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背第后捅刀

加入书签
    因为计划生育的缘故,大院里欺负紧张,每每有干部来的时候,总会从一些人家传出来哭声。

    有些夫妻之前常年两地分居,都三十多岁了才只有一个孩子,还容易结束两地分居的日子,能生了又不让生了。

    有些还是已经怀上了不让生,心里这一关就过不去。

    还好还只是劝说,劝说不成也不会强制拉去做手术。

    唯一的杀手锏就是不给安排工作啊!影响男人晋升啊!扣津贴啊!

    咬着牙扛住的就扛住了。

    何小西是半夜发动的,送到卫生所就生了。

    估计陆拥军同志要失望了,依旧是个秃小子。

    睡了一觉醒来的何小西看着床里头邹巴巴的红皮小毛头,幸灾乐祸的笑了。

    周阿姨来给她帮忙,见她醒了就看着陆小四笑,也笑道:“刚出生都这样,过两天就好了。”

    何小西却知道,过几天也好不了,除非塞回去重新生一个,否则变不成小棉袄。

    何小西自己对于生男生女没有执念,他们家糖球性格强势了一些,跟大院里的孩子打架厉害了些,不符合小棉袄的预期,毕竟本质上还是小棉袄不是。

    就她爹她几个舅舅那样土匪的性子,再生十个也难培养成慢声细语循规蹈矩的大家闺秀。

    练小号什么的都是镜花水月。

    何小西把陆拥军执意想再生个女儿养得乖乖的想法当成笑话说给周阿姨她们听,把大家逗得前仰后合。

    大院里还想养个乖乖的女儿?做梦比较快。不养成女土匪就偷着乐吧您嘞!

    儿子吊起来打,是大院里三天两头就要上演一回的戏码,闺女被追娘着打,围着大院跑老娘追都追不上也经常上演。

    周阿姨的厨艺经过何小西手把手的教导,水平直线上升,今日何小西就成了直接受益者。

    “特意给你炖的肘子,吃点。”

    何小西尝了尝,味道真不错。给产妇吃的清淡口味,能做出这种水平就挺好了。

    主席逝世这日,人们通过电波听闻的噩耗。

    何小西的产假还没有休完,悼念仪式她没能参加。

    唐雅君去上班之前来看了她一眼,何小西一看她身上水红的上衣,脸都黑了。

    把她拽进屋里:“你们家老杨不在家你就可劲作吧!”

    打开自己的衣柜找了一件灰色上衣给她换上。

    “今天什么日子你不知道啊?这样的衣裳能穿吗?”把衣服递给她:“赶紧的换上,还等着我伺候你怎么地?”

    “你别看我,看我我不好意思换了。”

    跟这种粗枝大叶的人真没法生气。

    中午回来,又跑到何小西这儿。

    “多亏你让我换了衣服,那一个,穿了件碎红花的衣裳,还迟到了,让给训了一通。”

    说着指了指李月华家的方向。

    何小西并不同情她,就是普通会议,也得守时,这样严肃的场合还这样自由散漫,以为是家里炕头呐!

    不过何小西并不是看笑话落井下石的性子,听过就过了。

    等她出了月子,买了礼物送了她月子里帮忙的几位军嫂。

    她家新添了孩子,又有

    --0---0---小--说---00xs.cc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月子中结下的情意,大家经常借着来看小四到他们家串门。

    何小西把老家寄来的红薯条拿出来给大家吃。

    “郑营长这回估计得走了。”一位军嫂说。

    何小西心说:没到退伍的时间呐!

    以为是上次悼念活动李月华迟到的事引发的后续,“这么严重啊?”

    “可不是嘛,他们家的孩子也太无法无天了。”

    何小西不去上班,也不喜欢串门,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另一位军嫂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问道:“方发生什么事了?”

    唐雅君知道,“嗨,就是学校里忆苦思甜,他们家二小子不积极参加,还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

    “我知道,他们家二小子说‘里头鬼哭狼嚎的,咱们别进去’,被人检举揭发了。”

    大家反倒更好奇这个检举揭发的人。

    能一起玩又能说这种私密性高的话的,关系肯定很好。

    “还能有谁?跑不了那几个烧她家缝纫机的那几个。”

    何小西:“这群坑爹货。”

    “哪是坑爹啊?他们家这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陆拥军回来,何小西跟他说起这个话题。

    “是真的,处理意见已经出来了。”

    “谁报告的他啊?”

    “这种危险思想的人,应该报告,是吴营长家的儿子。”陆拥军瞥了一眼糖豆说道。

    孩子在跟前,说话得注意啊!

    万一有个坑爹的傻玩意,几十年白奋斗了。

    糖豆也不傻,瞥他爹一眼,低头喝着稀饭。

    何小西拍陆拥军一巴掌:“别听你爹的,那俩都是少脑子玩意,都不对,那种思想境界低的话就不能说,另一个看着是思想进步,可是以后谁还敢跟他交往啊?肯定都怕他背后捅刀。”

    陆拥军回来,何小西跟他说起这个话题。

    “是真的,处理意见已经出来了。”

    “谁报告的他啊?”

    “这种危险思想的人,应该报告,是吴营长家的儿子。”陆拥军瞥了一眼糖豆说道。

    孩子在跟前,说话得注意啊!

    万一有个坑爹的傻玩意,几十年白奋斗了。

    糖豆也不傻,瞥他爹一眼,低头喝着稀饭。

    何小西拍陆拥军一巴掌:“别听你爹的,那俩都是少脑子玩意,都不对,那种思想境界低的话就不能说,另一个看着是思想进步,可是以后谁还敢跟他交往啊?肯定都怕他背后捅刀。”

    陆拥军回来,何小西跟他说起这个话题。

    “是真的,处理意见已经出来了。”

    “谁报告的他啊?”

    “这种危险思想的人,应该报告,是吴营长家的儿子。”陆拥军瞥了一眼糖豆说道。

    孩子在跟前,说话得注意啊!

    万一有个坑爹的傻玩意,几十年白奋斗了。

    糖豆也不傻,瞥他爹一眼,低头喝着稀饭。

    何小西拍陆拥军一巴掌:“别听你爹的,那俩都是少脑子玩意,都不对,那种思想境界低的话就不能说,另一个看着是思想进步,可是以后谁还敢跟他交往啊?肯定都怕他背后捅刀。” 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