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什么干不干的

加入书签
    明明今天第一天正式入职,竟然敢以醉酒为借口迟到4个小时。

    叶未央啊叶未央,胆子还挺肥的啊!

    一想起昨晚她从被子里滚出来的样子……正想着呢,外面传来敲门声。

    厉云泽抬起头,只一眼,他的怒火便熊熊燃烧起来。

    他死死盯着从外面走进来的女人,面色铁青,毫不掩饰地激动地从办公桌前疾步走到她的面前,厉声喝道:“你从哪里拿的衣服?”

    叶未央被他吓了一跳,这个厉云泽真有不吓死人不罢休的特质啊。

    平复了一下心情,她淡定地说:“厉总,你把我衣服给扔了,我总不能不穿衣服就上街吧!你以为谁都有Luo奔的爱好啊?”

    呵呵,感情她还挺有理啊!

    厉云泽眸光一蹙,用手指着叶未央道:“把衣服脱了!”

    “什么!”叶未央急眼了,有些口吃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看她那眼神,她似乎以为他要对她做点什么。

    他厉云泽是那种饥不择食的人吗?

    心里暗暗腹诽了几句,厉云泽气急败坏地说:“你想太多了,我对你这种女人没感觉。”

    “衣服脱了,报上三围,我让苏珊去给你买套衣服,不过这钱要从你工资里扣。”

    “什么!”叶未央这下更急眼了,“这也太坑爹了吧!提啥都行,就是别跟我提钱,谁跟我提钱我跟谁急,赔钱的买卖,姑奶奶我不干。”

    正在此时,苏珊出现在办公室门口,一听叶未央说的那几个字,登时瞪大了双眼,用手抚着胸口,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们。

    “不干也得干,由不得你!”厉云泽向前逼近了一步。

    这女人撒泼还挺有本事!

    苏珊一看情况不妙,立刻上前劝导:“厉总,你们这是在说什么,什么干不干的?”说完紧张地看着厉云泽的脸色。

    “他让我脱衣服。”叶未央急急说道。

    “什么?”苏珊害怕地向后退了半步。

    原来厉总竟然是这样……的变态呀!

    “我说你脱了给你买新的。”厉云泽不假思索地接口道。

    “啥?”苏珊又倒吸了一口冷气,厉总还这样哄骗女人上床吗?

    这也太小儿科了吧!

    一看苏珊的眼神,厉云泽立刻明白了自己的话有问题,回味了一下,确实有问题,立刻改口道:“我的意思是让她把衣服脱下来,然后你去给她买身新衣服。”

    “厉总,我觉得这个问题吧,可以改成这样,先让她去买衣服,然后再脱。”苏珊纠正道。

    “不行,这件衣服多一分钟都不能让她穿。”

    “为什么?”两个女人同时看着他。

    “我要做什么还要经过你们的同意吗?。”厉云泽转身回到办公桌前,沉着脸,厉声喝道。

    苏珊小心翼翼地捅了叶未央几下,低声说道:“可能是他心目中的女神的,赶紧脱了吧。”

    “好,脱就脱,但是……”话音未落,只听一声甜得发腻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云泽哥哥,我来找你了。”

    “快,快,女神来了,撤。”苏珊见状想赶紧开溜,她虽然平时木讷,比较女汉子,要相貌没相貌,要身材没身材,可能做到总裁特助这一个位置,那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最可取的地方就是会察颜观色,见风使舵,当然,在不违背自己良心的情况下。

    厉云泽的办公室里从来没有陌生的女人出现,如今这一位堂而皇之地没有任何人阻拦就走了进来,那说明,这个女人和厉云泽关系不一般。

    男人和女人之间,关系不一般有两种:一种是男女关系,一种是亲情关系,看那女人的神色,肯定不是一般的关系。

    薛菲儿的目光,不经意地扫过叶未央的身上,心中不禁咯噔一下子。

    有这么一个女人在云泽哥哥身边,会不会是一个定时炸弹?

    纵然她就站在那里,依旧美得风情万种,美得让人不敢直视。

    可是看云泽哥哥的神色,似乎对她并没有什么感觉,薛菲儿这才稍稍放松了一下警惕和戒备。

    经过叶未央的身边时,她侧目斜睨了叶未央一眼,似乎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么一个人。

    可是不应该呀,她刚回云城,不可能会和她有过什么交集,再说,这种女人,让人看一眼便会过目不忘,如果真的见过的话,她应该会有印象的。

    她的心口咚咚直跳,不知道为何会有种隐约的不安。

    走到厉云泽跟前,她故意亲热地挽住厉云泽的胳膊,然后飞快地瞟了叶未央一眼,发现她的神色并没有什么异样,暗暗松了一口气。

    看来他们两个人之间还没有任何关系。

    薛菲儿知道,厉云泽不喜欢别人对他太亲近,但是今天,他好像也并没有排斥她这一举动。

    这说明,她在云泽哥哥的心目中,还是有一定的地位的。

    想到这里,刚才的危机感渐渐烟消云散。

    苏珊拉着叶未央迅速撤离了总裁办公室。

    渥嚯,原来厉云泽喜欢这样的女人!

    也难怪,一物降一物,一个甜得发腻,一个冷得像冰,只有这样的两个人,才能互补吧。

    还什么堂堂厉氏总裁,穿他件衣服都逼着脱下来,更可气的是还要让她自己花钱买衣服,明明始作俑者都是他,为什么背锅的那个人要是她?

    做人要讲道理的好吧,再说了,明明她站在已经捉襟见肘,还背负了那么多外债,这不是落井下石嘛!

    不行,她一定要想个办法,为自己讨回公道。

    女子报仇,十年不晚,不用等到十年,她就要把今天损失的衣服钱讨回来。

    叶未央恨恨地想到。

    伊丽莎白西餐厅,厉云泽提前让许维安包下了整个餐厅。

    他和薛菲儿刚落座,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小提琴手就满脸堆笑地走过来,站在一旁,动情地拉起了一首悠扬的小提琴曲。

    餐桌中间摆着一个心型的玫瑰花盘,厉云泽眉头拧了拧,一股无名火又莫名蹿了出来:这个许维安到底在搞什么东西。

    薛菲儿被现场的气氛感染了,原来云泽哥哥并不象表面那样冷得无法亲近,原来,他这次是有准备的。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