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一二三木头人

加入书签
    原来自己才是不正常那个人,自己的家庭才是特殊家庭,塞亚斯终于从徳酷与菲欧娜的争吵中悟了。

    乌托邦的一般家庭,男主人与女主人的财产是各自分开管理的,父母有提供孩子基本生存需要的社会义务,但是零花钱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

    血神欧斯在上,四海作为他的神眷之地,是不养废物的。

    即使是徳酷,从小到大也没有从他爹那里拿到过一个子儿。

    当然,别误会,权贵和平民是不一样的,此乌托邦非彼乌托邦,别当真了,人人平等是不可能平等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平等的。

    比如现在的情况。

    赛亚德尔塔和德意志给了自己的孩子充足的人手。

    你看,没直接给钱吧。

    菲欧娜那些仆从本来就是她买的,甚至不属于她的父亲。

    因为菲欧娜买仆从的钱是继承自她母亲的遗产,啊哈先生在享受这些仆从服务的时候反而要给女儿服务费用。

    虽然大家都知道啊哈先生是在搞他二婚老婆,给亲女儿谋福利,但是你看,没给零花钱对吧。

    自食其力才是四海地区的主流社会思潮。

    对此塞亚斯只能保持沉默。

    他的父母也没有给过他钱,因为他根本用不上钱,都不需要塞亚斯向塞爹撒娇,塞妈主动就把最时尚的最潮流的好东西送到了塞亚斯面前。

    你看,没给钱吧。

    唉呀,和铁哥们儿青梅竹马什么的一比我就是个鶸呀,完全不敢接话怎么办,在线等,急!

    徳酷没有猜错,菲欧娜不假公济私她就不是菲欧娜了。

    在伏击发生之前,菲欧娜的仆人占总人数只有五分之一,而且基本是没有带装备的,连杂牌军都算不上,根本就是民夫级别的运输工具。

    在伏击发生后,菲欧娜的仆人占了总人数的三分之一。

    砍伐树木可是下死力气的体力活,但同时也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技术活儿。

    菲欧娜除了人手,其他的根本啥都没有,说直白点就是个大混子。

    在路上,徳酷把这些和塞亚斯大致讲了一下,塞亚斯以为菲欧娜大概会要求三个人平分产出。

    然而到了采伐场,塞亚斯才知道自己的天真是何等的无知与缺乏想象力。

    这妞儿根本不贪那点小便宜,她不仅不提对于木材的所有权归属与分配问题,甚至都没有让自己的仆人参与伐木作业。

    我们不是木材的生产者,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

    菲欧娜直接让自己的人把今天早上采伐的第一批原木运走了,并且是运去了塞亚斯家里。

    多么纯真的姐儿啊,为了嫁给塞亚斯是如此的委屈自己。

    “FNNDP!女人,你的贪婪令我震惊,光吃好处不担风险,你会玩儿!”

    徳酷咬牙切齿的声音令塞亚斯不由担心他会打女人。

    “你怎么能这样诋毁我?”

    菲欧娜对于徳酷的无能狂怒毫不在意,甚至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塞亚斯一开始完全不理解发生了什么,然而在徳酷与菲欧娜的互骂中,他明白了。

    菲欧娜根本没想从木材上赚钱,因为她的身份地位根本不足以支撑她去趟这趟浑水。

    她是准备从徳酷与塞亚斯身上搂钱。

    就和地球时代阿美利坚的淘金热一样,真正赚到钱的不是那些淘金者矿工,而是卖鹤嘴锄以及啤酒的家伙。

    携带了大量专业装备和武器的徳酷与塞亚斯一伙儿人,运输工具和生活用品自然就带的少。

    尤其是食物和饮水。

    先于城邦的砍伐活动不会持续太久,顶多两天到三天的时间。

    塞爹放任儿子与徳酷来,完全不是说指望多砍个三五棵树什么的,作为乌托邦的顶级权贵之一,塞爹有太多办法去截胡其他人的利益,德意志大叔与赫鲁巴乔夫也是同样的想法。

    所以布尔中乔亚才会派出那么弱的一支队伍。

    因为那根本就是一支勘探队。

    同样的,塞亚斯与徳酷带来的队伍里也有这样的勘探人才。

    信息才是当下最有价值的玩意儿。

    这么大片树林,即使乌托邦全力发作,也需要三个月甚至半年才能搞定。

    徳酷与塞亚斯这人人手,在城邦的力量面前,就是玩儿而已。

    菲欧娜显然比塞亚斯先明白这一点。

    所以她让自己所有的仆人带着今天早上的收获走了。

    带走的不仅是木材,还有关于这片树林第一手的消息。

    啊哈先生虽然快死了,不过谁又不是行走在前往死亡的路上一样。

    将消息转手卖给自己的爹,菲欧娜这一趟就不算白来,而且当她的人手返回时,必然带来更多的生活用品。

    她不会跟塞亚斯以及徳酷谈钱的,她会直接和自己认定的公公赛亚德尔塔谈。

    徳酷想搞零花钱,不会蠢到抬着木头去市场叫卖那么蠢,他要套现,就离不开自己老爹和塞亚斯的爹。

    否则出货都是难题。

    很显然,菲欧娜做的比徳酷还绝,正因为她放弃了关于木材这方面的收益,反而能立场明确的赚钱服务费。

    塞亚斯虽然吃了亏,但是因为他手里根本不过钱,所以完全没有感觉。

    然而徳酷确实欲哭无泪。

    都是地主家的孩子,谁没有点余粮一样,现在吃个饭都得吃菲欧娜家的,还得付钱……

    阿斯,你可害苦我了。

    菲欧娜见徳酷哭丧个脸,忍不住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然后微微看了看塞亚斯,赶快换成了矜持的羞涩模样。

    然而塞亚斯只是觉得有趣,完全没有心动的感觉。

    姐们儿,你刚坑了阿酷,转脸朝我卖弄纯真,到底是我傻还是你蠢。

    各怀心思的少年少女们吵吵闹闹中,大半个白天就这么过去了。

    当菲欧娜的仆人们在日落之前带着补给品返回时,却发现营地的氛围不一样了。

    “闭嘴,放下东西,自己找武器防身去。”

    菲欧娜叱喝完家仆,忧心忡忡的看着徳酷并且询问。

    “今晚会来吗?不行我们先走吧。”

    “阿斯你怎么看?”

    徳酷没有理会菲欧娜,转而询问塞亚斯。

    “你说呢?”

    塞亚斯同样没有理会徳酷,同样扭头询问自家的老奴。

    “老朽不会干扰少爷做出决定,但是老朽一定会死在少爷前面。”

    塞亚斯感动之余也忍不住吐槽然并卵。

    “反正已经派人通知我爹了,大家趁着日落前做好准备工作吧,派几个人去回家的方向修个小点的营地,至少出问题了把火点起来,不然黑漆漆的连往哪儿跑都不知道。”

    塞亚斯的主意虽然中规中矩,但是徳酷的心乱了,也补充不了更多。

    菲欧娜的家仆们在茫然无措中询问营地中其他人发生了什么事。

    才明白过来今天下午,树林突然经历了一**长,估计是有树妖成精了……

    既然少爷小姐们心存贪欲,那么当家仆的也只能跟着冒险咯。

    来源于未知的不安笼罩了整个营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