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凤凰男(18)

加入书签
  那些费用是无论如何省不下的,所以综合看来,还是不离婚的性价比高一些,再说,如果没钱去特殊消费,自己的媳妇关了灯还是能用一用的。
  他阴暗的内心里面,打着自己的小九九,若是让爱怜知道,都能一把捏死他,太TM恶心了。
  虽然爱怜没往那太恶心的地方想,但是路森的大半心理状态,她还是能解读出来的,也知道他在权衡利弊之后,果断选择了忍气吞生,厚着脸皮想要重新合好。
  宋家里,老两口和爱怜母女都选择了沉默和无视路森,这让路森大为光火,却不能发作,也是把他憋的够呛,只能坐回沙发上,跟着看起了动画片。
  这要是平时,他早都对女儿开骂了,可是今天不一样,他不能骂,否则之前的伏低作小都做了无用功。
  一时之间,宋家的气氛相当地怪异。
  就连甜甜也把注意力从动画片上分出一半来注意家里的长辈队伍,尤其是自己的亲爹。她是时刻准备着,只要他一骂,她立马关了电视,躲进外婆的房间中去。
  但是今天的亲爹有些不一样哦!她忐忑地看着动画片,往日那么好看的熊出没也没那么吸引人了。
  十五分钟后,一盘红烧黄花鱼、一盘土豆青椒丝、一盘酥炒虾皮、一碟宋妈自制的辣白菜就已经摆在了桌上,爱怜擦干净厨房后,端出四副碗筷放在了桌上。
  整个房间中都漂荡着饭菜的香味儿,甜甜兴奋地已经姥姥的监督下,洗完手,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前等着,妈妈做的饭好好吃!比原来好吃多了。
  宋妈坐在外孙旁边,接过女儿递过来的碗筷,甜甜的小碗中已经盛好大米饭,宋爸也洗好了手拉开椅子坐了下去。
  路森见爱怜端出了四碗米饭,拿出四双筷子,居然没有自己的,气得他差点发作,但生生被他再次忍住了。
  自己厚着脸皮去厨房拿了副筷子,盛了一碗米饭,看到干净利落的厨房,不知道自己这个丑媳妇怎么会这么干净利索了?
  原来做完饭,厨房可是狼藉一片的,当然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但不妨碍他要求别人。
  其实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优缺点,有的人擅长做家务,有的人工作上特别出色,有的人可能脾气更好,有的人可能特孝顺,不能要求每个做妻子的都是擅长料理家务,干活儿干净利索,厨艺精通的。
  哪怕她做不好这些,但不代表她不是个好妻子、好母亲、好女儿、好儿媳,路森的眼中,媳妇就应该是长得好看、身材好、赚得多、家务活做得好、饭做得香等等十项全能。
  爱怜也通过记忆中路森多年来对原主言语的摧残中发现了他那苛刻的要求,娶了原主,与他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样,但现实还必须让他低头。
  他在心中各种不平衡,于是努力在原主身上找平衡。
  爱怜心中特看不起这样的男人,女人啥都那么优秀,干嘛找他这样的,要啥没啥的?再不济哪怕你有一颗美丽的心灵,也差强人意啊!但路森有吗?显然没有。
  她得有多想不开?得喝多少脑残片?中毒得多深?或者双目失明了,才找他这样的?
  路森自己搬了张椅子,坐在了桌前,看着桌上三盘色香味俱全的家常菜,他有些惊讶于爱怜竟然可以做出这么漂亮的菜来?
  宋家人也算看出这个现役姑爷脸皮的厚度来了,就这样他都能舍下脸来坐这儿吃饭,一般人,合着有些自尊心的,也受不了跑了,可他呢?像没事儿人似的,自顾自地坐下来吃饭。
  一边吃,还一边点评着:“怜怜,这黄花做的不错啊!什么时候学的这一手啊?比原来可做得好吃多了”。
  “怜怜,这土豆丝你自己切的?你的刀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咦,炒得居然也不错哦,有进步,看来我们今后可以口福喽!”
  爱怜烦他喋喋不休,说道:“够了!你再说一句话,就给我出去!记住,这是你在我们宋家吃的最后一顿饭,算是告别宴吧!”
  路森的话被爱怜的一声呵斥给打断了,声音戛然而止,愤怒让他黝黑的脸庞有些发青发紫,手都气得有些发抖,眼睛中那被羞辱后的难堪和愤恨都要让他恨不得拍案而起,好好教训这个可恶的女人,但终究还是被他强行压制住了。
  他也没有再继续说话,低着默不作声地吃饭吃菜。
  宋妈看了看女儿和姑爷,有些心软,想说些什么,终于没能说出口。
  宋爸见老伴终没有说什么,心里也松了口气,虽然他刚刚也想劝女儿给路森留点脸儿,可是却看到了女儿那有些淡漠的目光,不知为何心中一疼,终没有说出口。
  爱怜刚刚看到二老都想张嘴说话,心中一阵不舒服,她是他们的亲女儿,路森只是个姑爷,一个外人,而且是一个非常对不起你们亲女儿的男人,怎么分不出里外拐来?
  若爱怜自己的女儿结婚了,找了个这么个玩意儿,她估计能杀了对方,而不像现在用这么温和的办法来解决事情。
  但宋爸宋妈呢?呵呵!不说了!来气。
  菜做得好吃,但除了爱怜母女外,其它三人都没吃出滋味来。
  吃完了,路森抢着去刷碗,爱怜也没拦着,转身便出了厨房,拉着女儿便回自己家去了。
  宋爸宋妈看着女儿离开了,心中有些苦涩,刚刚的表现可能又让女儿失望了吧?
  其实爱怜很快离开宋家,也不是生他们的气,而是不想路森借着她的缘故再赖在父母家中。
  果然,在路森刷完碗后,还想和丈人、丈母娘套套近乎,想让他们劝劝自己的女儿时,两人几乎同时转身回了自己房间,然后果断关上了房门。
  路森站在客厅里面,张了张嘴,表情也变得越来越扭曲和狰狞,拳头握得‘咔咔’响,额头上的青筋都爆起来了。
  最后,咬着牙转身离开了宋家,回了自己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