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黑烟

加入书签
    阴森死寂的烂泥地上,吊着的尸体,脚在上,脑袋下悬,更奇怪的是,尸体所穿的衣物,竟然是一套旧军阀的军装,过去了近百年岁月,破破烂烂,不过还是能看到几枚磨损的勋章。

    “老头,你的师傅,曾经是军阀?”我惊道。

    鬼遗老头没有说话,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显然是默认了我的话。

    他们当年三人前来渡鸦岭,看来是做些盗墓贼的勾当。

    吊着的尸体,并不是一具骨架,残存着一副干皱风化的皮囊,百年不灭,鬼遗老头走上前,绕着尸体三圈,脸上怒色越来越重,接下来,又是一顿狗血喷头的咒骂,老头的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他师父杀死了他心爱的女人,百年过去,怒气未消,足见他的痴情。

    在不远处,地势稍高的地方,那里有一座坟包。

    骂累了,鬼遗老头走到坟包前,一脸悲恸,老泪纵横瘫坐在坟前。

    “呜呜……”

    “呜呜……”

    ……

    没多久,这片区域刮起了莫名的冷风,风声呼号,夹杂着些离奇古怪的音符,很不正常,鬼遗老头立马起身,朝源头望去。

    更越来越猛烈,吹得人脸皮发疼,难以睁眼。

    旁边头下脚上的尸体,也被刮得晃荡作响,悬垂的那截石桩摇摇欲裂。

    “啊……”

    没见到人影,先是听到一阵凄厉喊声,居然是鬼遗老头在痛苦叫嚷,我赶紧朝坟包那边跑去,如果鬼遗老头一死,我还能活吗?

    到了坟包面前,潮湿阴冷的地面上,就见两个人在互相掐脖子翻滚,另外一个人,穿着古代盗墓贼的服饰,面相狂野,满脸刀疤,动作虽然僵硬,可是力大无穷,鬼遗老头根本不是对手。

    我捡起两块石头就冲上去,当做板砖朝那人的脑袋呼去。

    “哐!哐!”

    接连两声重音,这人的脑袋被砸出两个窟窿,可是,他如一具没有痛苦神经的死尸,并不在意,翻身一掌扫来,我连忙避退。

    “噗噗!”

    下一刻,趁着这人失神的刹那,鬼遗老头将三截钢枝贯穿了这人的额头、胸膛、腹部,顿时间,这人僵硬住了,一动不动,犹如一具雕像压塌在鬼遗老头身上。

    “快过来帮忙!”鬼遗老头撕心裂肺喊着。

    我将人拖拽开,就看到一副惨不忍睹的画面,鬼遗老头受了重伤,心脏位置的皮被撕裂,血肉模糊的左胸位置,已经能看到森森白骨。

    好在鬼遗老头已经不算是正常人了,体内并没有什么血。

    他挣扎起身,走到尸体旁边,还没有动作,尸体的嘴巴忽然张开,满口的黄牙触目惊心,散着说不出的恶臭,一股烟雾喷出,几下旋转后,在我们的注视下,朝远处黑暗区域飘去。

    “那是?”我惊骇道。

    刚才烟雾飘到远处时,冥冥中,似乎幻化成了一个人形?

    “我师父!去杀了他!”鬼遗老头愤恨说着。

    不理会地上的死尸,我搀扶着鬼遗老头追去,没多久,再次到达了那对暗红尸火,我问这堆尸火是怎么形成的?鬼遗老头却是摇头,说他也不清楚,唯一知道的,是当年凶恶无比的怪物铜人,就是从尸火中钻出,在尸火的地面下,或许是一个充斥无尽怨念的鬼坑吧!

    我们说话时,尸火种忽然有黑雾在萦绕,似牛鬼蛇神在当中乱舞的悚然画面,鬼遗老头一咬牙,说一定要上去杀了他。

    我本不想去的,可是,鬼遗老头说会帮我找到陈长生他们,也就硬着头皮上去的,过去时,我手里拽着摇铃,预防万一。

    与先前一样,人一靠近,尸火立即变色。

    妖绿的火苗一个劲往上直蹿,在距离不到十米时,火势汹汹沸腾,犹如一头横冲直撞的野牛在当中无情践踏着大地,可怕异常。

    “嘭……”

    “嘭……”

    ……

    鬼遗老头是个狠角色,咬牙切齿,一副要拼老命的表情,在幽绿尸火席卷过来时,他做了一个举火烧天的动作,掌心处,有各种虫物嗡嗡嗡怪叫的声音,同时,一只只指头大的虫物飞出,密密麻麻,能有上百只,所有虫物飞蛾扑火般冲向尸火,灼烧声不绝于耳。

    令人昏眩的肉香弥漫开来。

    没想到,还真闯出一条路,又走了几步后,我们越来越靠近尸火中心。

    周围的温度,看似热浪滚滚,其实异常冰冷。

    甚至冻得人瑟瑟发抖。

    扑来的热浪,都是能让人浑身恶寒的冷气,说不出的诡异景象。

    怪虫叫声更密集,无数虫物从鬼遗老头身上爬出,为我们阻挡尸火。

    这一刻,鬼遗老头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虫巢,看得我目瞪口呆。

    “死!”

    突然间,鬼遗老头暴喝一声,也不知他哪来的气力,将我挣脱开,往前摔倒时,大口张开,居然将那股黑雾直接吞吃了?

    倒地时,鬼遗老头笑了,大仇得报的愤慨大笑。

    可是。

    尸火中心的火,无孔不入,他那张脸一下烧得面目全非,我赶紧晃动摇铃,身后出现一个体魄强悍的鬼大汉,抡起阴锤,鬼打墙开始,三堵黑墙簇立,隔断尸火,我连忙将鬼遗老头拖出。

    离开尸火地带,鬼遗老头眼看着不能活了。

    “年轻人……将我丢入铜水池……趁……落水鬼拖走我之际……你快速潜入水底……在底部一侧有通道……从通道一直走……能见到你的朋友!”脸庞烧得支离破碎的鬼遗老头断断续续说着,我还没回话,他身子骨已经入烂泥软塌下来,再看已经断气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