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厉家家宴

加入书签
    “在我这里,没有道理可讲。”

    “既然你的也没通过,我的你也不同意,那这个协议就取消吧。”叶未央双手叉腰,一副这个决定由她来做主的架势。

    “不行,我是老板我说了算!”厉云泽分寸不让。

    “哼,要不这样也行,我想借着你的协议补充几句。”

    叶未央眼珠儿一转,一想到上次那件衣服被他扣的工资钱,到现在还有种割肉的感觉,一条妙计突然在脑海里闪现。

    “只要不太过分,可以考虑。”

    “你既然给的条件那么苛刻,那我也不能太吃亏,以后如果没有人敢娶我,我可不能自己孤独凄惨地过下半生,为了我下半生的幸福考虑,厉先生在公众场合喊一声厉太太,给我十万,拉一次手一万,搂一下腰5万,再有任何亲昵的举动,视情节轻重再定价!”

    厉云泽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雪白透亮的牙齿如珍珠一般,闪得叶未央眼前晃了晃。

    这家伙还能笑得出来,什么意思?

    “厉太太果然金贵,看心情吧,只要厉太太不惹我生气,给钱是没有问题的。”

    “耶。”叶未央简直乐开了花,还有这样的好事!早知道自己如此值钱,刚才就应该把价格再报高一些。

    “不过我也有一个附加条件,厉太太可要听好了。”

    “什么?你又有什么条件?”叶未央心中咯噔一下,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如果厉太太在外面跟别的男人有任何暧昧和让人误会的举动,就要赔偿我的精神损失和名誉损失100万,你看怎么样?”

    “你怎么不去抢?”叶未央感觉头上有千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看到叶未央一副抓狂的样子,厉云泽心中暗自窃喜,如果她知道了顾思辰的广告片要找她演女一号的事情,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不早早给她下个套,她岂会知道他厉云泽的厉害!

    把一切可能扼杀在萌芽中,这是他一贯的作风,为了防止将来出现太多不必要的麻烦,他先给她把想要一只红杏出墙来的苗头掐灭。

    晚上的厉宅,突然变得热闹了起来。

    当厉云泽带着叶未央下楼就餐的时候,发现厉家大房和二房的人竟然全到齐了。

    看来,一场好戏就要悄悄开场了。

    厉云泽和叶未央双双落座后,这才认真地环视了一下餐桌上的人,大房唐如菊和她的儿子厉云堯坐在一起,而厉云堯正好和叶未央坐对面,一看到叶未央,魂儿都被勾走了,两只眼睛直勾勾地一直盯着她,恨不得在她身上剜出个洞来。

    厉云堯的眼神让叶未央很不自在,她用胳膊拐了拐厉云泽,朝着他暗暗使了个眼色。

    厉云泽会意,刚才厉云堯的眼神他已经看到了,真不知道厉振宁怎么会生出如此这般下流的儿子,他有些怀疑自己和他是否有着相同的基因。

    “大哥一直盯着我的太太看,好像这样不太礼貌吧。”厉云泽知道这个同父异母的大哥从小就好色,并且经常出入各种娱乐场所,每次见了美女就垂涎三尺,龌龊下流令人生厌。

    “哼,一个交际花有什么好看的,也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睡过,也就你还拿着当个宝贝似的,真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唐如菊冷哼了一声,大声讽刺说。

    “像大太太这样的女人,估计上赶着让男人睡,都不会有人看一眼吧?难道你当年不是上赶着爬上男人的床的吗?”叶未央粲然一笑,无比娇媚地打趣着唐如菊。

    不做好一番功课,她敢来这狼窝里耍横吗?

    当年唐如菊将厉振宁灌醉爬上了厉振宁的床,并且一次就怀孕,并以孩子要挟厉振宁,这才被娶进厉家,这也是后来被厉振宁休掉的原因,也一直是唐如菊不愿提起的痛点和伤疤,如今被叶未央给揪出来,唐如菊的老脸当然挂不住,站起身嘴里骂骂咧咧得就要去扇叶未央耳光,被厉云堯给一把拦住。

    “妈,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的,再说了那么漂亮可人儿的小脸如果被打肿了,那得多让人心疼,是吧,弟妹。”说完,厉云堯朝着叶未央挤了挤眼,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叶未央觉得后背上汗毛都竖了起来,被恶心地干呕了一下。

    “吆,这么快就有了啊?孩子是谁的?是不是有无数个爹呢?”二房的潘惠美也不甘落后,紧接着调侃讽刺道。

    “我叶未央的孩子,肯定就只有一个爸爸,那当然是云泽的,除了他,没有任何人有资格,不像有的女人,到处给孩子认爹,逮谁认谁。”说完,叶未央挽住厉云泽的胳膊,温柔地将头靠在厉云泽的肩膀上,笑靥如花。

    厉云泽的身体微微滞了下,他明显能感觉到,身边的这个浑身长满刺的女人,身体在微微颤抖着。

    他的眸色暗了暗,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滋味。

    潘惠美咬牙切齿地狠狠瞪了叶未央一眼,这个小丫头果然是牙尖嘴利,到处戳人痛处,因为自己当时有好几个男朋友,不清楚孩子到底是谁的,后来通过验DNA才敢确定是厉振宁的孩子,被带了绿帽子的厉振宁当然不甘心娶潘惠美,要不是潘惠美的父亲当年是云城的地产大鳄,估计厉振宁连碰都不想再碰她一下。

    直到后来潘惠美的父亲投资失利,家道中落,厉振宁又认识了温如玉,也就是厉云泽的母亲,他对温如玉一见钟情,甚至到了痴迷的地步,回家立刻和潘惠美离婚,死缠烂打得追求温如玉,后来不知怎么温如玉竟答应了厉振宁的追求,两个人火速结了婚。

    正在这时,厉振宁从外面走了进来,一家人赶紧站起来,迎接厉振宁。

    叶未央也不情愿地站起身,垂着头站在厉云泽后面,身子不自觉地缩了缩。

    可是厉振宁的目光还是一下子就落在了她的身上,匆忙间抬头的对视,叶未央从厉振宁的眼神里读出了杀气。

    对,就是这么一种凶狠毒辣的眼神,她可以笃定。<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