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厉先生竟然流鼻血了

加入书签
    不行不行,她得赶紧想个办法,到嘴的鸭子可不能让他给溜了。

    接完一通电话,从10楼的“夜色妖娆”酒吧下来的时候,叶未央已经有了微醺的感觉。

    不得不说,酒是个好东西,喝得好它会让你莫名兴奋,忘却所有的烦恼和忧愁,还会带给你一种飘飘欲仙,忘乎所以的感觉。

    打开房门,房间里一片漆黑,将房卡插在电板上,房间里的一切在眼前变得明亮而又模糊。

    她将手袋胡乱地扔在外间的沙发上,一双高跟鞋也被踢得左一只,右一只硬生生分了家。

    一股脑儿地将自己摔倒在诺大的双人床上,叶未央四脚朝天地愣愣地盯着天花板上那盏暖色的水晶灯,借着酒意,心中突然多了些许的惆怅和委屈。

    眼睛微闭,一滴泪珠儿顺着眼颊缓缓流了下来。耀着灯光,显得更加晶莹透亮。

    踌躇了片刻,她终于还是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从床上爬起身,赤着脚进了洗手间。

    厉云泽打开666房间的门,被眼前的景色吓了一跳。

    他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只见房间里的灯开着,地上扔着两只分了家的高跟鞋,还有一款女士的包包凌乱的躺在沙发上。

    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我并没有找特殊服务,为什么房间里会有这种情况出现?

    套间里面隐隐传来流水的声音,厉云泽警惕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只见洗手间的门大开着,从里面散发出沐浴液的香气和潮热的湿气。

    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在自己的房间里这样放肆!

    一股无名的怒火在体内腾腾地燃烧起来,他顾不得那么多,只是恨不得将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立刻从洗手间里扔出去。

    当他脸色铁青地出现在洗手间的时候,叶未央下意识地尖叫起来,她一边叫,一边手忙脚乱地找毛巾遮住自己的身体。

    这是神马情况?

    万一被外面的人听到,明天又得上头条,他可不想又被八卦新闻乱写一通,更何况,现在这种时候,来不得半点刺激到薛菲儿的事情发生,原本她又是一个心思细腻,多疑敏感而又脆弱的人。

    他想要过去捂住女人的嘴,可是又不太合适,所以只好一脚将洗手间的门踢上,生怕声音会传播出去。

    “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厉云泽厉声质问道,顺手拿了一条浴巾,扔到了叶未央的身上。

    “我是谁?”叶未央在心里自嘲地嘀咕着,这个厉云泽莫不是个瞎子吧,连她这么漂亮的女人见了几次面都记不住长相,不是瞎就是有脸盲症。

    “管不着。”叶未央气哼哼地回道,这是对她美貌的一种蔑视,也是对她本人自尊的一种羞辱!

    “深更半夜跑到别人房间里洗澡,是谁派你来的?是厉家大房还是二房指使的?”

    叶未央一听,顿时明白了,我去,姑奶奶竟然被当成了那种货色。

    “你!”叶未央气得说不出话来。

    气鼓鼓地用浴巾裹着身体向外走,谁知脚底一滑,叶未央不受控地向地上摔去。

    慌乱中她的手胡乱地挥舞着,突然抓到了救命的稻草,厉云泽不设防地被叶未央揪住,两人同时向地上摔去。

    一股钻心的疼痛蔓延到四肢百骸,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被摔裂了,沉重的压迫感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男人的脸就在眼前,温热的气息扑洒在她的胸前,一双有力的胳膊抱在自己的脖颈下,身体紧密地贴合在一起。

    这个姿势,呃……

    她真想伸手狠狠甩这个男人一巴掌,无奈手被压在他的身体下面,垂眸一看,叶未央又声嘶力竭地尖叫起来。

    厉云泽下意识地扫了一眼,乖乖,刚才裹在女人身上的浴巾,不知何时散开了,他下意识地抬手去捂女人的嘴,结果竟然动弹不得,情急之下,只好把嘴覆在了女人的嘴上。

    轰的一下,叶未央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那灼热的唇似乎将她的身体点燃了。

    她的脸立时变得滚烫起来,身体不自觉得微颤了一下,猛地一甩头,厉云泽的脸落在了她的颈窝处。

    身体突然有了莫名的变化。

    一向自恃对女人的诱惑为绝缘体的厉先生,心中犹如万马奔腾。

    今晚他只不过喝了两杯红酒,难不成是酒精在作祟?

    尴尬地想要从地上爬起来,谁知胳膊竟然一点儿力气都用不上,然后……

    可怕的事情竟然发生了,厉先生只觉得鼻腔中一股热流涌了出来……

    一滴一滴,有节奏地落在了叶未央的胸前。

    厉云泽你真好笑,竟然还能流鼻血!

    她脸上纷杂的表情还没有消散,嘲讽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眼前竟然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了。

    原来她还晕血呀!

    我去,这可不在设计范围内啊!

    犯规了犯规了。

    原本她不想这样操作的啊!

    她在“夜未央”有一间固定的总统套房,服务生妮娅是她最忠实的小粉丝,即便现在“夜未央”已经不属于叶家,可她在这里还是享有一些特权的。

    今天正好妮娅当值,下午在咖啡厅的时候,妮娅还特意下来跟她打过招呼,在大堂见到厉云泽后,她想找个恰当的时机跟厉云泽谈谈合作的事情,可是等了半天都没再看到他的影子,灵机一动闪了个念头,即刻上楼去值班客房找妮娅。

    “叶小姐,您今天要在888房间住下吗?”妮娅看到叶未央,欣喜地说。

    “小娅,你过来。”叶未央从手袋里掏出一个首饰盒,拉过妮娅,悄悄地塞到她的手心里,低声说道:“厉氏的总裁今晚住哪个房间?把他的房卡给我一张。”

    妮娅脸色一红,慌忙四下看了看,生怕被别人听到这句话,赶紧将叶未央拉出门外,担心地说:“叶小姐,您这样会吃亏的,首饰我不要,以前您送过我那么多,现在您也是需要钱的时候,自己留好了以备不时之需。”

    “放心吧傻丫头,你看我像是那种胸大无脑的人吗?”叶未央被妮娅的话感动了,这个小丫头真是个单纯善良的孩子,看来自己看人的眼光还真不错。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