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大媳妇(10)

加入书签
    军营设在洪图市外,连绵的军营远远便给人一种肃杀和铁血。

    爱怜对于这样的经历,也是这么多年来的头一次,眼中有着好奇与新鲜,虽然这个时代的军队和后世并不太一样,没有后世现代化的武器,没有后世先进的装备,条件简直是天地之差,但是这毕竟也是一支正规军。

    在这里,爱怜也将开启了她的军旅生涯。

    却说昌安县里,郑记包子铺,爱怜离开后一个小时。

    来买包子的人比往常多了一些,有一些条件稍好的,一次性比平日里多买了不少,熊母十分好奇。

    “梁大姐,你这一次买了二十个包子啊,一下子能吃得了吗?放时间久了,就没有那么好吃了,不如你先吃完再买啊,反正我们家中午还卖呢”熊母边给一位衣着整洁,而且身上的衣服也没有补丁的五十多岁的妇人说道。

    手下的动作却没有一丝停顿,这些话里有好奇,平日里的熟客,她们也常常借着买卖聊上几句。

    “儿子今天参军要走,给他买了包子带上路上吃,以后再想吃家乡的包子,家里饭菜可就难了,这不一次多买点儿,还能吃两顿,不聊了,一会儿别晚了,郑大妹子,我就先走了,有时间再过来聊。”妇人说完话,急匆匆抱着装包子的袋子便离开了。

    熊母这时心中不知为何,总是有些不得劲儿,有些慌慌的,但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但是下一个老客上门,她又打起精神来开始卖了起来。

    今天的包子卖得特别快,没多久,一个没剩下,全都卖了,还没怎么够,后来的人都失望地离开了。

    熊母也知道了,今天来买包子的,有不少是给自家参军的孩子带身上的,哪怕平日里舍不得买包子的穷苦人家,也咬牙买了两个大肉包子给自家儿子带上。

    没多久,包子便卖光了,一家人又回到厨房准备起中午的包子来,因为今天生意好,特意多准备了一屉的包子。

    “小怜呢?”熊大嫂抱着孩子进了厨房,看到忙活着的一家三口,好奇问道。

    “去教堂了,这孩子心软,总去教堂帮忙”熊母已经听熊父说了爱怜早晨就说要去教学,所以也没在意地答道。

    “哦!”熊大嫂也没在意,小姑子不是第一次去教堂了,大家见怪不怪了,他们两夫妻还不知道熊父熊母把小姑子嫁给了一个小丈夫,所以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同和异常。

    熊爱远也没想那么多,熊父熊母认为女儿压根不知道嫁人的事情,不用担心她的反应。

    他们反对女儿参军的事情,女儿这些天来也没有再闹,也没有想着去报名,想来也熄了那天真的想法。今天新兵都要走了,那就彻底断了她的念想,今后只要安心把她嫁出去就好了,再也不用担心她会上了战场,送了命。

    几个人,有一搭无一撞地聊着天,手底下丝毫不见停顿地干着活儿,这些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太过熟练,甚至都成了身体的本能一般。

    熊母用没有沾上面粉的手背按了按心口,这里不舒服,熊父和熊爱远并未注意,儿媳妇却注意到了,抱着孩子问道:“娘,你怎么了,心口难受吗?”

    “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刚才就这里不舒服,有些慌慌的,怎么也平复不了”熊母皱着眉指了指胸口的位置答道。

    “原来没见你有过这样的症状啊?要不要请大夫看看?”熊大嫂关心地问道。

    “不用了,可能一会儿就好,不用看”熊母挥了挥手,手上沾着的面粉纷纷扬扬飘酒下来,熊母忙放下手,继续揉着面,不去想心慌的事情了。

    熊大嫂见熊母这样,便不再多说什么了,熊父和熊爱远见熊母好像并没有什么事情,也就不在意了,各自干着活儿。

    厨房里又是一片繁忙的景象,熊大嫂也抱着孩子,领着大儿子出了厨房,不在这里碍事了。

    包子已经上屉蒸上了,一家人才算歇了一口气,熊爱远看着灶膛中的火,熊父熊母则进屋歇一歇,毕竟从早到晚的不停歇,他们也已经上了年岁,不比年轻人,这时候也是感觉很累了。

    只不过两人刚刚歪在了炕上,便听到有人在院子中喊着熊母。

    “熊家嫂子,熊大哥在吗?”熊父熊母听到声音,无奈只得又起身,收拾了下自己,出了卧室,来到外屋。

    外屋之中,来人已经不请自来地进来,在那里等着了。

    “桂芝啊,你怎么来了?”熊母疑惑地问道,不知道她怎么会这时候来家里,之前不是说好了,成婚前,尽量少来,别让自家女儿觉察出来什么吗?

    “你家小怜呢?”赵桂芝见到熊父熊母便问道,没有什么寒暄和客气。

    “她去教堂了,怎么了?”熊母奇怪地看向赵桂芝,不知道她一副大长脸对着自己是啥意思。

    “去教堂了?可有人和我说,在县城外的新军里看到了她”赵桂芝那张四四方方的脸上,两侧脸颊、泪沟和两腮微微下垂的肌肉,显得她的面相很凶。

    赵桂芝今年四十岁,两个儿子,大儿子去年已经成亲,小儿子才六岁,两个儿子差了十二岁,整整一旬,而她的大儿子也就比爱怜大一岁而已。

    赵桂芝的男人是个老实人,一辈被赵桂芝蹉圆弄扁的,也没有反抗过一回,和这个时代大多数家庭男人说了算很是不同,所以赵桂芝原来就不吃亏的性格变得更加强势。

    她是听到熊父熊母报怨女儿居然一门心思想参军,才忽然灵机一动,想了一个办法,提了这么一个主意,把爱怜嫁给自己才六岁的儿子,不但进门能帮自己照顾儿子,自己家还能有个免费的劳力,再说熊爱怜的小模样长得还不错,也勉强配得上自家的儿子。

    熊父熊母开始还有些迟疑,毕竟赵桂芝家的小儿子才六岁,太小了,但是架不住赵桂芝的那张嘴的确太会说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