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好想你

加入书签
    会议室里,厉云泽和顾思辰面对面坐着,两个风格迥异的男人用不同的眼神互相打量着对方。

    一个春光流转,溢满笑意的眼睛流淌着无限情意。

    一个冷峻逼人,周身散发着不可侵犯的清冷之气。

    黎萧然侧了侧身子,对着站在身边的叶未央低语道:“叶小姐,你是喜欢我们家顾先生这样潇洒多情的男子还是喜欢像厉先生这样冷得跟冰一样的男子啊?”

    叶未央莞尔一笑,轻轻说道:“这个问题好难选啊,喜欢了其中一个肯定会伤害到另一个,还不如都不喜欢的好。”

    黎萧然得意地朝着顾思辰眨了眨眼睛,一副不嫌看热闹的样子。

    声音虽低,但是还是传到了厉云泽和顾思辰的耳朵中,从两个人的神色中,看不出任何情绪变化。

    到达夜未央酒店包间的时候,已经是霓虹闪烁,华灯初上。

    回想起在666房间发生的一切,叶未央的双颊顿时飞起一片红云。

    她偷偷瞟了一眼厉云泽,尴尬地双手不知该如何摆放。

    而厉先生似乎是个很善于遗忘的人,脸上丝毫看不出有任何异样。

    魏经理是一个有些秃头的胖子,为人处世比较圆滑世故,并且酒量大得惊人。

    明摆着,这是一场鸿门宴,顾思辰只要是坐下了,今天晚上就别想清醒着回去。

    觥筹交错中,魏经理频频敬酒,黎萧然几乎招架不住了,本来白皙斯文的脸已经变成了绛紫色,他不得不向顾思辰求助。

    厉云泽朝着叶未央使了个眼色,淡淡地说道:“我们叶经理跟顾导这么有缘,不如让叶经理先跟顾导喝上三杯,这样才算有诚意嘛。”

    叶未央瞪大了眼睛,恨恨地咬牙切齿了一番:“厉老板捡了个大便宜不过来敬酒反倒拿女人开刀,算什么好老板!”

    迫于厉总裁的威严,叶未央只好举起酒杯,朝着顾思辰说道:“顾导对未央的恩情,未央永远不会忘记,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我先干为敬,顾导随意。”

    叶未央亲自给他敬酒,哪有不喝的道理啊,不久的将来,她会成为他身边的女人,那可是要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呀。

    顾思辰向前一把夺下未央的酒杯,潇洒地一饮而尽。

    厉云泽眸色微暗,轻轻地拍了拍手掌,声调提高了几分:“顾导好酒量。”

    魏经理也在一旁添油加醋道:“叶经理,顾导对你那可真是情至意尽,我看你唯有以身相许才能回报啊!”自己正为这句话洋洋得意,一道犀利寒凉的目光袭来,一看厉总面色不善,魏经理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顾思辰好整以暇地看着叶未央,想看她如何应对魏经理提出的这个问题。

    “我想以顾导的身份和地位,是看不上主动以身相许的女人的,得要他愿意以身相许的女人,才是最能配得上顾导的吧!”说完叶未央又举起酒杯,朝着顾思辰隔空比划了一下,也尽兴地一饮而尽。

    厉云泽半靠在座椅上,目光炯炯地看着叶未央,不禁对她的牙尖嘴利刮目相看。

    “我是心甘情愿对未央你献身,可是你却差点儿把我的脚给整报废了。”顾思辰有些哀怨地盯着叶未央,眸光流转,情意绵绵。

    厉云泽心中猛然一跳,从这句话中參出了几分意思,原来,顾思辰并没有得手啊。

    本来寒若冰霜的脸,竟然有了几分温度。

    苏珊冷眼旁观着眼前的一切,似乎从中看出了什么门道。

    厉总从进门到现在,几乎是滴酒未沾,只有魏经理在频频敬酒,顾导的特助在拼命招架,可是最让她搞不清楚的就是,为何厉总非要让叶未央不停地给顾导敬酒呢?他在打着什么算盘呢?

    眼看叶未央一杯酒已经下肚,厉云泽在一边煽风点火说:“传闻顾导阅女无数,最懂得怜香惜玉,我们叶经理已经先干为敬,顾导是不是也要有所表示,来,魏经理给顾导倒上酒,陪着顾导把酒给喝了。”

    厉云泽劝酒的功夫果然是一流,这样一来二去,自己没喝多少,反倒把别人全给灌醉了。

    顾思辰醉得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被魏经理的司机扶着出了酒店包房,叶未央早已经蜷缩在包房的沙发上,睡得昏天黑地。

    苏珊想过去把她叫醒,无奈怎么叫都没用,看来真是醉的不轻啊。

    苏珊无可奈何地朝着厉云泽耸了耸肩膀。

    “一会儿在楼上给她订个房间,让酒店的侍应生把她送到房间里。”

    “不行,厉总,叶经理喝成这样,我怕会出事,最好有人看着她。”

    “那你去陪她。”

    “我家里孩子没人照顾。”

    厉云泽有些头大,他只想给顾思辰个下马威,可没想到麻烦在后头,这叶未央的酒量也太差了吧!

    空荡荡的包房里,手机铃声响起。

    苏珊一看电话,慌不迭的接起来,看了一眼厉思辰,低声说道:“宝贝乖,赶紧睡觉,妈妈一会儿就回去了。”

    接完电话,苏珊毫不客气地说:“厉总,叶经理就拜托你了,我家宝贝一个人在家里害怕,我得赶紧回去了,你可千万不能丢下她一个人,万一出了什么事后悔都来不及,我先走了啊。”

    她怕厉云泽突然反悔再把她叫回去,恨不得脚底生风,逃也似地离开了酒店。

    摇晃了叶未央几下,她非但没有醒来的意思,反倒睡得更香了。

    厉云泽俯下身,将她抱在怀中,迈开长腿向666房间走去。

    上一次在这个房间里和这个女人状况不断,害得他一夜都没休息好,这一次可千万别再整出什么幺蛾子。

    这样的怀抱很温暖。

    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她骑在爸爸的脖子上,把爸爸当大马,那时的欢声笑语就在眼前,多么幸福,多么美好。

    她嘟囔了两句,伸出手攀附在厉云泽的脖颈上,紧紧抱住他。

    “我好想你。”喃喃低语着,用力在他胸前蹭了蹭。

    厉云泽身体微微一滞,刚要拉开她的手停了下来。<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