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古玩大劫案

加入书签
    “对不起,不好意思。”

    一个带着白色旅行帽,脖子上挂着一个相机,穿着有些厚的灰色风衣的男子不小心跟苏晨撞在了一起,连忙丢下这么一句话。

    苏晨正想说没关系,却见这个家伙已经直接越过他朝前走去。

    恍惚间,苏晨看到此人的脸颊上有一道淡淡的疤痕。

    他也没在意,正准备继续观看古董,但是走了两边,却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疑惑的回过头,却发现刚才那个家伙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中。

    “怎么了?小晨。”沈德山有些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感觉刚才那个人有些不对。”苏晨摇摇头,说道。

    “有什么不对?”

    苏晨搅动脑汁想了想,脸上带着一丝不解:“不知道,就是一种感觉,不过我也说不好是什么,可能是气质吧。”

    沈德山点点头,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倒是苏晨,脑海中却不断浮现出方才那个跟自己撞了一下的家伙的形象。

    “到底是什么不对呢?”

    “对了,是……匪气!跟之前在大道遇到的那三个持枪匪徒一样的气息!”苏晨想到什么,心中猛然一动。

    “沈爷爷,待会可能要出事,我先带你去安全的地方!”

    苏晨环视了一圈四周,神色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嗯?出什么事?”沈德山心中一惊。

    “我也只是猜测,我还是先把您带到安全的位置,然后就去找冰冰。”苏晨说道。

    一般人要是听到他这么说,很大几率是不会相信的,毕竟这里这么多人,还有那么多的安保人员,怎么可能说出事就出事。

    沈德山一开始脑海里也是这个念头,但是当他看到苏晨那严肃的神色后,面庞上也渐渐变得有些认真起来,点了点头,丝毫不拖泥带水地说了一个好字。

    快速带着沈德山来到了会场最拐角的一个位置,有一个休息区的座椅当着,可以说是整个会场最安全的地方。

    “沈爷爷,就委屈您在这里待一会儿,我去去就来。”苏晨说道。

    “好,小心。”

    原本苏晨是打算安顿好沈德山后,一边寻找沈骆冰,一边给刘清源打个电话,让他提醒会场的安保人员提高警惕,因为他心中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

    但是很可惜,迟了!

    就在他刚刚拨通号码,刘清源的声音刚好从电话内传来的时候,五道浓浓的白色烟雾从会场各个位置冒了出来。

    只是短短的几秒钟,会场大部分位置便笼罩在了刺鼻的白色浓烟中。

    “啊!!!”

    尖叫声瞬间打破了方才还算安静的展览会场,所有人在看到这白烟的一瞬间,就知道,会场出事了。

    “不好,是高浓度烟雾弹!”

    训练有素的安保人员快速行动了起来,人员分成了六股人员,其中五股分别朝着五道浓烟升起的方向扑去,还有一股第一时间守护在了展会的中央,将那五件价值最高的古董严密保护了起来。

    恐慌迅速蔓延,在危险的恐吓下,整个会场好几百的参观人员开始四处奔逃起来,所有人都在寻找出口,但是浓烟经过这么点时间的发酵,早已经遍布整个展示区,顿时,大部分都像无头苍蝇一般乱窜,被撞倒,挤倒的参观者都不知道有多少。

    场面一片混乱。

    只有一些比较冷静的,迅速地跑到墙边或者展台脚边抱头蹲下,想要静等着混乱过去。

    “该死!”

    苏晨暗骂一声,这种情况,傻子都知道是发生了抢劫,至于抢劫目标,毫无疑问,包括自己那副画在内的五件古董乃是最佳选择。

    不过苏晨不知道这些劫匪的行事风格,如果是一群胆大包天的无法之徒,很可能会因此造成重大的伤亡,所以心里虽然着急自己的《金明池争标图》,但他依旧没有第一时间去展览区的中间位置,而是快速的寻找起沈骆冰。

    “这尼玛,这烟太大了。绝对是特制的烟雾弹!”

    苏晨如今处于边缘位置,烟雾暂时还没有弥漫过来,但是他想要看清展区内部的情况,也几乎是不可能。

    不!

    有可能!

    我还有透视眼,对,找个女的,先激活透视一下。

    苏晨心中欲哭无泪,自己这个无良的异能啊,为什么非要先对女的使用才能有效果啊,这种关键时候,不是特么的坑爹吗。

    目光不断梭巡着,苏晨很快寻找到了一个女性。

    嗯,身材不错,脸蛋也不错,紫色的,呼,还好,还好。

    苏晨松了一口气,幸好是个美女,这要是个大妈的话,不说能不能下去眼,就算能下得去眼睛,估计也得长针眼了。

    激活了透视眼后,苏晨的目光立刻开始转移到那些浓厚的白烟区域中。

    人群依旧在骚动,已经有不少人被撞倒在地,地面上甚至已经有了不少的血迹,不是劫匪弄伤的,而是参观者自己慌乱弄出来的。

    也正是因为他们的这种互相推搡拥挤,导致现场的安保人员束手束脚,迟迟不能展开最佳的应对手段。

    “都冷静,冷静!尼玛的,都是一帮傻叉吗?”不少安保人员都爆出了粗口。

    苏晨面色冷静的查看着四周,终于在靠近展示区中间,也就是那五件价值最高的古玩旁边找到了沈骆冰。

    此时,她正坐在地上,紧紧的蜷缩着微微颤抖的身躯,显然是害怕极了。

    但他没有第一时间跑过去,而是继续搜寻起了劫匪!

