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一雪前耻

加入书签
    清雅轩,听名字就知道,不是招待普通客人的那种客栈,而是专为达官显贵开设的高档次雅舍,由于消费水平极高,这里的客人肯定不会络绎不绝,像闹市一样人多眼杂。

    这里的环境,用两个字足以形容,清雅。

    杨峥看中的就是清雅这一点,不会被人撞破。他背着被点住穴道的田济,来到清雅轩,迅速走进田甜派人提前开好的房间。

    大堂的店伙计见他低着头,又背着个人,有些好奇,曾主动上前搭讪。好在杨峥早有准备,将田济的头发弄散,谎称自家少爷喝多了,轻松应付过去。

    走进房间后,他将田济绑在椅子上,威胁道:“等我解开你的穴道后,你敢大喊大叫的话,后果会怎样,你应该想得出来。我只谋财,你若企图挣脱,那我就只好害命了。”

    田济不是傻子,先前杨峥留下话,让孟尝君准备五千万赎人,当时他便猜到,杨峥并没有杀他的想法。因此,他飞快地朝杨峥眨眼,示意自己绝不会做傻事。

    杨峥抬手,只解开田济的哑穴。

    田济长吐一口浊气,憋了这么久,总算能说话了。他盯着眼前这副熟悉的面容,惊惧交加。

    “杨兄,咱们当初的确发生一点小误会,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你。前些天我还跟在考虑,该挑个合适的机会找你赔罪,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就见面了。”

    他强挤出笑容,比哭还难看。

    杨峥搬过一把椅子,坐到他对面,说道:“当初你想废掉我修为,这可不是小误会。亏你敢主动提起这茬,没错,我之所以绑架你,就是为了出这口恶气。”

    他脸上挂着温和亲切的笑容,忽然抬手,重新将田济的哑穴封住。

    “先别好奇,我这么做,是为了让你减轻痛苦。”

    说罢,他又轰出拳头,砸向田济的丹田。

    “这一拳,是讨回旧债。你不是想毁我丹田、废我修为么?辱人者,人必辱之,今天我就让你付出代价!”

    那天在徐家村的情景,他至今历历在目。若非他拥有龙魂霸体,在关键时刻觉醒,百分之百会变成废人,这辈子无法再修行。如此深仇大恨,他铭记在心,怎么可能轻易饶过田济。

    这一拳突兀且猛烈,田济感受到丹田处的剧痛,眼前一黑,立即垂下脑袋,昏死过去。

    他的修为就这样废了。

    这就是侮辱杨峥的下场。当初他趾高气扬,把杨峥视作任由蹂躏的蝼蚁,绝不可能想到,没过一年时间,杨峥就会迅速变强,来临淄城找他报仇。

    老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对付区区一个纨绔少爷,杨峥又哪需要十年。

    他端起桌上的冷茶,将田济泼醒,淡漠地道:“我做事一向公平,刚才这拳是回敬你当初那一拳,我希望,给你解开哑穴后,最好别说让我愤怒的话,又欠下新的债。”

    他重新封住哑穴,就是怕田济剧痛之下,大声嚎叫,会被外界听到。

    田济脸色惨白,嘴角鲜血直流,滋味比被杀死还难受。

    再次被解开穴道后,他喘着气,虚弱地道:“是我咎由自取,一拳还一拳,确实很公平,这样就两清了。杨兄接下来还想怎样,才能彻底满意,不妨直说……”

    他虽然对杨峥恨之入骨,但如今,小命捏在人家手里,哪敢放狠话讨打,只想迎合杨峥的要求,尽快摆脱这场灾难。

    杨峥问道:“我的剑呢?”

    田济动弹不得,有气无力,“那重剑威力非同凡响,我很喜欢,但它老是不听我的话,我便把它装进右手的纳戒里,没怎么用。现在,物归原主,咱们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了。”

    杨峥闻言,取走他的纳戒,果然从里面找出久违的巨阙剑。

    时隔数月,巨阙剑重见天日,而且是回到原主人手里。它在屋内亢奋地游走着,发出嗡嗡的鸣响声,极其欢快。

    杨峥静静看着它,满眼欣慰。他主修力量,最适合使用重剑,巨阙才是天作之合。

    田济哀求道:“杨兄,可以放我走了吧?”

    杨峥转过头,微笑答道:“我绑架你时说的话,你应该听到了,我是想勒索你家,大赚一笔。你有求我的精力,还是用来祈祷吧,祈祷田文舍不得你这个儿子,肯拿钱赎人。”

    他的最终目标,自然是焚天印。但是,做买卖哪能一上来就透底,肯定要先抻着孟尝君,让对方惊疑不定,猜不到自己的真实意图。

    越是谈大买卖,越要沉得住气。

    而杨峥最大的优点,就是心性定力。

    田济目光颤抖,显然十分恐惧,“不不,五千万实在太多了。杨兄不怎么跟钱打交道,似乎还不清楚这金额的分量,别说是绑架我,你就算把我父亲宠爱的田渊绑来,他也会断然拒绝!”

    五千万刀币,是不折不扣的天价。当初农家娄鹤上门,找杨峥谈赌坊的大买卖,也仅仅是三四百万刀币。杨峥狮子大开口,即便对方是富可敌国的孟尝君,也不会掏出大半家底,来换宝贝儿子。

    因此,田济深知,父亲会拒绝这个条件,宁肯让杨峥撕票。

    杨峥呵呵一笑,“不用你提醒,我知道你不值这个价。不过,你猜对了,我的确想把田渊也抓来,看看两个儿子的分量,够不够让田文心疼。”

    田济愕然无语。

    “你是他的兄长,相处这么多年,肯定很了解他的生活习惯。说吧,在这个时辰,一般能去哪个地方找到他?”

    杨峥一边说着,一边往田济嘴里塞药丸。

    “这毒药是自制的,只有我自己知道解药的配方。所以,别想着坑我,让我去危险重重的地方送死。一旦我被擒,超过三个时辰没回来,你也甭想活命了。”

    田济心脏猛然抽搐,暗骂道,“难道这小子是属蛔虫的?我还没说出口,竟然就被他猜出意图!”

    一粒毒药丸下肚,他只能如实交代,“他的癖好跟我不同,最喜欢蛐蛐。如果我没猜错,他这会儿还在孟秋家里,跟那帮少爷们斗蛐蛐,要到半夜才回去。”

    哪个富家子弟没有夜生活,会像穷屌丝一样,宅在家里发呆无聊?从古至今,夜里往往是有钱人最活跃的时候。

    杨峥站起身,将巨阙剑收回纳戒,然后第三次封住田济的哑穴,将其塞进床底。

    “你先睡会儿,期待跟你弟弟相聚吧。”<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