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最好都不见

加入书签
    她怕厉云泽突然反悔再把她叫回去,恨不得脚底生风,逃也似地离开了酒店。

    厉云泽不耐烦地摇晃了叶未央几下,她非但没有醒来的意思,翻了一下身,睡得更香了。

    要不是苏珊那个男人婆一个劲儿地在他耳边絮叨,他才懒得管她死活呢!

    厉云泽蹙了蹙眉,不情愿地俯下身,将她抱在怀中,迈开长腿向666房间走去。

    上一次在这个房间里和这个女人状况不断,害得他一夜都没休息好,这一次可千万别再整出什么幺蛾子。某人心里暗自腹诽着。

    这样的怀抱很温暖。

    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她骑在爸爸的脖子上,把爸爸当大马,那时的欢声笑语就在眼前,多么幸福,多么美好。

    她嘟囔了两句,伸出手攀附在厉云泽的脖颈上,紧紧抱住他。

    “我好想你。”叶未央喃喃低语着,把脸埋进了他的脖颈间。

    厉云泽身体微微一滞,她那灼热的唇贴在他的脖颈处,呼吸出来的热气氤氲着他周围的皮肤,身体中似乎有一股电流穿过。

    他讨厌这种感觉。

    这么多年一个人习惯了,这个女人总是不经意地来打扰他的清净。

    她开始不安分地动起来,眉头紧紧皱起,时不时发出干呕的声音。

    不好,厉云泽下意识向沙发方向加快了脚步。

    “哇……”

    黏黏糊糊带着酒臭味的呕吐物顺着他的脖子流了下来,厉云泽拧了拧眉头,强忍着恶心,嫌恶地把叶未央扔在了沙发上,飞快地奔向洗手间。

    每次跟这个女人在一起都要经历噩梦一般的命运。

    再怎么洗,似乎都洗不掉那些污秽物的味道,厉云泽反反复复打上沐浴液,反反复复冲洗,恨不得脱掉一层皮下来。

    等他洗完澡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叶未央还躺在沙发上睡得正香呢,早知道她酒量那么差,就不会让她喝那么多丢人现眼,现在可好,给自己整了这么多麻烦回来。

    下一次,不,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眼不见心不烦,以后连工作时间最好都不见面。

    下半夜越睡越冷,竟然被冻醒,厉云泽摸了半天,发现被子不见了,他警觉得开了床头灯,只见诺大的床上,多了一个用被子把自己卷成粽子的人。

    厉云泽抚了抚额,恨不得一脚将这个女人踹到床底下。

    心里咽不下这口气,他怒气冲天地站起来,找到被子的一角,用力甩了出去,可随即又扭过头去,像扔快要爆炸的炸弹一样把被子扔回了叶未央的身上。

    这个女人一点儿羞耻心都没有吗?醉成那样不说还一丝不挂地爬上了他的床?

    再看地上,乱七八糟地扔着她吐脏了的衣服,酒臭味蔓延在空气中,他觉得喉间发痒,差一点儿就吐出来。

    叶未央啊叶未央,你真是粗俗得可以,白长了一副好的皮囊。

    下床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扔进垃圾桶中,厉云泽冲了个热水澡,便再也睡不着了。

    外面天已经露出鱼肚白,这个时间,纽约那边,也不知道妈妈的情况怎么样了,他的心头掠过隐隐的不安和担忧。

    那里的高端VIP护助服务和专业技能是没有问题的,可终归没有个贴己的人陪在身边,薛菲儿又回了云城,他思来想去,觉得还是找一个合适的人去陪着妈妈才放心。

    一想到这里,厉云泽再也坐不住了,收拾妥当后,急匆匆下楼驾车离开。

    他这几日一直推脱工作忙没有见薛菲儿,今天是时候见她一下了,就算妈妈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他也要为妈妈讨回公道,夺回属于他们的一切。

    叶未央睡得昏天黑地,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工作。

    要不是客房服务生过来收拾房间,估计她能睡她个三天三夜。

    昨晚她喝断片了,后面发生了什么,几乎是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来到这房间的,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脱得这么……

    她掀开被子一看,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酒真不是好东西,要不是那个该死的厉云泽,她也不会干出这么丢人现眼的事情,走着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一定会好好回报他的。

    找了半天没有找到衣服,后来才发现已经进了洗手间的垃圾桶,她抱着头蹲在地上半天,眼前一黑,差点儿摔倒在那里。

    天哪,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任凭她努力敲打脑门,脑海中还是一片空白。

    她只记得自己敬顾思辰喝酒,顾思辰还替她喝了好几杯,后面再发生了什么,她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

    这下可怎么办,总不至于困在这个房间里呆一天啊!

    再说今天是第一天正式入职,天哪,她使劲揉了揉凌乱的头发,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这个该死的厉云泽,都怪他!

    她赶紧跑出来找到自己的包包,还好包包一直都在,宿醉未解,手指还有些控制不住地颤抖,她拿出手机,拨通了苏珊的电话。

    “叶经理,是你啊,没关系的,厉总已经交代过了,说等您醒酒后再来公司就可以。”

    “什么?他怎么……”

    叶未央心中暗叫不妙,她飞快地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突然感觉有些熟悉,推开套间的门,那个……那个里面,正是她上次痛晕过去的衣帽间。

    这个死小子还挺能臭美的,看他平时闷得跟冰山一样,一定是个闷骚型的男人,以前她还是云城正牌第一千金的时候,衣帽间里的衣服鞋子手饰化妆品啥的都没他这么琳琅满目,简直可以开一家名品店。

    等等,这最里面五颜六色的是什么东东,莫不是他还好女装?

    想到这里,叶未央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过仔细端详了一下,看尺码也不是他能穿的,倒和自己的身形差不多,正好她也没有衣服穿了,再说没衣服穿也是他间接造成的,所以她也不会多么客气的。

    洗漱完毕后,一阵阵酒气还在鼻尖缭绕,双腿走路依然有种轻飘飘的感觉,以后谁再敢让她敬酒,她就跟谁急眼,叶未央在心里恨恨地想着。

    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第一次穿旗袍的感觉真的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韵致,连她自己都看呆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