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我们只是各取所需

加入书签
    这个云城真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不管走到哪里,竟然连这样狼狈的自己,也被她全部看尽了眼底。

    厉云泽借着酒意,冷哧了一下,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厉总,先把您送回夜未央酒店吧!”未央关切地说道。

    见对方不吱声,就算是默认了,未央跟司机打了声招呼,Taxi改向酒店的方向一路前行。

    车厢内的气氛很沉闷。

    男人身上古龙水的气息和酒气混在一起,令人有种微醺的感觉。

    原来是喝多了酒在雨里发神经啊!叶未央无语地摇了摇头,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拼命劝别人喝,恨不得把所有人都灌醉,私底下却一个人出来独酌买醉,这是什么人吗!

    她也是醉了。

    夜未央酒店门口到了。

    厉云泽推开车门下车,叶未央刚要让司机发动车子离开,右手边的车门突然被打开,一只大手伸进来,将她揪下车。

    司机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本想来个英雄救美,可又觉得两个人认识,不敢多管闲事,刚想说还没付车费呢,就见厉云泽从口袋里掏了一叠钱扔在后座上,叶未央一看,登时觉得心疼不已,你奶奶个腿的厉云泽,你丫真是个败家玩意儿。

    “厉总,您喝多了!”叶未央被他揪得有些发怵,小心地说道。

    “你不是要拿回叶氏嘛,嫁给我,我帮你夺回来。”

    叶未央惊讶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厉云泽,他虽带着酒意,却没有任何信口开河的样子。

    就像老鹰捉小鸡一样,叶未央被厉云泽逮回了酒店。

    如果厉云泽是认真的,她愿意铤而走险冒险相信他这一次。

    和谁结婚都一样,但是谁能帮她夺回叶氏,肯定是她的重中之选。

    虽然是酒话,此时的叶未央,也愿意相信他一次。

    就如久病乱投医的人,只要是药,她都迫不及待要尝试一下。

    厉云泽滚烫的脸颊贴近她的脸旁,男人特有的雄性荷尔蒙气息氤氲在她的鼻尖,让她莫名嗅出了一股危险的味道。

    “陪我去洗澡。”看来他醉得不轻,竟然连这样的话也说出来。

    “厉总,请自重。”叶未央清了清嗓子,拧眉看着厉云泽。

    莫不是酒精把他的脑子给烧傻了吧?他不是从来不屑于染指她这样的女人嘛!

    “你不是云城第一交际花吗?我需要自重吗?”厉云泽揪住她的衣领,将她抵在墙上,用邪佞的眼神注视着她。

    “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在安静的房间中响起,厉云泽低笑着摸了一把被打红的脸颊,猝不及防粗鲁地吻在了叶未央的唇上。

    他觉得体内有一股邪火需要发泄出来,她双唇的触感和身体的柔软让他控制不住想要将她征服。

    有股血腥味氤氲在唇齿间,厉云泽的感官已经被酒精麻醉,察觉不到半点儿疼痛,他一把将她拦腰抱起,大步向床边走去,狠狠将她扔在了床上,整个人飞快地扑了上去。

    眼看身上的衣服即将被撕破,叶未央用力了全身的力气向男人的手腕上咬去。

    “厉云泽,别让我恨你。”

    正在激情中的男人停下手中的动作,恍惚了一下,翻过身重重摔在了床上。

    白皙的手腕上,赫然留下了一圈紫色的牙印。

    “混蛋!”叶未央迅速从床上爬起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被撕破的衣服,恨不得上去狠狠踢这个醉酒的男人几脚。

    上次给她扔了衣服,这次给她撕了衣服,这个男人跟她的衣服有仇啊?

    “明天我会带你去民政局办手续,把该准备的东西准备好。”

    叶未央不置可否地看着他,以为他是在说睡语。

    “我们只是各取所需,你不想做的事情我不会强迫你。”厉云泽从床上起身,一边解着衣服,一边向洗手间方向走去。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叶未央飞快地打开房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了房门。

    厉云泽打开淋浴,刚才自己太冲动了,险些就坏了大事。

    自从他回国后,厉振宁一直都对他十分忌惮,上一次他办公室的电脑,竟然有被黑客入侵的嫌疑,厉家大房二房一直都没有动静,这不太像他们一贯的作风,现在他在明,他们在暗,做什么事情都是透明的,对自己很不利,前一阵因为将叶未央招进公司被厉振宁痛骂了一顿,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厉振宁如此忌惮叶家,这其中的问题肯定不如表面那么简单。

    当年叶庭轩出事之后没多久妈妈就遭遇了车祸,这只是巧合还是另有隐情,其中肯定是有一个人脱不了关系的。

    他还记得那天,妈妈和厉振宁两个人在房间里大吵了一架,甚至还摔碎了很多值钱的瓷器,他从来没见过妈妈发那么大火,也从未见妈妈会有如此声嘶力竭的时候,隔着一扇门,他听不清他们吵的什么,当时要是胆子大一些,趴到门上听一听,是不是如今的结果就会截然不同呢?

    既然是在明处,那也要把劣势转成优势,厉振宁最忌惮什么人,他偏要带着这个人到他眼皮底下乱晃,总有一天逼急了眼,狐狸尾巴就会露出来。

    他本来想把妈妈弄回国内进行治疗,这样也方便照顾她,可是现在情况不明,他不敢太冒险,万一回来遭遇了不测……

    当年若不是他哭着喊着跪在地上发誓一分厉家的财产都不要,只要厉振宁能让他陪着妈妈出国治疗并负担妈妈的治疗费,他和妈妈今天会是什么下场都还不知道。

    若不是厉家大房和二房的儿子成天游手好闲,放浪形骸,厉振宁也不会让他回国做这个傀儡总裁,总有一天,他会让他尝到自己种下的恶果是什么滋味。

    他不愿再继续想下去,从小到大,厉振宁的所做所为他全都看在眼里,因此从小他就立誓,要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实实做事,绝对不做违背良心的事情,可是如今,在叶未央这件事情上,他曾经有过无数次动摇,在同意他来厉氏之前,他故意给她出了难题可是没想到,顾思辰竟然会对她真的着了迷,同意了他的要求,这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既然已经如此,那也是一种缘分,只要他们到最后真能各取所需,也就是最好的结局吧。<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