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她奢求的也并不多

加入书签
    “菲儿,回国的时候威廉医生说你那时候因为受到惊吓丧失的部分记忆现在已经慢慢开始恢复了,不知道当年我妈妈车祸现场所发生的事情你还能不能记起来?”

    厉云泽满怀期待地看着薛菲儿,希望能够得到肯定的回答。

    “云泽哥哥,有时候做梦,我会断断续续梦到那些场景,但是只要用心去回忆,就会出现一片片空白,威廉医生说,只能顺其自然不能强迫,或许不需要很长时间就会恢复,又或许遥遥无期,我一直在努力,你别着急。”

    厉云泽眸子里闪着的希翼的光芒一点点儿消散,原本期待雀跃的心情慢慢沉下来,胸口一阵阵发紧。

    这要等到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才会有个结果呢?

    waiter过来点餐,厉云泽觉得没什么胃口,替薛菲儿点好餐后,只是象征性地为自己点了一份法式鹅肝和7分熟的牛排,食物再美味,吃到嘴里仿佛嚼蜡一般,杯中的红酒倒是频频见少,只一会儿功夫,一瓶干红已经见底。

    “云泽哥哥,你没事吧,今天怎么喝这么多酒?”越过长长的餐桌,薛菲儿准备夺下他继续接过waiter打开的红酒。

    “不要管我。”厉云泽轻轻扫了一下薛菲儿的手,虽然力度不大,但薛菲儿敏感地察觉到,他其实是对自己有埋怨的,抱怨自己为什么记不起来,她也不想这样的,十多年以前,一切都是巧合,如果不是见到他第一眼就对他痴迷不已,她也不会铤而走险一直坚持到今天。

    就算是永远记不起来又能怎样呢?起码她还能一直呆在他的身边。

    仅此而已,她奢求的也并不多。

    这么多年,薛菲儿从来没见过厉云泽有醉酒的时候,可是今天不同,他那棱角分明的脸上,已经挂了微醺的薄醉。

    中间,他没有再跟她多说一句话,薛菲儿心知肚明,他们之间唯一可以沟通的,就是记忆能不能恢复,除了这个,似乎再也没有什么共同的语言可以交流。

    许维安接到厉云泽的电话,立刻飞车过来接薛菲儿,从他沉闷的语气中,他知道这次又是空欢喜一场,每一年,他都一直期盼着能有一个让他雀跃的好消息,结果每一年,他都以失望告终。

    临走前,许维安关切地问厉云泽:“厉总,一会儿要不要过来接你?”

    厉云泽无力地挥了挥手,许维安有些心疼地看着他,鼻中一阵一阵泛着酸气,平时那么冷峻坚毅的人,现在看来,显得那样苍凉无助,孤寂与落寞。

    等到他们人走远了,厉云泽这才站起身,掸了掸身上已经打皱的西装,漫无目的地向外走去。

    看来,将希望寄托在薛菲儿身上是一件不太靠谱的事情,这么多年过去了,该记起的早该记起了,不该记起的也无法去强求。

    他想起了叶未央身上穿的那件旗袍,那是妈妈过生日的时候,他用自己的压岁钱陪妈妈去商场买的,妈妈很喜欢,经常穿在身上到处跟别人炫耀,直到她出车祸前一天,那件旗袍她还认真用熨斗亲自熨烫好,挂在壁橱里,结果没想到,这竟成了最后的诀别。

    厉云泽搞不清楚自己冲着叶未央发怒到底是什么心态。

    她穿上旗袍的样子,真的像极了记忆中的妈妈,高贵优雅,韵味十足,当时他唯一的念头就是,这个女人又想利用妈妈耍什么花招!

    她利用他对厉振宁的嫌恶进了厉氏,现在又模仿妈妈的样子走到他的面前,难保她不是又打着什么鬼主意。

    他不允许任何人对自己的妈妈做出任何不敬的事情来。

    坐在出租车里的叶未央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天空中毫无征兆地下起了急雨,雨点跟碎了的珠子一般急急地从空中落下来,打在车上,啪啪地响着。

    “这鬼天气,一点儿下雨的征兆都没有。”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未央一眼,小声地嘟囔着。

    “去年开始,云城的雨水就特别多,三天两头下雨,一下雨就堵车,今天又不知道几点回家了。”司机师傅继续在那里喋喋不休地抱怨着。

    一路上,他从后视镜里偷瞟了她好多次,这种眼神见得多了,叶未央也是见怪不怪,故意垂下眼脸,装作没看到的样子。

    雨越下越大,越下越急,只一会儿功夫,地上已经积了不少雨水。

    雨刷在努力地工作着,外面的世界模糊一片,从车窗里面向四周看去,只能看到雨刷刷出来的那一片。

    “好大的雨啊!”叶未央微微闭上眼睛,靠在车背上,在心里默默念着。

    不知为何,雨天总会让人伤感,所有的坏情绪,全部涌上了心头。

    “哧啦”一个紧急刹车,叶未央毫不设防,差点儿碰到前面的座椅靠背上。

    “妈的,找死啊!吓了我一跳,差点儿撞着人。”

    司机骂骂咧咧地停下车,并没有下车的意思,叶未央探着头,透过雨刷刮过的地方,仔细看了看。

    空中划过一道闪电,车窗外一晃即逝的那个男人苍白的脸,让她不禁吃了一惊:那不是厉云泽吗?

    顾不上想太多,叶未央打开车门,朝着那个男人的背影大声喊道:“厉总快上车,淋雨会感冒的。”

    厉云泽好像置若罔闻,继续穿过马路往前走着。

    心里总有种古怪的感觉,叶未央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冒着雨追过去,用力拉住了男人的胳膊。

    即便是淋着雨这么狼狈,他依然是厉云泽,依然是那个浑身泛着冰冷的气息,冷峻桀骜不驯的厉云泽。她没有看错。

    顾不得想太多,雨这么大,先上车再说。

    叶未央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用力拽住了厉云泽,差点儿将他拽的打个趔趄。

    司机很有眼力架地将车开过来,在那里用力按着喇叭。

    无奈厉云泽只好被叶未央拉着上了车,车后座立刻被晕湿了一大片。

    “厉总?”叶未央小心翼翼地喊了他一声,从手袋里掏出纸巾,递到他手里。

    厉云泽垂着眼脸,浓黑的睫毛挂着水珠,颤了颤,落在了脸上。<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