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养娃(31)

加入书签
    他不是傻子,自然能够感觉得到吕涛对他的疏远,吕涛做为市高官唯一的儿子,身份自然比他一介商人之子强上一些,而且听说他爸最近可能还会有所变动,估计又要向上升了一格,吕涛今年才二十八岁,已经是正科级的干部,从事团市委的工作,晋升速度也是飞快。

    吕涛对他态度上的冷淡,他仔细回想,大概也是从自己甩了林爱怜后才开始的吧?是啊!自己做的也不地道,虽然有李惠玲的挑拨,但是林爱怜毕竟是李惠玲介绍给他认识的,而李惠玲当时又是吕涛的女友,也是林爱怜的闺蜜,自己把林爱怜毫不犹豫地甩了,还在言语是污辱她,这何尝不是把吕涛的面子往地上踩,也怪不得吕涛从那时起便开始疏远他了,而因为吕涛的疏远,自家的生意有时候也会受到一些牵连。

    可是后悔药也没地儿去买,林爱怜虽然把他和她的孩子生了下来,却跟了林姓,而且有了顾家小公子做男友,自己和顾云奇比,是远远不如的,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再去怨恨别人?

    对比一下林爱怜和现在的未婚妻,虽然未婚妻对他还不错,可是她大小姐当惯了,说话时常颐指气使,自己又不是小白脸儿,自家的生意也不比她家小,凭什么她要和自己这样说话?

    这时她想起了爱怜的温柔小意,想起了她爱慕自己时的目光,不似其它女人的拜金,他知道她当时是真的爱自己,是真的用了心的,可是现在想这些也没用,终归有些事情做错了,便没有机会再弥补。

    那片别墅区,唐瑞有时也会去,他家在那个小区中也买了一套别墅,也装修了,他会在空闲时,悄悄地去住几天,然后偷偷地观察着爱怜家,有时候便会看到一个中年女人和一个走路还不是太稳的小男孩儿,在院子中玩儿,有时候也能看到爱怜和他一块玩儿。

    天气暖和时,爱怜还会拿着琵琶或古筝等乐器,在院子中的树下或草坪上弹琴,琴声很好听,总能看到那个男孩儿,听说他叫‘仔仔’,就坐在一旁的小板凳上,托着腮静静地认真地听着,神情十分专注。

    有时候,还会听见别墅中隐隐约约传出钢琴声,有流畅的,有断断续续的。

    唐瑞一直在婚后都保持着这个习惯,每过一段时间,便会悄悄地来到这个小区的别墅中居住几天,然后看着那个叫‘仔仔’的男孩儿慢慢长大。

    时间总是公平对待每一个人,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愿意不愿意,它不为任何人停留或驻足。

    一转眼就是六年过去了,仔仔已经是一名光荣的小学生了。

    当初的月嫂王姐还在爱怜家,她的儿子早已成家立业,丈夫也早就没有了,她不想和儿子住在一起,便在外面打工,月嫂包吃包住,所以她当时做了好几年的月嫂工作,自从进了爱怜的门后,便再没换过人家,也不嫌弃爱怜家里小,她只能睡沙发,在爱怜买了别墅后,更是正式成为她家的帮佣,吃住都在爱怜家,她也尽心尽力地做着她的事,不多言也不多语,爱怜和她相处得很好。

    今天是周一,爱怜并没有出去,因为她已经放暑假了,这个工作真的很好,可以和仔仔一起上班、上学,也可以一起放寒假、暑假,家中大小三口人都在。

    早饭三人已经吃完了,王姐去洗了碗,爱怜则领着仔仔在小区院子里溜达消食,边溜达边用英文和儿子对话,仔仔现在已经可以用英文流利和她交流了。

    自从仔仔两周岁之后,每年的寒暑假,爱怜都会带着他去国外,主要是英美法德,外语,在相应的语言环境里,会学得特别快,仔仔现在除汉语外的英、法、德三国语言,日常对话方面,听、说都没太大问题,英文读还可以,德法读写都还没掌握而已,不过他现在才上小学,这些都还早,不着急。

    当娘儿俩散步回到了自家门口时,却看到了几个陌生人,是真的陌生,她都不认识面前这几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和女人是谁,为什么站在她家门口堵着。

    她没用指纹锁开门,而是警惕地看向几人道:“你们是谁?为什么站在我家门口?”

    “你是林爱怜吗?我们是唐瑞的爸爸和妈妈”中年女人口中和爱怜说着话,眼睛却直勾勾地看着仔仔,爱怜警惕地看着她,然后用手把儿子往身后带了带。

    唐瑞的爸妈,他们来做什么,看他们看着仔仔的眼神,来者不善啊!爱怜心中升起一丝不太好的预感。

    “你们有什么事?”爱怜并没有让他们进门的意思,总感觉是恶客上门呢!

    “不让我们进去坐坐吗?”长得和唐瑞有些相似的中年男人咳了一下,说道。

    “不必了,我跟唐瑞早就没关系了,他也早已经成家立业,所以如果有事,你们现在就说吧,我家里不方便”爱怜说话一点情面都没留,总感觉他们今天来者不善,那眼神有些赤裸裸的。

    “不怪小瑞当年看不上她,就这样没教养没礼貌的人,别把我孙子都教坏了”唐母嘴角微撇,眼中满是不屑。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们,如果你们就说这些话,那么说完了,请离开,我要回家,别挡着我们”爱怜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怎么说话呢?什么叫不认识我们?你领着的是我的孙子,怎么说是陌生人?你这是大不孝知道吗?赶紧开门,让我们进去说话,这里晒死了”唐母声音有些高亢。

    “就是,我们是唐瑞的姑姑,你开门让我们进门说,站在这里算怎么回事儿?”后面一个女人也跟着附和道。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们,再说一遍,如果你们不让开,那么我会叫保安,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进的小区?

    “真是没见识的女人,我们家在这小区里是有房产的,我们是这个小区里的业主,凭什么让我们离开?<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