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女人真是这个地球上最麻烦的一种生物

加入书签
    叶未央脸一红,用力攥紧手中的衣服,咬了咬牙,心中暗暗叫苦不迭:“糟了,这下玩大发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来,上帝啊,救救我吧!”

    厉云泽第一次遇到这样胡搅蛮缠又蛮横不讲道理的女人,从来没有谁敢在他面前这样无理取闹,今天晚上这个女人,已经将他的忍耐力挑战到了极限,他真想赶紧将她拖出去扔到地球的某一个角落,狠狠地踩上几脚,然后让她永远滚出他的视线。

    可是门外还站着一个薛菲儿,他不能因小失大坏了自己多年以来一直谨小慎微对待的事情,所以他要忍。

    叶未央就像一只小野猫乖乖地蜷缩在他的臂弯里,收起了刚才的张牙舞爪和胡搅蛮缠,身体带着微凉的沁香,在鼻尖久久缭绕不散。

    “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来。”临带门之前,他还不忘回头再恐吓她一番。

    “姑奶奶今晚还不知能不能有命活着从这里走出去。”

    叶未央悲天悯人地咬了咬牙,用浴巾包裹好自己,找了个柜门钻了进去。

    她还记得那一年,爸爸和妈妈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吵架了,她害怕极了,偷偷地躲进了妈妈的衣帽间,在那里一个人瑟瑟发抖,后来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等她醒来的时候听见妈妈的卧室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和摔东西的声音:“如果央央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姓叶的我就跟你离婚,你今天不把她给我找回来,我就永远让你不得好过……”

    她不知道事情的结局竟然会因为自己的疏忽搞成这样,满肚子懊悔地跑出来,那披头散发狼狈的样子把爸爸妈妈吓了一大跳,当他们看到她时那副如获珍宝失而复得的神情让她一辈子都记忆犹新。

    她是他们的珍宝,是他们一辈子最亲爱的宝贝!

    可惜如今爸爸已经不在了,妈妈受不住多重打击,身体和精气神儿也都垮了,好好的一个家,就这样散了。

    叶未央有些伤感地靠在壁橱上,随着小腹的一阵阵绞痛,身体下面有鲜红的血流出来。她不敢看,怕看见以后又会晕倒。

    平时,吴姨都会在这个日子到来以前给她熬好中药让她提前止痛,可今天她竟然好死不死地把这么重要的日子给忘记了。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不过还好,看来厉云泽对她提出的建议有些心动了。

    她知道,她已经找到了厉云泽的痛点,那就是他对多年前母亲的那一场车祸是一直耿耿于怀的,在没有掌握切实的证据之前,她还不敢轻易将底牌亮出来,否则将会欲速而不达,反倒让厉云泽觉得她是在不择手段欺骗他。

    想到这里,多少还是觉得有些欣慰,毕竟今天晚上所做的一切努力,都还没全部白费。

    可是这肚子痛得,真不是人遭的罪,她的额上已经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恨不得在地上打几个滚才能缓解一下身体的痛楚。

    撑不下去了。

    可她又不敢贸然跑出来,怕搅了厉云泽的好事,万一他又暴怒起来,那合作的事情就又打了水漂,再想找他可能会更有难度,还是再继续忍一忍吧!

    好不容易将薛菲儿哄进自己的房间,然后又找了许维安过去陪她,厉云泽这才如释重负地回到自己房间。

    女人真是这个地球上最麻烦的一种生物!

    看了看手表,已经凌晨两点了,这一夜折腾下来真是让人招架不住。

    正打算上床赶紧休息一下,突然想起来那个被扔在衣帽间的女人,她倒是变得乖巧了,要不然以她那张牙舞爪的个性早就鸠占鹊巢了。

    打开衣帽间的门,映入眼帘的,是从橱柜里缓缓流出的那一滩红色的血。

    自杀?他杀?

    厉云泽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这这女人不会是自杀了吧?

    飞快地打开柜门,只见那虚弱的一团蜷缩在壁柜角落里,身下已经被鲜血染红。

    关于女人这么棘手的问题,他他没有任何经验。

    安逸洋出国做学术报告应该已经回来了,这小子现在也不知睡没睡。

    电话响了许久才接通,里面传来安逸阳洋迷迷糊糊的声音:“大晚上的不睡觉找死啊。”

    “限你10分钟之内必须赶到夜未央酒店666房间,否则我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而不是找死。”

    “云泽,呸呸呸……我以为是别人呢,你那里出什么事情了?”

    “好像出人命了,我也不清楚,你赶紧过来看看,最好带着你的工具。”

    当气喘吁吁飞速赶来的安逸洋看到倒在血泊里的叶未央时,差点儿笑得直不起腰来。

    “没想到厉总还有这么邪恶的爱好,竟然在壁橱里将人家整得大出血。”

    厉云泽一听,脸都绿了。

    “我让你过来不是听你说这些废话的,赶紧把人整醒了送她离开。”

    “这得找妇科医生,我不擅长啊。”安逸洋委屈地说。

    “乖乖,这可真是个美人胚子,厉总艳福不浅啊,赶紧给她擦干净放床上去。”

    “什么?”厉云泽简直无语了,他是上辈子欠了这个女人的吗?前一次晕倒给她包浴巾,这一次还要给她擦身体,他这是要被逼疯的节奏啊!

    “愣着干什么,赶紧的呀!”安逸洋在一边催促着。

    “要不让服务生过来吧!”厉云泽没好气地说道。

    “你又不怕上明天的头条了,人家过来一看,我的天,厉总这也太厉害了!还能把人给整晕过去……”

    不管你是干了什么事,反正现在摆在眼前的事实就是这个女人大出血,晕了!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有道理有道理。

    “那你不擦我擦了啊。”安逸洋不紧不慢地说。

    尽管这女人名声不太好,可也不能随便让别人看到她的身体啊,这么点儿见地他还是有的,拼了。

    就在他拿着新浴巾要给叶未央盖到身上的时候,女人突然睁开眼睛悠悠醒转过来,本能地伸出手甩了他一巴掌。

    安逸洋看得眼珠子都直了。

    厉总这一次可是为自己的放纵真真切切地买单了,打得好!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