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风势

加入书签
    离开那棵历经沧桑的柳树,三个人继续寻觅着,穿梭在杨柳树林中。

    三十一小步踮踮,追着寒风,问着:“寒风哥哥,两只风翎鸟要到何时才能长大呀,我迫不及待,想和风翎鸟一起,飞上云端。“

    “看把你能耐的,还飞上云端,摔下来你就不飞了。”三七羡慕嫉妒恨,嘟着嘴。

    寒风走在这活宝一般,兄妹俩之间,微然笑着:“若风和若希,不是一般的风翎鸟,生长周期要长一些。一般的风翎鸟,要三年时间才能长大,灵鸟类的风翎鸟需要十年时间。若风和若希,介于它们二者之间,需要七年时间,才会长大成材,载人翱翔。“

    七年才能够长大,有点漫长。

    三十一不理会三七,哼唧笑着:“七年,要这么长时间。七年之后,我就长大了,那时的我刚好十四岁。寒风哥哥,这七年时间,你会一直留在空谷道场吗?”

    现在的寒风,早已无家可归,天境湖畔,一个守望未来的地方。

    “我想我会一直留在这里吧,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去处。我还谋划着,来年的时候,在原来茅草屋的地方,修葺一座大一点的房子,朝向境天湖。”

    “你是不是在修真世界,发财了,想着建一座湖景别墅。果然,修真世界走一遭,回来变化挺多。”三七有点酸酸的。

    三个人沿着杨柳树林的边缘地带,信步闲庭,不急不慢地走着。

    “我的变化挺多,你倒是说说,我有什么变化?”

    三七为之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当然有变化,其一,变得大方了,以前修葺茅草房,提都不敢提,都是我主动来帮忙,这次,一开口就要建一座湖景别墅。其二,力大无穷,一刀子劈了一根杨柳树不说,方才那小旋风的表演,玄机大大的有。其三,性情上,温情不少,竟然从修真世界带回两只鸟。”

    平日里,昏头昏脑的三七,分析寒风的时候,有板有眼,还很到位。

    寒风一时间只笑不语,笑着说道:“分析的不错,辨识事物的能力大有提高啊。”

    三十一呵呵一笑:“我总结出一点,寒风哥哥,在我心里的样子,一点儿都没有变,只是现在,对生活充满了希望。从前时候,总喜欢站在天境湖畔的栈桥之上,遥望天际,像是在等待什么。“

    栈桥之上,天境之湖!

    终于说到他的心坎里,寒风蔚然笑着,一把托起三十一,将其背在后背上,轻松说道:“你怎么这么会总结呢,说的很对,现在的我对生活信心十足,对未来充满期许。在此之前,三年的时光里,浑然不觉,浑浑噩噩,只有见到你的时候,才觉得看到一丝希望。”

    “为什么看到三十一的时候,恍若看到希望,那看到我的时候呢?”三七很是好奇。

    寒风思量片刻,神色严肃地说道:”你是我活下去的勇气,像你这般,没心没肺,对于生活毫无追求的人,都可以活得很踏实,我对生活就没了怨念。就像你说过的那几句话,把山吃成土,把水吃成谷,与其纵横世界,不如丰满自己。“

    生活不易,需要两样东西,加以维继。

    一个是——希望,一个是——勇气。

    这么一说,三七一副很有成就感的样子,满目喜悦:“你一直没有领会生活的真谛,这个世界很不堪,只有适应它,你的生活才能舒适一些。到底是什么改变了你,重拾对未来的信心?“

    他细细想来,回答说:“在修真世界见到一个人,一个和我的境遇很像的人,来自圣菲尔德家族的三公子——子修。一个在当时,东方大陆预期实力排行,仅次于我的不世之材。”

    三十一匍匐在后背上,赞许说:“寒风哥哥就是厉害,不世之材都次于你。”

    寒风继续说着:“哎,九鈅天章排名,一个第一,一个第二。一个败走风云盏,逐黜风之城,逐出宗门,失去乜视天下的天赋,泯然众人矣;一个一蹶不醒,成了活死人,再也没了醒来的机会。”