    一个穿着黑色短衫,脸上带着乌鸦面具,正站在自己那幅《金明池争标图》展台旁,手中戴着一套特制指虎的家伙引起了他的主意。

    他正在攻击防弹玻璃防护罩,用他戴着指虎的拳头,一拳拳的击打在同一个部位。

    苏晨脸色大变,奶奶的,居然真的在打我的画的主意。

    关键是,这个家伙就要成功了,因为在他的拳击下,那厚达三公分的防弹玻璃表面,已经出现了裂痕!

    高手!

    苏晨再也没有一丝迟疑,脚下发力,仿佛一根箭一般快速窜了出去,灵敏的闪过一个个混乱失措的群众。

    黑鸟的拳头很快,很强。

    身为即将突破至暗劲层次的强者,他附带明劲的一拳之力,可以生生打死一头牛!

    即便是防弹玻璃,也无法抵御他如此的轰击。

    吱!

    玻璃开裂声响起,黑鸟眼前一亮,只要取得这幅价值上亿的画,他们就可以立刻离开,此时人群依旧混乱,他们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咔嚓!

    玻璃的裂痕越来越大,就在下一拳就可以彻底粉碎这块防弹玻璃的时候,一道劲风猛然在黑鸟的耳边响起。

    黑鸟脸色一变,顾不得补上这最后一拳,匆忙以手肘防御。

    砰!

    仿佛两块坚硬的钢铁撞在一起,一股气浪自相击的位置朝四周扩散,吹拂起了黑鸟的头发。

    蹭蹭蹭。

    黑鸟连退三步,脸上满是惊骇。

    他的手在微微的颤抖,刚才那一下,虽然没有受伤,但是他的手,也差点有些承受不住。

    力道太大了!

    白烟依旧浓郁,黑鸟眯着眼想要看清楚袭击自己的人到底是谁,但是只能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面容处,尽被烟雾笼罩。

    “你是……”

    刚一开口,那个身影就动了,带起一股劲风,黑鸟脸色一黑,仓促应战。

    一个硕大的拳头在黑鸟的眼中浮现,随后结结实实的印在了他的脸上,附带着暗劲的拳力瞬间爆发,黑鸟如一只断翅的残鸟一般倒飞出去,种种砸在了一件古董得展台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怎么……可能!?

    黑鸟整个人都蒙了,刚才第一次交手,他断定来人的实力最多比他强半分,为何现在自己居然一招落败。

    这当然是因为苏晨第一次交手,只是试探。

    结果就是,此人比刀哥要强很多,自己必须全力出手才能瞬间制服,所以,黑鸟就悲催了。

    黑鸟已将明劲练到极致,实力不可谓不强,但是,不入暗劲,中间的差距终究太大。

    “老大!”

    这时候,不远处一个双手抱头,蹲在地上的家伙猛然窜了起来,朝着已经嘴角溢血的黑鸟跑去,苏晨看去,正是之前撞到自己的那个脸上有道疤痕的男人,只不过他现在穿的,已经不再是灰色风衣,而是一件极为普通的蓝色T恤。

    下一秒,这个家伙从背后掏出一把手枪,朝着苏晨抬手便射。

    苏晨脸色一变,急忙躲到一边,枪声紧跟着响起。

    枪声一响,整个会场的恐慌气息更加浓重起来,无数的尖叫声仿佛要掀翻屋顶。

    不好!

    苏晨暗骂自己太过冲动。

    这帮家伙既然能拿到特制烟雾弹,必然可以弄到枪,现在这里人太多,一把枪的威力,比一个高手的威力要打得多。

    尤其是,开了枪,局面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那些安保人员,第一时间拿出枪,朝着站起来的刀疤男射击起来。

    枪声四作,乱成一团!

    “全都给我趴下!”苏晨大声喊道,声音一时间笼罩整个会场。

    所有人这次听话了,全部趴在了地上,抛开那些已经跑到出口的,如今会场内还有将近百人左右。

    苏晨第一时间来到沈骆冰的身边,手刚碰到她,就引起沈骆冰身子剧烈的抖动,差点大汉出声。

    “冰冰,是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沈骆冰当即露出希冀的目光望向了自己身后,苏晨那张坚毅的脸庞出现在她的眼底。

    “苏晨,你来救我了。”沈骆冰大喜。

    “嗯,别急,我先带你离开这里。”苏晨直接搂过沈骆冰的肩膀,也不管她愿不愿意,直接拉着她趁着浓烟还在的时候快速朝沈德山跑去。

    此时的沈骆冰身子都软的,只能任由苏晨拉着。

    整个会场占地范围不小,尽管现在已经没有人拦路了,但还是耗费了不少时间。

    “沈爷爷,你跟冰冰赶紧从门口出去,这里接下来会变得很危险。”将沈骆冰送到沈德山手上后,苏晨吩咐道。

    “那你呢?”沈骆冰紧张的问道。

    “我还有点事。”苏晨咧嘴一笑,转身朝展示厅而去。

    此时,烟雾弹的效果正在缓缓散去。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