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加入书签
    “晚深,你别胡说……”安逸洋用力戳了戳穆晚深,对着他狂使眼色。

    厉云泽又倒了一杯酒,仰起头一饮而尽。似乎对穆晚深的话充耳不闻。

    “那种女人,听我一哥们儿说,为了钱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砰”的一声,厉云泽将手中的高脚杯用力放在桌子上,脸上泛着淡淡的红光,双唇紧紧抿着,眸光犀利地扫了穆晚深一眼,语气平淡地说:“改天带你那个哥们一起聚一聚,你约时间。”

    扫了扫褶皱的黑色手工西服,厉云泽起身向门外走去。

    刚走出门,就听见穆晚深接连发出的无数声哀嚎。

    “你小子怎么嘴还这么欠!”

    “我也是为了云泽着想嘛,怕他被心机女骗了。”

    “你个死小子有证据吗?我看那女的不是这种人。”

    “你如果会看女人,还用接二连三被甩吗?”

    ……

    走廊上的重金属音乐声渐渐把谈话声吞没了,厉云泽疾步向门外走去。

    服务生刚想跟过来问他要不要把车子开过来,厉云泽伸手制止了一下,迅速走出去。

    此时的他,就想赶紧回到厉家,看看那个所谓人尽可夫的女人,到底在干什么。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叶未央并没有让顾思辰送她回厉家。

    当她走上二楼的时候,厉云堯突然从楼梯的拐角处闪了出来,在暗淡的灯光下,男人的眼神像黑暗中偷食的老鼠一样,让人既恐惧又觉得恶心。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地从后面冲上来,用力地勒住了她的脖子。

    “别动,我亲爱的弟媳,你让我想得好惨啊!”

    他的手在她身上胡乱摸索着,嘴里喷着酒气,叶未央用力挣扎着,被他的酒气熏得头脑发胀。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叶未央咬着牙低声怒斥道。

    “我那亲爱的弟弟还没回来,我不介意陪你好好玩玩!”

    叶未央被他勒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她在脑海里飞快地想着对策,此时若是胡乱挣扎,非但会消耗自己的体力,被这个混蛋得逞,而且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粗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两个人以暧昧的姿势在默默对抗着。

    还好她今晚穿了高跟鞋,她闭上眼睛,全神贯注摸索着他脚站立的方向,用尽全力踩了上去。

    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地尖叫,厉云泽的身影出现在楼梯上。

    “我的好弟弟,你这是找了个什么贱货,看你不在勾引我,一看你回来了,就立刻装她妈的清纯玉女。”

    厉云堯蹲下身捂着脚,眼神里闪着痛苦之色,眼珠儿飞快地转动着,慌忙为自己开脱。

    “无耻。”叶未央气得差点儿吐血,厉家的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她恨恨地瞪了厉云堯一眼,鼻中一酸,飞快地向自己的房间跑去。

    厉云泽心中的火莫名燃烧了起来。

    刚才在酒吧里的对话,现在在楼梯里看到的这一幕,借着酒劲,他觉得自己要被愤怒燃烧了。

    他连看也没看厉云堯一眼,疾步跟了上去。

    就在叶未央的房门就要关上的一霎那,厉云泽的长腿已经迈了进去。

    他将她一把抵在墙上,眼睛里燃烧着猩红的火。

    “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厉云泽的声音低哑,一字一顿地质问着。

    叶未央倔强地咬着嘴唇,把头扭向一边,正眼都不瞧他。

    她是什么样的女人他不知道吗?在她受了屈辱的时候他竟然还这样来质问她。

    “说,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你到底想要什么?”厉云泽的声调渐渐提高,脸色通红,仿佛是遭到背叛的男人痛心疾首,声嘶力竭。

    他眼睛里的怒火似乎要把她燃烧了,捏住她下巴的手微微颤抖着。

    “你认为我是什么样的女人就是什么样吧,我懒得去跟你多说,你似乎忘记了,我们只是协议结婚,大家各取所需而已。”话说到这份上,她也懒得解释了,在这个家里,她一点儿地位都没有,唯一能提高她地位的男人,如今也对她百般质疑。

    一种苍白的无力感涌上心头,叶未央觉得一股热流冲上眼眶,她努力想忍住,却怎么也忍不住。

    泪水瞬间溢满了眼眶,止不住地顺着脸颊流下来,在厉云泽的面前,她连躲闪的地方都没有,只能将头抵在墙上,闭上眼睛,任由泪水长流。

    那压在肩膀上的手臂慢慢松开,萦绕在鼻间的酒气和男人身上特有的气息慢慢消散,她睁眼看到厉云泽慢慢转过身去的背影,还未来得及离开,他以极快的速度又转回头,一把将她拉进了怀中。

    他应该拿她怎么办?他应该对她怎么样?

    不知道是怎样一种心情,让他在冲动之余一把将她揽入怀中,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不明白自己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

    叶未央用力地推着他,无奈他结实的臂膀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她不明白他到底是发什么神经,莫名其妙又让人生厌。

    “放开我!”她带着委屈的哭腔喊道。

    “别动,让我抱会儿。”

    “放开我厉云泽,你这个混蛋,你们全家都是混蛋!”叶未央更加来气了。

    “全家?”厉云泽无比凄凉地笑了笑,“我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如今,多了一个你而已。”

    清冷的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孤寂和无力。

    他渐渐松开抱着她的胳膊,不管她是什么样的女人,这一刻,他的心灵需要慰籍。

    这么多年,他从未对任何一个女人动过情,他不知道如今的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她是他的战友,是他的人生中第一个选择的搭档,所以他对她有依赖了吗?

    即便是再坚强的人,也有脆弱的时候,可是这种脆弱是因何而来,他搞不懂。

    当他看到她和厉云堯在楼梯里抱在一起的时候,浑身的细胞都叫嚣着,似乎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当他听到白展泽说她人尽可夫为了金钱不择手段时,他竟然有种被欺骗了的感觉。

    叶未央,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啊!<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