泽走到朱岳峰面前。

    此时,朱岳峰全身骨折,已经丢了半条命。

    不等刘乐开口,杨泽就已经怒气冲冲的问道:“朱岳峰,陷害刘院长和志海医院的事情,是你自己做的,还是有人指使你?”

    朱岳峰知道自己这下子肯定完蛋了,他不想放过另一个人,就直接招供了:“是,是王梓扬指使我干的,都是王梓扬的主意。”

    刘乐很意外,实在想不到,陷害自己的竟然是这两个家伙。

    “你们是怎么把假消息登报的?”刘乐想了想,好奇的问道。

    朱岳峰也没有隐瞒:“王梓扬的妹夫是中海晚报社的主编, 是王梓扬找主编帮的忙,具体事情我不知道,我只负责把证据举报上去……”

    事情就这样水落石出了。

    接下来的事情,刘乐就交给杨泽处理了。

    杨泽立刻打电话,调派警察去抓捕王梓扬和他的妹夫。

    半个小时后,在一家休闲馆的包间里,警察把正在按摩的两人铐了起来。

    由于朱岳峰受伤很重,赶来的警察并没有把他直接带走,而是和中了枪伤的周富平五人一起,被志海医院的救护车拉走了。

    他们在特殊病房接受治疗,病房外面有便衣警察二十四小时守着。

    另一队警察,开始抓王富平的同伙,因为王富平的身后,还有人支持。

    事情结束后,杨泽和阮丹返回警察局,并以电话的形式,向安颜进行汇报。

    安颜正在发愁呢,因为社会各界的压力实在太大了,他有点顶不住了。

    真是万万想不到,刘乐这么快就找到了证据,并抓到了罪犯。

    安颜立刻采取行动,吩咐王连伟,以政府的名义向中海晚报施加压力,让他们停止销售今天的报纸,并把已经发行出去的报纸全部追回来。

    还要在明天发行的报纸上,头版头条报道此事,并公开向志海医院赔礼道歉。

    并赔偿志海医院的所有损失。

    …………

    香格里拉大酒店。

    668号包间。

    包间很大,却只有一人在里面。

    正是程小青。

    她坐在靠窗的位置,左手支在餐桌上,右手不停的刷着手机。

    她把位置发给了刘乐,还不停的催促刘乐快点过来。

    就在这时,房门开了。

    还以为刘乐来了,程小青欣喜的抬头看去,不由得大失所望。

    来者是杨欣维。

    在杨欣维后面,还跟着一个让她皱眉的男人。

    分明就是油头滑脑而又道貌岸然李沅宾。

    他穿的很高贵,满脸红光,焕然一新,笑的牙齿露出来,有些夸张。

    “表姐,我只请你来吃饭,你怎么还带外人?”程小青不满的问道。

    杨欣维娇笑道:“李公子可不算外人。”

    李沅宾紧跟着说道:“是啊,咱们就是一家人,亲如兄弟姐妹的一家人。”

    他急忙把手里的玫瑰花送到程小青面前:“小青,这是我亲手采摘的。”

    程小青看都没看,理都没理,仍然趴在餐桌上,继续刷手机。

    李沅宾也不尴尬,直接坐在程小青身边。

    把花束放到一边,色眯眯的盯着程小青看。

    程小青穿着蓝白相间的雪纺上衣,几乎是半透明的。

    胸衣若隐若现,非常性感诱人。

    下面是百褶短裙,吊带丝袜和高跟凉鞋。

    这身打扮,即清凉又惹火。

    她是刻意穿给刘乐看的,结果,倒是让李沅宾看得眼睛发直,口水直流。

    看到程小青,李沅宾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

    “小青,今天我请客。所有消费,都算我的。”李沅宾财大气粗道。

    对此,程小青没好气道:“我包桌,早都订好了,钱也付掉了。”

    “小青,你今天真漂亮。”李沅宾讨好道。

    程小青蹙眉道:“请不要叫我小青,我和你没有那么熟。”

    杨欣维坐在李沅宾的左边,还靠李沅宾很近,看着李沅宾拼命的讨好程小青,使尽浑身解数哄程小青开心,她嫉妒得发疯。

    “小青,李公子大驾光临,你不要总是板着脸嘛。”她酸溜溜的劝道。

    “谁让他来呢?”程小青没好气的说道,“我又没请他。”

    李沅宾一点也不觉得尴尬,更是不觉得难为情,还认真的解释道:“是这样的,我呢,刚好出来吃午饭,路上遇到杨主任,就一起来了。”

    “想不到你也在这里,真是意外之喜,哈哈,我真是太开心了。”

    眼看李沅宾都要贴到自己身上,程小青怒道:“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

    李沅宾却一把抓住程小青的手,激动万分道:“小青,我昨晚还梦到你呢。”

    “滚开。”程小青猛地把李沅宾的手甩开,满脸厌恶,差点吐了。

    李沅宾毫不尴尬的退开一点,仍然一脸的笑哈哈。

    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野蛮的女孩,让他特别兴奋。

    兴奋到莫名其妙的程度,更是莫名其妙的说道:“小青,你真幽默。”

    程小青真不知道自己哪里幽默了, 她骂道:“幽默你奶奶个腿。”

    结果,李沅宾更加开心了:“哈哈,我奶奶的腿,可没有你这么幽默。”

    程小青要吐血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让她讨厌而又厌恶的男人。

    真是恨不得放个屁,吹飞他。

    “你个混蛋,就不能闭嘴吗?”她咬牙切齿道。

    “嘴巴就是用来说话的,小青,叫别人闭嘴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李沅宾正色道,“我希望你是一个礼貌温柔的女孩,至少要对我礼貌温柔一点。”

    “你是什么东西?我凭什么对你礼貌温柔?”程小青真是要疯了。

    “因为你早晚都会成为我的金丝雀,我会把你养在笼子里。”李沅宾轻笑道。

    还对那一天,无比的向往。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