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供应链的初步尝试

加入书签
    待李全和张林两人坐定,许振鸣微笑着拿出自己的黑色笔记本。

    他看了几眼自己记录下来的细节问题,吩咐道:“李部长、张经理!关于南安纺织集团公司和台南服装设备贸易公司发货和调试的问题,在今天的调度会上我已经说过了。现在有几条细节问题还要跟你们重申一下!”

    听完许振鸣的开场白,李全和张林两人都拿出自己的小本本,准备开始记录自己老板的命令。

    “关于南安纺织集团公司的三台设备:调试完成以后,一定要仔细检查一下我们产品的油漆外观,若有磕碰的地方,一定重新打磨、补腻子和重新喷漆。除此之外,设备接地的情况一定要检查一遍,做好检验记录!调试记录一定要请对方人员签字留档……”

    许振鸣强调的都是细节问题,售后服务技术员往往都会忽略,或者忘记去做。而这些小的细节问题,往往又能反映出这家公司对待出厂产品质量的态度!

    张林没有打折扣,全心全意的把许振鸣的吩咐都详细记录下来。他虽然有些自己的想法,却不敢当面说出来。

    李全却不一样,对许振鸣提出的问题有看法,脸上都写明了自己的态度。

    等许振鸣讲完之后,他才微笑着发言:“我们生产的是大型机械设备,在吊装过程中难免会有油漆掉落现象,用油漆刷补一下油漆不就行了,何必这么兴师动众的去做腻子、底漆、面漆等工序?”

    李全的想法和绝大部分机械设备厂家的技术人员们一样,认为自己产品的性能达到技术要求就行了,货款都已经拿到手,何必再做那些表面文章?

    在李全一旁的张林见李全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忍不住也微微点着头。他虽然没说话,却已经把自己的心声表现出来。

    看了看这两人的表情,许振鸣觉得自己的公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酝酿了一下,然后问李全和张林:“假若你刚刚买了一台大彩电,发现外壳上有一处划痕怎么办?”

    “那当然立即要商场换一台全新的!一台大彩电好千块钱,怎么能有缺陷呢?”

    李全和张林的第一反应就是让商场更换全新的彩电。若是谈不拢,他们甚至会要求退货。

    看了看他们两人的反应,许振鸣笑了。他微笑说:“客户花几百万元买我们的设备,油漆掉了,表面处理的不好看,他会怎么想?”

    “这…这?”

    李全和张林两人无言以对。他们两人找不出来好的理由来反驳许振鸣,红着脸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许振鸣的理论。

    随后,许振鸣又说道:“发往台南服装设备贸易公司的两台电脑绣花机,木箱上的唛头一定要按照组装顺序标注好。总清单目录放在第一个木箱内,每个木箱都要有清单!”

    这是他个人工作经验,主要是为了方便在客户处负责安装和调试设备的售后服务技术员。上辈子,许振鸣特别讨厌自己单位发来的货物让他猜谜语,一个箱子一个箱子的找配件。

    由己及人,许振鸣希望一鸣公司杜绝这种事情。否则,一鸣公司的产品谈不上做出口贸易。

    听完许振鸣的解释,李全和张林两人对这种细节条款非常认同。

    “这种办法比较好!一定推广,而且要永远保持下去!”

    李全把许振鸣的这条经验认真的划了几条杠杠。他认为这种方法能增加生产基地的装箱工效、现场装配和现场调试的工效。

    交代完这些小细节问题,许振鸣才吩咐李全和张林两人离去,按照他的要求安排工作,争取明天下午就把台南服装贸易公司的两台电脑绣花机打包好,发往闽南省的闽都市。

    李全等人刚刚才离去,刘阳德就微笑着敲门而入。他来到许振鸣的办公桌前汇报:“许总!按照你的要求,温瑞市乐清力泰公司的老板文峰已经来到我们公司,你现在有空接待他么?”

    文峰创办的力泰公司是专门生产精密电机的制造商,有一定的研发能力。

    这家企业是刘阳德从众多电机制造商里挑选出来的,许振鸣准备和他们合作,共同开发伺服电机这种产品。虽然难道比较大,许振鸣还是准备努力一下,把国产伺服电机开发出来。

    想到这里,许振鸣微笑着点了点头说:“我正好有空!快请文老板来我的办公室!”

    不多时,文峰随着刘阳德踏进了许振鸣的办公室。他身材不高,两条眉毛特别浓,稍稍有点驼背。此人比较拼,是自己开车来得一鸣公司,身上散发出风尘仆仆的味道。

    打量了一番年轻的文峰,许振鸣微笑着给他泡了杯绿茶,客气的寒暄:“文老板这么拼,我们一定会合作成功的!”

    “那要感谢许老板给我们小公司的机会啊!”文峰说话比较客气、很幽默,商场经验比较丰富。

    两人寒暄片刻就直接进入主题,没有像有些老板们之间谈生意那样,云山雾罩的摆龙门阵。

    这时候,许振鸣拿来三台伺服电机放到小会议桌上,指着这三台伺服电机说:“这三台伺服电机,一台是下松的,一台是芝东的,还有一台是忠益的。你们公司只要仿制出其中的一种电机,咱们的合作就能继续下去!”

