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击毙狠人护道者

加入书签
    这一声吼,滚滚如雷,吼动山河,振聋发聩!

    在场之人,没有一个人不识得这个声音。

    这声音,乃是狠人一脉护道者的声音。

    正是因为有这一位无上的存在,压迫得太玄门不得不交出华云飞成为摇光圣子鼎炉。

    万年前,青帝成就大道,天地大变不适合修行,能修成圣主境界,都难能可贵。

    然而,狠人护道者,修为远远超过圣主境界,到达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大圣境界。

    他是整个北斗的绝对强者,亦是狠人一脉护道者,手捏日月摘星辰不在话下,拥有无边的神通与伟力,行事低调却无所忌惮,乃是摇光圣子绝对的护身符。

    顾北第一次感觉到了头皮发麻!

    虽然他早早预料到了这个家伙会出手,但是绝对没有想到会如此恐怖。

    大圣之威,竟然恐怖如斯!

    此刻,他距离融和摇光圣子身躯,仅仅只差一步。

    可是,在那一声吼响起之后,再无法与摇光圣子共生,那是一股秘力,在摇光圣子的生命之轮绽放,似乎在引发摇光圣子重新复苏神志。

    顾北惊骇,这摇光圣子被自己轰烂了半个脑袋,竟然还是被狠人护道者重新唤醒,这得是如何的神通啊。

    那令人灵魂颤栗的气息,在疯狂接近。

    顾北接管了摇光圣子百分之九十的身躯,能够感受到,另外一个不灭天功的修行者,在急速接近。

    他的气息,强大的好似一片星空,融汇了不知道多少本源力量。

    这个家伙,绝对吞噬过其他人。

    顾北心中在冷笑,不愧是大圣,不愧是狠人护道者。

    他能有今天的强大,恐怕也是靠不灭天功的神奇才能修行出来吧。

    狠人护道者身形已至,他老者形象,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道人衣袍,看似与世无争,遨游世间之外。

    可他脸上的一丝狰狞,却暴露了阴鹜的本质。

    他一到场,在场所有人,全部被彻彻底底的压制。

    别说什么太玄长老诸多名宿,就算是太玄掌教乃至摇光圣主,都忍不住低下头颅。

    甚至,太玄掌教的额头上,有豆大的汗珠低落,压力十分巨大。

    摇光圣子在太玄遭遇如此事情,他难辞其咎。

    狠人护道者现在没工夫理会太玄掌教,他只是狠狠地刮了一眼,便收回了眼神。

    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解决摇光圣子的问题。

    他一步步走进摇光圣子的躯体,每一步都仿佛踏在众人的心弦之中,每一步都沉着无比。

    他眼神阴寒如冰,一边走一边说道,“孽畜,我劝你赶紧出来,不然等我将你抓出来,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得不说,狠人护道者,带给顾北的压力,是前所有为有的。

    即使现在的一切全部在顾北的预料之中,顾北还是心弦紧绷,如大猫弓起身子,宛如遭遇了极大的震慑。

    有强者守护的宿主,可不是那么好寄生的。

    当初去往斗破苍穹世界,顾北的第一目标,其实不是萧炎而是萧薰儿,但是想到萧薰儿身边的古族强者,没有敢动手。

    这一次,顾北敢对摇光圣子出手,也是因为有着底牌——狠人戒指。

    没错,早在最开始的时候,顾北就知道,自己要面对的不是护孙心切的太玄掌教,也不是圣光圣主,而是这位狠人护道者。

    遮天世界,大圣强吗?

    很强,可以守护一族,可以保佑圣地,更可以成为大帝传承的护道者。

    打爆一个星球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就算大圣如此强大又如何呢?就能阻止自己抢夺摇光圣子的身躯?

    顾北心中发狠,要阻止他,就必须做出付出生命的代价!

    他既然选择动用杀手锏,就没有打算玩小的。

    杀一族掌教,杀圣地圣主,那也太小瞧他顾某人了。

    他要杀的,是狠人护道者!是一位大圣!

    这件事情如果成功,整个北斗都会哗然,因为这种事情真的太过骇人,这个末法年代里,圣人都少见,更何况大圣。

    而大圣身死,更是匪夷所思。

    顾北看着包裹之中,静静躺着狠人戒指,这是一枚残破的至宝,大概只能动用一次,却威力惊人,足以弑神。

    狠人护道者一步步地接近了顾北。

    顾北便死死盯着狠人护道者的每一步,他亲眼看着,狠人护道者距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一直近到了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距离。

    顾北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就是这个时候,他从物品栏取出了狠人戒指,然后毅然决然地发动了这枚戒指。

    只听得‘咔嚓’一声,戒指裂了开来。

    这一刻,仿佛天地都寂静了下来,一股无上的帝威从那刻着鬼面的戒指中悍然而出,似仙王临九天,冠绝而下!

    整个北斗星域,都颤抖了!

    多少圣地帝兵内神灵苏醒,散发帝威,以为有大敌来临。

    七大禁地的禁地之主,眼神射出一道神光,目的直指太玄星峰,面色忌惮不已。

    更有那荒古深渊的女子,朝着太玄望去,眼角滑落泪水。

    狠人护道者,那位大圣,此刻身形已然被这帝威扭曲,全身经脉被寸寸爆裂,几个修行的秘境更是瓦解成碎片。

    他痛苦地嘶吼,“这怎么可能?狠人大帝禁器,为什么!”

    一尊大圣,在帝器面前,根本不够看。

    如螳臂当车,如大海中一叶扁舟,无法反抗,只能等待命运的审判。

    狠人护道者惨笑,“不成大帝,终为蝼蚁,我败的不冤。”

    顾北占据摇光圣子的身躯,半个头颅,狰狞异常,他手持一枚裂开的戒指。

    戒指上有一个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鬼脸面具。

    散发着帝威,每一缕帝威,都足以打爆一个星球,轰击一块大陆,让无数生灵死亡。

    正是这无上的帝威,以通天一样的手段,不停地消去狠人护道者的生命能量。

    狠人护道者身躯不停地衰老,皮肤失去了光泽,粗糙不堪。

    面对狠人大帝的帝器,狠人护道者没有一点办法,他完全地被压制了,如果是其他大帝的帝器,他或许还有一个逃命的机会。

    顾北凭借狠人帝器,不仅仅要震死护道者,也用这帝器,抹除了摇光圣子体内残留的神念。

    终于,顾北和摇光圣子身躯的共生,不再被阻碍,顺利进行了,从百分之九十到达了百分之百的程度。

    当lv5不灭天功出现在顾北技能栏的时候,顾北将目光放在了狠人护道者的身上,他邪恶一笑。

    听说,大圣的本源,强大无比。

    不知道是真是假。<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