    和圣菲尔德家族的三公子相比,他还是幸运的。

    活着——希望——勇气。

    三者之间关系微妙,有时候,不是有了希望和勇气,生活才可以继续下去;而是,有勇气选择活下去,终会看到希望。

    三七有点听明白了,说道:“世事难料,纵然天赋盖世,也会有沉沦的时候,只有在人生最最低谷的时候,才能看透世间凄凉,艰辛异常。”

    寒风点了点头:“从风之城的天之骄子,沦落到空谷道场,度过了三年最最难熬的时光,还好有你们两个陪伴在一起。我想从今往后,无论遇到什么艰难险阻,世间不堪,我都可以从容面对。”

    一世清贫,从容可贵。

    “那蓝希姑娘呢,你还要好好感谢她,人家对你的帮助也不小。”三七突然想到。

    这么一说,寒风突然忆起往事,恍若眼前。

    ——————————————

    不久之前,天境湖畔。

    天空突然传来一阵异样的声响,伴着几声清脆的鸟鸣声。他回过头来,抬头望向天空,灰灰蒙蒙中,看到一只巨型的飞鸟,鸟背上似乎还站着一位小姑娘。

    ‘外面世界的人’,寒风心中一阵激动。

    风翎鸟悬停在了栈桥的尽头,站在风翎鸟后背上的小女子,正在寻觅着什么。

    她并不是偶然路过这里,一袭清丽的蓝色长裙,清新脱俗,清丽自然,乌黑亮丽的秀发,编织着精致的发髻,平添几分高贵的气息,少女初成。

    “这位小公子,请停留片刻!”少女声线清晰,声色清亮,轻声问着:“你就是寒风吧,曾经名动一时,风之城的寒风?”

    他抬着头,有点儿不知所措:“姑娘,您怎么知道我是寒风?”

    少女微微翘起唇角,回答说:”我是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你在这里的,这样吧,我先介绍一下自己。我叫蓝希,来自蔚蓝城,东方大陆最北方的一座城池。说来,你在风之城的时候,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的。“

    “原来是蓝希小姐。”他淡然一笑,心中欢悦起来。

    悄然间,他有些窘迫起来,回想起当年的自己,是风之城中无与伦比的佼佼者,不曾想,风云突变,世态炎凉,一夜间一落千丈,沦落到如今的地步,将来,要在空谷道场聊度此生。

    蓝希见到寒风,内心很是欣喜,微微有些激动,声色动容地说道:“怎么,瞧你那苦大仇深的样子,本大小姐亲自来看你,你还不太高兴?”

    “没有,心里有些不安罢了,”他强颜欢笑。

    说着:“自从来到这梵净山下,再也没有和外面世界的人接触过。如今的我,已然是凡胎肉体,看到你,想到曾经的自己,多多少少有些伤感。”

    蓝希看出他的心思,轻声一笑:

    “我这次来找你,正是想和你讨论这件事情。不管三年前,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我都希望你能振作起来,寻找契机,恢复真元,重新回到修真世界。”

    ——————————————

    寒风背着三十一,身后跟着三七,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天境湖畔,芦苇丛生,水上栈桥的位置。

    “我们到栈桥上走走吧!“

    湖面成冰,栈桥宁静,世界一片萧瑟。

    三十一人小鬼大,精灵一般,嘻嘻笑着:“看来,寒风哥哥,才回来没有几天,又开始想念起谁了……”

    三七跟风附和:”是啊,你若风来,我若希,寒风站在桥头等蓝希。你小子,是不是从前就和蓝希姑娘认识,傻乎乎地,日复一日站在天境湖畔,翘首以待,还真把蓝希姑娘给盼来了。“

    这么一说,寒风只能呵呵——

    “我之前不认识蓝希,日复一日,所等待的,不一定是蓝希!”

    “那是谁呀,难道是我吗?”三十一噗灵噗灵。

    寒风蔚然一笑:“不是你,也不是蓝希,是——风!风起之时,我若归来;我若归来,无尽之时!“

    “那,风又是什么,随时随地,天境湖畔,到处都是风啊……”

    三十一不是很理解,蹙起眉头,冷风吹起她又细又柔的发丝,煞是可爱。

    “风——势也,风动则势趋!”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