    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许振鸣就开门见山的说出自己的想法。他准备让文峰从仿制外商品牌的伺服电机入手,先仿造出合格的样机,然后再开发自己公司的同类产品。

    湾湾的忠益电机厂和力东电机厂都是按照这种模式发展起来的,目前已经专注发展自己的品牌,跳出仿制他人产品的格局。

    “嗯…这恐怕还是有点难度!”

    文峰看了看小会议桌上的三台伺服电机,眉头微皱的说着话。他没有拍着胸脯夸海口,做事的风格比较谨慎。

    对于文峰这种说法,许振鸣倒是比较满意的。他最不喜欢那种还没有去做就喜欢说大话的人,对这种人他反而不放心。

    想到这里,他微笑着说:“文老板,你要愿意下狠心去开发产品,我们公司是愿意等的,不着急你什么时间能拿出合格产品!”

    听说许振鸣给自己时间来开发产品,文峰来了兴趣。他眉毛一扬,微微一笑道:“许老板,你们公司若是能接受翻新产品,我们公司就决定试一试做这种高精度的伺服电机!”

    时下,乐清的电机市场里有大量的翻新电机,这种情况许振鸣是知道的。但是,他不能接受自己产品的关键零部件是二手伺服电机,哪怕是国外名牌的也不行。

    “我们公司是不会使用二手电机的!这一点咱们不探讨!文老板,做产品一定自己做,销售二手翻新的产品就是砸自己的牌子!”

    许振鸣表情郑重的说着话,对文峰的提议不感兴趣。谈到这里,他对文峰有些失望,准备陪着他闲聊几句就起身送客了。

    文峰是做二手电机翻新起家的,商场经验很丰富。他已经感觉到许振鸣有些不高兴,对自己的观点很不以为然。

    “我大老远的开车来南安,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收获就离开?”他有些着急,准备找到许振鸣感兴趣的话题来交谈。

    想到这里,文峰苦笑着说:“许总!我们公司的电控技术非常薄弱,恐怕开发不出来伺服电机的伺服系统!要是能解决这个问题,其他方面我们是敢尝试开发的!”

    在他看来:无论是直流伺服电机,还是交流伺服电机,只要解决好永磁铁的产品质量问题,力泰公司就能拿出伺服电机的粗坯样机。

    精密传动机构这方面也好解决,外商用什么材料,加工精度达到什么级别,只要通过选材和增加精密加工机床就可以搞定。

    这些都不是事,最难得的就是伺服系统,怎么把脉冲信号转换、传递给电机线圈才比较难。他们力泰公司没有这方面的技术储备,有一种无处下手的感觉!

    说到这些技术问题,许振鸣才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态。

    他已经整理好一份详细的伺服系统图纸和代码,准备邮寄给湘南电机厂的吴斌。这些资料是他上辈子偶然所得,给国内任何一家企业都没关系,没有知识产品纠纷的。既然文峰的公司在这方面有困难,给他们公司一份资料也没问题。

    “关于伺服系统这方面,我们公司倒是可以给你公司提供技术资料!”

    想到这里,许振鸣微微一笑道。

    他还是决定广撒网多选择几家电机厂,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给力泰公司提供技术支持。万一他们能造出高精度的国产伺服电机,一鸣公司的产品供应链就安全多了。

    听到这番话,文峰顿时睁大了眼睛看着许振鸣:“许总!你们公司居然有伺服系统的图纸和代码?这种技术目前属于尖端技术,是很难研发出来的!难道你们公司也要开发伺服电机?”

    文峰很惊讶,被许振鸣说的消息给惊呆了。他没有想到,国内的企业居然有这种尖端技术。这件事简直不可思议!

    这时候,他看向许振鸣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他认为许振鸣很神秘,背景很不简单!

    看了看文峰的表情,许振鸣微笑着说:

    “呵呵…我们公司是专业智能设备集成制造商,不会生产专业性更强的伺服电机。至于伺服系统技术的来历,你不用担心。这种技术是我们公司独有的,已经答应提供给湘南电机厂!”

    他言行之意:力泰公司若是没兴趣开发伺服电机,国营大企业湘南电机也会开发这种产品的。

    听到这个如同炸雷般的消息,文峰彻底坐不住了。他干咳了几下,脸颊顿时变得通红,表情很激动。

    然后,他坐直了身体,语气郑重的保证:“许总!非常感谢你能提供这种尖端技术给我们公司。我们公司愿意花巨资来攻关伺服电机这个项目!请问一下,你们公司提供的这种尖端技术需要技术转让费么?”

    文峰的确有经验,姿态放得低,不像湘南电机厂的吴斌那样高高在上。他一开口就说到技术转让费的问题,态度很端正。

    由此看来,跟私营小企业合作也是有好处的。人家比较务实,不会用一堆奖状来打发你。

    想到这里,许振鸣微笑着摇了摇头:“技术转让费就免了!但是,将来产品实现量产以后,你们公司是要支付专利技术使用费的!才开始创业的公司都不容易,我们公司不会给你增加负担!”

    “这个办法好啊,许总!如果条件允许,我今天就可以跟你们公司签订这方面的合作协议!”

    听到了这个好消息,文峰笑容满面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许振鸣见此,点头同意文峰的提议。

    他微笑着把文峰送出办公室,后续谈判的流程准备交给刘阳德来处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