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偷梁换柱

加入书签
    不管怎么说,在今天这场乱局中,孟尝君和手下被耍得团团转,围着临淄城逛了一圈,神气尽失,不可能是赢家。

    这桩丑事,绝不能让外界知道,否则,孟尝君的一世英名尽毁。

    至于杨峥,已经离开垂云楼,他算是赢家么?

    尘埃尚未落定,胜负或未可知。

    冯谖带数人返回隔壁房间。此时,房内毒气消散,毒蛇的黑血仍溅在地上,看起来很是恶心。

    看见那几袋刀币仍在地上,冯谖松了口气,“好在这五千万没丢,四位少爷虽生死未卜,也总算回到咱们身边。不管怎么说,没让那个幕后主谋得逞就好。”

    言外之意是,他们小输,杨峥也没赢。

    一人看向桌面,发现那两个木盒不翼而飞,失声惊呼道:“先生,那两件法宝没了!肯定是吴金荣趁刚才毒雾弥漫,将它们掠走了!那个主谋坐收渔利,岂非……”

    他猜到真相,迅速回隔壁搜查吴金荣的尸体,没能发现木盒。

    他慌忙跑回来,恐惧之情溢于言表,“完了!那人杀死吴金荣后,果然顺手将宝物抢走,捡了个现成的!那可是重宝,主人回来后,咱们该如何交代?”

    孟尝君临走前,下达的是死命令,一旦出现闪失,要他们以死谢罪。而现在,焚天印和还天珠丢失,就意味着他们没能完成任务。

    听到这话,其他人都脸色苍白,以为死期将至,然而,冯谖云淡风轻,从容地坐下来,眉眼间流露出得意之情。

    “放心吧,宝物没丢。”

    众人一怔,看向空荡荡的桌子,“这……”

    冯谖微笑说道:“木盒里那两件是假的。出门之前,我向主人献计,先用两件别的法宝冒充,看吴金荣能不能看出真伪。如果被他识破,主人再拿出实物也不迟。”

    听说过焚天印的人,未必见过焚天印原物。它被收藏在孟尝君府里,外人无从得知,它究竟长什么样,因此,孟尝君以假乱真,先用假的蒙骗杨峥。

    杨峥煞费苦心,才抢到焚天印,没想到,它居然是假的!

    “你们也不想想,这两件重宝为何没装进纳戒里?五千万刀币,重量太沉,纳戒的狭小空间装不下,放在外面还好理解,两件法宝总共就那么大,装进纳戒里岂非更安全?”

    众人闻言,豁然开朗。

    法宝的体积很小,便于携带,只要孟尝君将它装进纳戒,带在手上,就十分稳妥,任凭杨峥有千般妙计,又如何跟一代大宗师掰手腕,拿到纳戒?

    孟尝君敢把它放在明面上,似乎粗心大意,原来并不怕被抢。

    如此说来,杨峥也不是赢家。

    冯谖抬头看着屋顶,说道:“楼上那座雷阵已经被我破掉,田洲少爷没有大碍,而田渭少爷,虽然肢体残废,总好过丧命。我现在担心的,还是主人那里。”

    根据杨峥的说法,他给田济和田渊下毒,两人都已性命垂危,孟尝君只能立即折损道行,帮儿子压制毒素。除此之外,杨峥若还有别的布置,那就麻烦了。

    ……

    ……

    现在,让我们把时间稍稍倒回。

    杨峥走出传送阵,一剑杀死吴金荣后,立即跳窗而出,落到楼外的大街上,然后冲进前方那片街巷里。

    他心情亢奋,攥紧袖口,确认那两件法宝已落入其中。此时的他,还不知道焚天印是假的,冯谖献偷梁换柱之计,让孟尝君留了一手。

    他更没能察觉,在大街的尽头,孟尝君正火速赶来,已然发现他的行踪。

    他按照既定路线,闪进某条巷内的某家酒楼。

    如何全身而退,是他计划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因此,他早就物色好这家酒楼,让田甜帮忙开了一个雅间。

    此时,田甜坐在雅间内,正有说有笑,替一名中年男子倒茶。

    “请孙将军稍候,您也清楚,杨峥最近受过伤,行动有所不便,还得在家按时喝完汤药,才能前来陪您吃酒。”

    她宴请的不是别人,正是技击营统领孙殿雄。

    孙殿雄坐在上首,受宠若惊,笑呵呵地道:“劳烦田大小姐亲自倒茶,真是折煞我了。杨峥小兄弟的事,我已经听说,以一敌百,还能大胜,堪称绝世天才!”

    田甜赔笑道:“我们来临淄城后,承蒙将军多次关照,感激不尽。上次半夜去拜访您,有失礼数,杨峥说,病好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宴请您。”

    回忆起来,在冬试当天,孙殿雄就曾派人下帖,请杨峥过府宴饮,当时杨峥有些劳累,推辞说改天回请。没想到,当天夜里,他就遭姜凛音刺杀,住到荀子那里疗伤,把请客一事给耽误了。

    再后来,杨峥找孙殿雄帮忙,翻查农家的旧档,得知关于焚天印的秘密,有了后来一系列的行动。

    他在百人战中诈伤,是发生在五天前。五天之后,他伤势好转,邀孙殿雄私下一聚,表达对翻查档案之事的谢意,这是人之常情。

    孙殿雄耿直豪爽,正色道:“你俩太客气了,还是把我当外人。我早就说过,杨峥救了我儿子的命,就是我们孙家的恩人,我若能帮到你们,都是应该的,还说什么谢不谢的!”

    田甜报之一笑,心道,按照先前的约定,现在应该已经搞定了,怎么还不见杨峥赶来?难道是出了意外?

    她正担心杨峥的安危,这时,杨峥推门而入,朝孙殿雄拱手赔罪,“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身体抱恙,路上走得慢,还请将军海涵。”

    孙殿雄还礼,“我刚才还说,你们跟我太见外了。想请我喝酒,这还不简单,只需派人来叫一声就行,我一定登门拜访。不过话说回来,你小子挺会挑地方,这家馆子的酒真是一绝!”

    杨峥笑着落座。

    他当然会挑地方,这里离孙府很近,等于是在孙殿雄眼皮底下。他跟孟尝君谈判,万一发生意外,可以迅速向孙殿雄求助。田甜提前在此设宴,就是为了帮他留退路。

    现在,他跟技击营统领坐在一起喝酒,就算孟尝君本人闯进来,也得掂量掂量,该不该撕破脸皮,大闹一场。<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