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四章 负荆请罪

加入书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景衣往后退了一步,“你是哪个?我走错门了,你看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能经得起几刀?要不这样吧,你去劝劝,我去请郎中了,万一你被砍了,郎中也能救你!”

    门口的人气了个倒仰,“谢老三,火烧眉毛了,你还做什么缩头乌龟!我是赵缺啊,赵缺!”

    谢景衣上上下下的打量的那人一番,摇了摇头,“如今的骗子,演得还挺真。不过我天生开了慧眼,一眼就能看穿妖精的原形。你还赵缺呢,我看你就是个傻缺!装谁不好,吃不起肉长不胖的穷光蛋,还非得装个胖子!”

    赵掌柜的有些心梗,他忽而有些感动,平日里谢景衣真的待他仁至义尽,口下留情了。

    啊呸,他感动个鬼!

    好歹一起肩并肩,手拉手,保家卫国向前走,没想到,一转头,上峰认你是条狗!

    气死了才对。

    “真是赵缺。”赵掌柜无语的说道,他算是看透了,这年头的人,都是虚的,杀猪一刀一个准的米娘子,咋砍了这么久,都没有砍到一个老瞎子,人这是夫妻打情骂俏呢!难怪谢老三屁股都不愿意挪一下的,看着他干跳脚。

    谢景衣走上前去,拍了拍赵掌柜的肚子,“这才几天啊,你怎么像是被妖精吸干了一样,整个人都缩水了一圈儿!以后还怎么迷惑那些守门的婆子们啊!”

    赵掌柜的一愣,“不对啊,你劝我瘦一点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说胖了那些婆子便瞧不上我了,怎么我瘦了也不行?”

    谢景衣摇了摇头,“何止不行,大大的不行。像你这么好看的人,那一瞧就是贴着河东狮吃软饭的,这样的人,谁敢招惹啊,怕不是要被打个半死。惨了惨了,瘸了瘸了。”

    赵掌柜的差点儿没有被谢景衣气死,他知晓她话里的意思,说是以后黑羽卫瘸了一条腿了。

    “谢老三,差不多行了啊!今天你赵叔已经不是昨日那个赵本洪了。”

    谢景衣逗他逗够了,方才拍了拍赵掌柜的肩膀,“逗你玩儿呢,挺好的。我觉得一个烧饼换一个花瓶挺值当,日后需要美人计,就靠你了。”

    她说着,心中当真的十分感慨。虽然赵掌柜的还没有瘦到寻常人的地步,但依稀的,已经能够看得出一些美好的轮廓了,赵缺以前,当真是十分的好看吧。

    也就是因为她看多了谢景音,方才没有感到惊叹,若换了旁的女大王,怕不是直接扛了就上山。

    “里头没有动静了。你猜咱们进去是能蹭着饭,还是给老头子抬棺!”谢景衣说着,同赵掌柜的擦肩而过,挤进门去。

    一进门,就瞧见苟善中毫无形象的蹲在地上,米福拿着把杀猪刀,插着腰站在一旁。

    米福见到谢景衣,哼了一声,“你一早也知道,他以前是朝廷的大官咯?”

    谢景衣拱了拱手,“谢三今日特地来给姐姐赔罪了。最近宋尧的案子,姐姐也听说过了,我们都是宋尧的朋友,想要替他翻案。既是宋尧的朋友,那苟夫子在我们眼中自然就是夫子了,大官不大官的,咱也不在意。”

    “这么说也不是推脱之词,我确实知晓,但不告知姐姐。那是因为觉得这事儿,还是姐夫同姐姐坦白的好。今日前来,正是向姐姐负荆请罪来了。不过谢三,倒是没有诓骗姐姐,却是很喜欢姐姐,诚心诚意的。”

    “不如你就把这个当做景衣,给剁了个细碎,消消气!”

    米福看到谢景衣手中的一块肥瘦夹杂的肉,顿时给气乐了,“行了,我知道你是女衙内,未来夫婿是小公爷,若不真心待我,也不会亲自登门来。”

    “你可真行,想吃饺子了吧,忽悠我剁馅呢!”

    谢景衣见她不恼了,立马冲了过去,挽住了米福的手臂,蹭了蹭,“姐姐疼我,这才惯着我呢!”

    米福撸起了袖子,“行了行了,我这就去剁肉,给你包饺子。分给老东西没得吃!”

    谢景衣点了点头,“可不是,他们一个老,一个胖,都不用吃肉的。我年纪小长身体,姐姐太瘦了得长的圆润,咱们俩吃就行!

    米福顿时乐了,提溜着谢景衣提来的肉,便往厨房里去了。

    蹲在地上的苟善中,长出了一口气,伸长脖子看了看米福,又一言难尽的看向了谢景衣,“你说这些,也不肉麻?”

    谢景衣翻了个白眼儿,“肉里又没有放花椒,为何麻?今日我刀口救你,乃是救命大恩,你可别忘记了啊!姐夫!”

    苟善中抖了抖腿,想要试着学谢景衣说些哄人的话,可话到嘴边,先就老脸一红,被自己羞耻到了。

    “米福不生我气了?”

    谢景衣鄙视的看了苟善中一眼,国将不国啊,这老书生蹲了好些年,蹲傻了吧,“真生你气,你现在还有气?”

    她说着,进了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

    赵掌柜一瞧,忙在她旁边坐了下来,他算是看出来了,糟老头子一点用都没有,还是抱紧谢景衣的大腿最有用。

    “答应你的事情,我们已经做到了,赵缺是个意外,不算在其中。我们已经表示了诚意,接下来轮到你了。旁的话,也轮不着我来说,夫子心中明白就是。”

    苟善中郑重的点了点头,“我没有想到,真凶竟然是太后的侄儿,更是没有想到,柴御史同黄府尹竟然当真能把齐嘉拉下马来。我当年自诩乃是大才,如今一瞧,自己当真是眼皮子太浅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柴御史舌战群儒,我已经听过了,御史台可是早就想查他们了,竟然能够牵扯出那么多人来,而且证据一套一套的。”

    谢景衣勾了勾嘴角,她喜欢听人夸柴祐琛,就像是夸她自己个一样。

    苟善中十分的激动,但谢景衣并没有顺着他的意,给他分析朝堂如今的局势。他离开已经很久了,听别人说,都是虚的,不如他自己个用眼睛看。

    瞎了那么多年,也该看清楚了。

    “夫子可把位置坐稳当了。我米福姐姐是个好人,人美心善,夫子浪费了那么多年,没有下一个十几年,可以用来浪费了。”

    苟善中精神一凛,认真的点了点头。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衣手遮天》,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