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只在人群中看了他一眼

加入书签
    厉云泽淡淡地扫了许维安一眼,目光里带着些许探究。

    “我是在想,菲儿小姐这么多年一直都很依赖你,如果在你身边的话,心情一定会很高兴,一高兴,说不准就会记起所有的事情。”说完这些话,许维安觉得身上的汗都快冒出来了,他摸不透厉云泽对薛菲儿的心思,这是昨天晚上薛菲儿特意打电话嘱咐他的,他也分不清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只要是对厉云泽有好处的事情,他还是愿意去转达的。

    既然许维安的话都说到这份上,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厉云泽默默点了点头,此时,他也只能寄希望于薛菲儿身上了,任何方法他觉得都可以试一试。

    深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叶未央,百无聊赖地再一次试探着拨了今天白天的手机号。

    这一次,电话竟然神奇地打通了。

    叶未央一个鲤鱼打挺儿从床上跳下来,紧张地等待着电话接通。

    “谁?”

    电话那头传来低沉的男声,带着凶唳和警惕的意味。

    叶未央的心几乎要跳出嗓子眼儿,她紧张地深吸了一口气,故意将声线变得粗犷:“大叔,918事件您还有印象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沉默了,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不动,她好像能感受到那人越发紧张的呼吸声。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听得出他对这件事情依然心存芥蒂,语气里带着威胁的意味。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只要告诉我当年这件事背后是不是有人在指使你,我就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不去举报你。”

    “你找错人了,神经病!”

    嘟嘟嘟的声音传来,对方毅然决然地挂断了电话,看来,想要从他嘴里敲出点什么有用的东西来,还是很有难度的,她把结果设想地太简单了。

    从对方存着这么强的戒心来看,下一次再想打通他的电话会更难。

    看来,她的这一步有些走不通了,得重新规划一下路线。

    美国飞往云城的航班上,一个脸上架着黑色墨镜的女子,慵懒地靠在躺椅上,表面上好像在假寐休息,内心却激动不已。

    起初,她对能够回到云城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可没想到,厉云泽竟然这么痛快就答应了许维安的提议,这是她始料不及的事情,也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

    厉云泽,从十三岁那年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像天上的那颗北斗星,永远挂在了她的心中,即便是那么遥远,那么耀眼,那么高不可攀,即便是如飞蛾扑火般一直想要靠近他,想要拥有他,但她总是看不清他的心思,他很宠她,对她百依百顺,但是那种宠爱里面似乎并没有半点儿男女之间的情爱在里面,这不是她想要,她想要的可不仅仅是这些。

    飞机正在慢慢下降,她从机窗向外看了一眼,那种思念就像疯长的杂草一样搅得她心绪难安,明明很快就要见到他,可是她似乎连一刻都等不了了,等不了了啊。

    等候接机的人群中,她第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他。

    只在人群中看了他一眼,整个世界就全失去了颜色。

    那种鹤立鸡群,卓尔不凡的气质和冷峻逼人的气场,只有厉云泽才能将它诠释地淋漓尽致。临行前许维安告诉她,厉云泽会推掉所有的工作和应酬,到机场为她接机,她在飞机上憧憬了无数个见面时的情景,可当那日夜思念的人儿就在眼前时,她反倒有些胆怯了。

    “不能退缩,要勇敢!”她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就在临近他几步远的时候,薛菲儿突然扔掉手中的行李箱,飞快地向厉云泽扑了过去。

    他本能地用胳膊将她隔开几分距离,犹豫了片刻,似乎觉得有些不妥,慢慢生硬地将胳膊收回,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被拍过的地方,瞬间就像被火烧着了一般,炙热无比。

    “云泽,我好想你!”她将脸埋进他的脖颈中,贪婪地呼吸着他身上清冽的气息,在心中无数遍地呐喊着,身体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

    时间停滞了片刻后,厉云泽张开双臂将她从怀中推开,满脸关切地说道:“坐了这么久的飞机,赶紧回酒店休息一下吧,要不然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的。”

    听到酒店这两个字眼,薛菲儿突然象被人迎头泼了一盆冷水,她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紧张地抓住厉云泽的胳膊,连声问道:“云泽哥哥,为什么要让我住酒店?菲儿想跟你住在一起,我一个人住在外面很害怕!”

    厉云泽适时地扫了许维安一眼,这家伙立刻心知肚明地跑到薛菲儿跟前:“菲儿,厉总就住你隔壁,他的房子还在装修中,临时也住在酒店里。”

    听了这番话,薛菲儿心中一阵窃喜,这么说她还是有希望的,厉云泽对她还是很在乎的嘛。

    叶未央这个人比较念旧,她从前的生活习惯就是每天傍晚必须在“夜未央”的大堂咖啡厅那里喝一杯蓝山咖啡,虽然“夜未央”以前也是叶氏旗下的酒店,并且酒店的名字就是她名字的谐音,那是在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爸爸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她的,世事难料,如今的酒店也改成姓厉了。

    她的心头猛地一颤:为什么属于叶家的所有产业,一夕之间全都变成厉家的了?难不成叶家的破产跟厉家有着直接的关系?难不成爸爸的死也跟厉氏有着不可避免的关系?为什么她刚开始没有想到这一点?为什么她的脑袋那么蠢?如果事情的真相真的是那样的话,她所调查的那件事情,对她不正是最好的助力吗?

    正当她喝完咖啡,起身向大堂外走出去的时候,迎面从门外走进来一行人,看那来人的气场,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定睛一看,乖乖,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得功夫,这不正是自己日日算计着要跟他合作的厉云泽吗?

    糟糕,紧随在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是个什么鬼?难不成是他的女朋友?可是听说厉云泽一直都洁身自好,没有什么和女人有关的绯闻啊!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