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齐国灭宋,秦王索玉

加入书签
    赵何自认为并不是一个心胸很狭隘、完全听不进异议的君王。

    赵何很多时候愿意去听取反对的意见,所谓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就是如此,李世民的身边也得有个魏征呢。

    但问题在于,李世民能容忍魏征的批评并且采纳,是因为李世民知道魏征的批评不是为了个人的政治利益,而是为了唐帝国的国家利益。

    赵何的立场其实是和李世民完全相同的。

    你为了赵国好,那你可以和寡人争论、商议,这都没问题。

    就好像大将军牛翦那样,几次反对寡人,但寡人知道他是为了赵国好,所以寡人可以忍。

    但像楼缓、信期这样,明显不是为了赵国好而是冲着借机重伤寡人来的,那寡人就不能忍了。

    今天主父已经做出了裁决,削爵罚俸,传出去也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惩罚了。

    但是,赵何觉得这还不够。

    走着瞧吧!

    赵何目光之中,一丝寒意闪过。

    等到下次你们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之时,寡人正好把你们给一锅端了!

    ……

    这一次的事件传出之后,赵何原本的诸多光环又多了一项——神医大王!

    对此,赵何也算是习惯了。

    人太优秀,想要低调,也难啊。

    这一天,赵何面带笑容,从太后宫中走出。

    自从那一日之后,太后的病情在人参的进补下,逐步好转,现在已经能够坐起来了。

    突然,老医正出现在赵何面前,对着赵何躬身行礼:“老臣见过大王。”

    赵何看着老医正,脸上闪过一丝无奈:“怎么又是你?”

    这几次赵何来探望太后,总能够遇到老医正,这要是说巧合,谁信啊?

    老医正脸上堆起讨好笑意:“大王,老臣只是想要请大王指点一下老臣的医术……”

    赵何不耐烦的打断了老医正:“寡人都说了,寡人不懂医术!”

    老医正小心翼翼的说道:“老臣也知道大王国事繁忙,只要大王有时间来指点一下老臣等就行了。毕竟老臣将来还要为主父和太后诊治……”

    赵何叹了一口气,道:“好了,等过几天寡人有空写出来,让人送到宮医所去吧。”

    老医正大喜过望,道:“多谢大王,那老臣就告退了。”

    看着老医正离去的背影,赵何也有些无语。

    医术医理赵何是不会的,不过后世那些人人皆知的卫生护理常识倒是可以写出来,什么清洁感染消毒这些,赵何虽然也不是全懂,但正好让老医正慢慢研究去,省得天天跑到眼前来,也是有点烦的。

    时间一天天过去,不知不觉间,春夏两季嗖一下就过了。

    又一次的廷议展开了。

    大将军牛翦站在地图旁边侃侃而谈,为众人介绍如今的具体战况。

    在赵齐河间战场方面,韩徐为率领赵军和达子爆发了几次小规模战争,双方互有胜负,相持不下。

    在此期间,韩徐为的副将乐乘率领一支偏师在齐国河间地之中四处奔袭,沿路不断的摧毁和损坏齐国村庄、稻田以及城邑,让齐国人不胜其烦。

    齐军主将达子派出军队去迎击乐乘,却反而被乐乘反客为主,在距离主战场大约五十里地的一处山谷之中打了齐军一个埋伏,歼灭并俘虏了五千多齐军,取得了一场赵国开战以来最大的胜利。

    乐乘由此也算是打响了自己的开门红,正式迈入了自己成为名将的第一步。

    秦楚两国方面,司马错率领大军进入黔中,几个月的对峙之后终于找到机会,在茹溪北岸一战击败了楚国大将庄蹻率领的楚军。

    庄蹻打了败仗之后,回归楚国中原郢都的路被切断,于是庄蹻为了避开秦军兵锋,被迫率领残部朝着西南方的滇地而去。

    赵何听到这条消息的时候,脸色微微一动。

    如果赵何没有记错的话,庄蹻接下来将会征服滇地,将这片目前尚且属于西南夷族的土地第一次纳入华夏文明的统治范围。

    在宛城方面,白起受困于手中兵力不多,虽然接连打了几场胜仗,但是依旧无法突破楚魏韩三国联军的防线。

    在庄蹻战败之后,韩魏两国见势不妙直接撤军,楚王无奈之下只能够向秦国求和。

    秦王和楚王在宛城相会,楚国被迫承认了秦国对宛城、黔中等地的占领,同时把东汉中上庸之地割让给了秦国。

    秦国伐楚之战,取得了十分辉煌的胜利。

    与此同时,齐国伐宋之战同样也有了新进展。

    在触子的指挥和多日围攻下,齐军在五天前攻入了宋国都城,抓住并杀死了宋国的末代国君宋康王。

    宋国正式宣告灭亡,所有版图尽归齐国所有。

    赵何听到这里,眉头皱起,道:“既然如此,那就让韩徐为撤军吧。”

    原本让韩徐为出兵也就是为了牵制齐国灭宋,现在宋国已经灭亡,也就没有牵制的必要了。

    韩徐为的牵制并不是没有起到作用,由于忌惮赵国加大干涉力度,齐王屡次下令催促触子加快进度,触子不得不严令三军疯狂攻城,让齐军在伐宋之战中额外付出了大量的死伤。

    听到宋国被灭之后,大殿之中的气氛不免有些紧张。

    肥义忧心忡忡的说道:“大王,如今齐国吞并宋国,其势之强当世无人可及。大赵就在齐国西边,随时都有可能被齐国征伐,这该如何是好?”

    赵何笑了起来:“无妨。寡人早就已经说过了,齐国看似声势浩大,但实际上只不过是一只外强中干的纸老虎罢了。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如今齐国为天下诸侯所忌,齐国之亡,就在眼前了!”

    一直以来所等待的,不就是这一刻吗?

    接下来,只需要说服秦王出兵,再等待着一切顺理成章的发生就行了。

    就在此时,繆贤突然走了进来,禀报道:“大王,秦国使者刚刚到了邯郸,说有要事求见!”

    赵何愣了一下,心道还真是想谁谁来啊,当即笑道:“那就召秦使入宫吧。”

    一个多时辰之后,秦国使者来到了赵何的面前,恭恭敬敬的参见了赵何,递上了一封有秦王亲笔写就的国书。

    赵何看着这封国书,神情慢慢变得玩味起来。

    上面有一段话是这么说的。

    “听闻赵王自楚得一稀世宝玉,名唤和氏璧。寡人素来爱玉,愿以上郡十五城邑换取和氏璧,不知赵王可否忍痛割爱?”<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