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活脱脱就像一只伶牙俐齿的小狐狸

加入书签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传来一阵阵嗤笑声,叶未央轻抿唇角,梨窝浅笑,恣意洒脱,那张美艳不可方物的脸上不见丝毫的尴尬和难堪。

    “未央,原来你也在啊!”

    叶未央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原来是父亲生前一起做过建材生意的王叔叔,小时候经常到他们家里去,印象还不错。

    “王叔叔好。”叶未央礼貌地打了声招呼,脸上笑靥如花。

    “未央啊,叔叔从小看着你长大,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只是没曾想……”王翰文摇了摇头,从上到下打量了叶未央一番,脸色有些难看。

    “未央,这是叔叔的名片,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找叔叔,叔叔和你爸爸是老交情了,有责任帮助你。”王翰文一脸正义地说道。

    接过名片,叶未央感激地看了王翰文一眼,自从爸爸过世以后,这个世上再没有一个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此时她的心情,只能用感激来表达。

    厉氏收购了叶氏,而叶氏却以天价负债和破产在云城变成了众矢之的,如今,她这个没落千金,从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跌落云间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她左右看了看,在人群中飞快地搜索着那一个身影,看到他正朝着旁边的侧厅走过去,叶未央用力握了握手袋,加紧了步伐。

    跟着他一路到了洗手间,叶未央谨慎地看了看,只见左右没人,便飞快地闪了进去,从里面将门反锁了起来。

    一会儿功夫,厕所内传来下水的声音,叶未央深深吸了一口气,抚了抚狂跳不止的胸口,脸上职业化地露出了妩媚的笑容。

    厉云泽垂眸从里面走出来,只听耳边传来一声软糯的呼唤,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当他看到叶未央的时候,犀利的眼神突然变得狡黠而又戏谑。

    “叶大小姐果然和传闻中名副其实啊。”那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带着男性特有的低哑和性感,也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魅惑,让未央在恍惚中忽略了他说这句话的涵义。

    “哦?原来厉总这么关心我?连我的传闻都知道地一清二楚,这可让我受宠若惊呢!”女人浓密纤长的睫毛忽闪着,柔柔地笑着,狭长的凤眼微微向上挑起,带着无限的风情,活脱脱就是一只伶牙俐齿的小狐狸。

    厉云泽蹙了蹙眉头,有些不可理喻地瞪了她一眼。

    “传闻怎么说我不在乎,今天我来找厉总,是想跟厉总谈谈我们合作的事情。”叶未央轻笑了一声,轻描淡写地说道,仿佛眼前的人鄙夷的是别人,而不是她。

    “当然,中国有句古话,人至贱则无敌,可是我厉云泽有洁癖,向来不跟贱人一起合作,更何况是一个一无是处声名狼藉的人。”

    “原来厉总是怕我脏了你的名声啊。无所谓,对于我来说,名声既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钱花,厉总这么早就给我下了定论,看来一时之间我是很难翻身呢,难道厉总真的不想听听我凭什么要跟你合作吗?”叶未央的身体斜靠在洗手台上,眼眸低垂,一排长睫微微颤动着,似乎在诉说着无尽的委屈和哀怨。

    厉云泽审视着眼前的女人,尽管她昂着骄傲的头颅,尽管她脸上挂着什么都无所谓的云淡风轻,可是她的眼神里,似乎有什么让他读不懂的深意和晦暗。

    “不必了吧,我对跟女人合作不感兴趣,跟你这样的女人合作,更加不感兴趣。”

    “更何况,在我厉云泽人生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合作这两个字。”

    厉云泽走到镜子前,伸出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润湿了以后,从镜子中斜倪了叶未央一眼。

    这个女人,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话都说到这份上,她依然还能笑得如此灿烂,也真够放浪形骸了。

    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叶未央莞尔一笑,婷婷袅袅地走到门前,对厉云泽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就在门外即将露出一张惊愕的面孔时,叶未央飞快地挽住厉云泽的胳膊,嘴唇对着厉云泽的耳朵,轻声说道:“厉先生,你一定会跟我合作的,我相信这一天不会让我等太久。”

    回首粲然一笑,扫了一眼厉云泽紧蹙的眉头,叶未央的心中似乎已经拨开了云雾,顿觉阳光明媚了许多。

    从“不夜城”出来的时候,天上已经飘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似乎有好久没有在雨中散步了。

    自从爸爸过世,妈妈因病一直卧床不起后,叶未央觉得,自己的天已经塌下来了,她从来没有设想过,命运还会给她带来这样一种结局,生不如死,拼死挣扎,到头来还要像蝼蚁一般任人踩踏,卑微低贱。

    沿着那条明明暗暗的街道一直走下去,不知道路的尽头在哪里,可是今晚,她却想这样一直任性地走下去。

    虽然,生活已经不再赋予她任性的权利。

    原来爸爸在世时,所有的特权都已经被消耗殆尽了,如今,能让她直面人生的,除了债务,除了谩骂,除了妈妈的病痛和高额负债,似乎再也没有别的了。

    不知不觉中,雨越来越大了。

    她拎着手袋在雨中摇摇晃晃地走着,脚底打滑,一个踉跄将脚腕扭了一下,差点儿摔倒在地上。

    忍着钻心的疼痛将那双十二分的高跟鞋从脚上退下来,用力地朝着路边扔了出去,她裸露的美背在雨中被肆意地冲刷着,带着刺骨的寒意。

    “啊……”

    一声凄厉的叫声被突如其来的闪电淹没,女人化了浓妆的脸被雨水冲刷地宛如小丑一般,在那道耀眼的闪电后,呈现出狰狞悲怆的狼狈。

    她蹲在雨中默默地流着眼泪,身体因为悲恸而轻轻抖动着,今夜,她不想回家,不想再假装坚强去安慰病痛且无助哀怨的母亲,不想听那些讨债的砸门声和谩骂声,不想看陌生人讥讽和嘲弄的眼神……

    她在离开“不夜城”前连喝了五杯红酒,就想肆意地借酒精的麻醉来缓解一下自己疲惫麻木的神经,还好,在雨中,没人看到她哭,也没人看到她这样肆无忌惮的丑态,没有人,真好。

    她曾经也想离开这个现实而又残酷的世界,可是一想到还有妈妈需要她,于是,她咬着牙忍了下来,即便是在无数个抱头痛哭的夜晚,在看清了世态炎凉人心不古的真相后,她依然咬着牙坚强地活了下来。<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