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换房

加入书签
    厉振宁一出现,整个餐厅里的气氛立刻变得很沉闷,厉云堯和厉云瑞毕恭毕敬地站着,连大气也不敢出,毕竟在自己的老子面前,他们都是不成气候的不入眼的,自小到大,厉振宁从来没将他们放在眼里,更别说放在心上,如果他们不谨小慎微得刻意去迎合厉振宁,想方设法讨他欢心,恐怕将来连继承遗产的机会都没有。

    “好了,坐下吃饭吧。”厉振宁环视了一周,坐在椅子上,沉声说道。

    大家这才敢坐下来,一声不吭地吃着桌子上的食物,除了碗筷的碰击声,其他任何声音都没有。

    “你把她领回家,打算怎么处置?”厉振宁眼皮也没抬一下,冷冷地问道。

    厉云泽知道他是在对自己说话,很客气地回答说:“我们已经领了结婚证,近期打算去国外度假,婚礼就不办了,我们不想搞得太麻烦。”

    啪的一声,厉振宁站起身,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在场的其他人都屏住呼吸,连大气也不敢出。

    “你赶紧想办法给我处理掉,我们厉家从来不欢迎叶家人,有她没我,有我没她,你自己看着办!”

    “只要我在厉家一天,她一定都会在。”厉云泽把手中的碗筷往前一推,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深情地看了叶未央一眼,此时的两个人,俨然一对矢志不渝的情侣,

    叶未央在心里暗暗吐槽:厉总裁真是戏精附身呢,会演,真会演。

    厉云泽轻轻握住叶未央的手,轻蔑地扫了厉振宁一眼,头也不回地向楼上走去。

    叶未央被厉云泽的手牵着,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恍惚间,她有一种“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错觉,仿佛被这个男人牵着,可以一直走到天长地久,走到天荒地老。

    厉振宁怒视着厉云泽上楼的背影,心中的怒火一时发泄不了,他用尽力气将餐桌上的饭菜扫到地上,伴随着一屋子的尖叫声,气呼呼地离开了餐厅。

    那张像极了温如玉的脸,那个现在已经成了植物人的曾经让他痴迷不已的女人,如果没有叶未央的出现,或许他还会对她心存一丝愧疚,可如今,除了恨,还是恨。一生所有的屈辱和背叛全都涌上心头,偏偏这个不孝子还钟情于她。

    他踌躇了半天,思来想去,终于还是拿起电话拨出了一个熟记于心的电话号码。

    破天荒,厉云泽今晚竟然把床让给了她。

    叶未央心中暗喜,生怕厉云泽会反悔,以非同凡响的速度洗漱完毕后,立刻爬到床上,四肢打开,与床面紧紧地贴合在一起。

    仿佛在宣告:这是我的地盘,谁也别想觊觎。

    本来以为躺在床上会美美地睡一觉,可谁知刚才发生的一幕如翻江倒海一般涌上心头,让她依然心有余悸。

    虽然厉家现在在云城是第一豪门,但是看来除了厉云泽之外,再也没有一个更合适的带领厉氏发展的继承人了,厉振宁生性多疑,性情暴躁,令人捉摸不定,从他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此人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一定是一个阴险毒辣的狠角色,这让她不得不防。

    不管那么多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看一步吧。

    餐厅里的人陆陆续续散了。

    厉家的大房和二房的人向来不和,他们各怀鬼胎,b

    看着满地的狼藉喜婶难过极了。

    不知道老爷和少爷之间到底为哪般,也不明白老爷为什么对未来的小太太这么不满意,她长得那么像太太,难道老爷不应该高兴吗?

    当年他对太太是那么疼爱,那么珍惜,怎么转眼间就成了这样呢?

    招呼着其他两个帮手把地上的狼藉收拾干净,最后离开的潘惠美幸灾乐祸地对厉云瑞说:“这下有好戏看了,这个问题女人长得跟温如玉那么像,说不准还是她的私生女呢!”

    听了这话,喜婶立刻被震得五脏六腑都翻滚了起来,她突然明白了厉振宁为什么会勃然大怒,原来,他不排除会有这种想法,以为太太背叛了他,可是以太太的为人和品性,她是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的。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这个世界上长得相像的人太多了,可偏偏会有这种巧合,凭着她的智商,这种事情是怎么也想不明白的,她如今该做的,就是好好照顾少爷和小太太,除了这些,其他也无能为力了。

    如果,如果小太太真的是太太的私生女,那……

    喜婶突然惊悚得瞪大眼睛,那样他们之间岂不是?

    不行,她怎么也得想办法弄明白,不,不管是否弄明白之前,得先制止他们在一起。

    想到这里,喜婶赶紧向二楼跑去,一刻也不敢怠慢了。

    敲响了厉云泽房间的门,喜婶迫不及待地推开门走进去,紧张地四下张望着。

    “喜婶,你有什么事吗?”厉云泽觉得她的神色很怪异,心中充满了疑惑。

    “历少,我想了想,这一段时间,还是先让少奶奶住客房吧,以免引起各种不必要的麻烦,也好缓和一下你和老爷之间的关系。”

    “好好好,我同意,”趴在床上的叶未央一听,立刻兴奋地从床上爬起来,连忙接话说:“好,好我同意。”

    只要能每天晚上不睡沙发,这是她当下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至于其他的,她还没想那么多,毕竟想多了也是庸人自扰。

    不等厉云泽回话,叶未央就跑去衣帽间拿衣服,厉云泽不知道喜婶为什么会突然有这种建议,但他想了想,也好,把她单独放出去,她的危险系数就越高,厉振宁就会更加着急出手,离真相就会越来越近,这不正是他想要的吗?

    想到这里,厉云泽默默点了点头,看着叶未央屁颠屁颠兴冲冲跟着喜婶出了房门,心中竟然有了几分失落:难道她就那么迫不及待想要离开他的身边吗?

    难道她就不知道出了这个房间她在厉家的危险就又多了一层?

    难道她不知道厉云堯一直在对她虎视眈眈吗?

    难道她不知道厉家大房二房的人还有厉振宁随时都会对她不利吗?

    既然是这样,离开他的时候还那么开心,难道他在她眼里就那么不堪吗?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