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如龙

加入书签
    李鼠花了两个时辰,正是去离此最近的翠微镇买药,对那地方再熟悉不过。

    他不敢相信,杨峥的初识竟能感知到那里。

    田甜的表情也很精彩。她虽不知翠微镇有多远,但意识到一个惊人的真相——她自己感知不到那小镇。

    也就是说,杨峥的初识范围,已经超出她炼神至今的成果!

    这真相能不惊人么?

    小腻瞪大眼珠,配合着喵了一声。

    田甜惊愕过后,急不可耐地催促李鼠,“还愣着干嘛,你快说,翠微镇离这里有多远?”

    李鼠抬手,亮出五根手指。

    “不可能!”田甜断然否定,“我的……”

    她想说,我的感知范围就是方圆五里,还感知不到翠微镇,杨峥绝不止这个数儿。

    这时,李鼠将手掌一翻。

    一正一反,就是十里。

    田甜瞪大眼眸,像小腻一样,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若非今夜亲眼目睹,她绝不相信,世间会有人妖孽至斯,破境后的初识范围,竟是她修炼至今的两倍。

    这简直是天神下凡!

    杨峥自己也被吓了一跳,盯着李鼠的脸,确信这不是开玩笑后,有些腼腆地挠了挠头。

    “不出意外的话,我会是天下第一炼神境吧?”

    李鼠神色凝重,用力点头,丝毫不认为这口气狂妄,虽然这话本身的确很狂妄。

    感知方圆十里,连不少四境强者都做不到这点,杨峥今夜刚破境,就轻松做到了,以后再勤加炼神,神魂力量将会何其恐怖。

    这样的奇迹,绝不会再发生第二次。至少在一楼三境内,天下不可能有人比他的神魂还强。

    田甜缓过神来,明眸里闪烁着崇拜之情,俨然化作小迷妹,赞叹道:“你谦虚了。不夸张地说,你就是一楼无敌!”

    一楼炼气、炼体、炼神,杨峥的神魂自不必说,就说另外两项,他的内力和体魄,也早在田家崭露过峥嵘,惊艳全场,这点李鼠不知,她又如何不知。

    筑基期这三样,杨峥样样强势,没有软肋,随便挑出一样来,都能碾压同境对手,是当之无愧的一楼无敌。

    一楼的楼主,他当定了!

    杨峥笑容爽朗,欣慰地道:“这样最好,进入稷下学宫后,我就不用担心被竞争者淘汰了。”

    这会儿功夫,他已猜出自己神魂强横的根源。

    毫无疑问,这还是沾了龙魂霸体的光。那道残魂曾说过,他体内融入了一道龙魂,蕴藏真龙威压,既然如此,他的神魂必定远胜正常人类,如真龙一般雄视八方。

    因此,他成为一楼无敌,也在情理之中。

    神魂如龙,才是他最强大之处。

    李鼠替他高兴,嘴上没说什么,心底暗自庆幸。杨峥的资质太逆天,肯定能通过入试,成为学宫门徒,看来他这次跟对人了。

    田甜兴奋地道:“只要神魂强大,你就能驾驭不少法门,拥有超群的战斗力。我敢保证,等你从入试中胜出后,各家流派都会疯狂争抢你!”

    百家争鸣,各擅胜场,修行法门和侧重点各有不同。但万变不离其宗,修行的基础都是气、体、神,杨峥根基深厚,只要称霸一楼,就证明适合各家体系,被青睐是必然的结果。

    这句话提醒了杨峥。很快就要到达临淄,他仍对百家道法一无所知,还没定好理想目标,到时再临场挑选师门,匆匆决断,恐怕会出现失误。

    男怕入错行,此事得慎重。

    “家父以前跟我提过,‘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这句话大致囊括了百家修炼体系。至于具体指代什么,他没详细解释,你能不能给我说说?”

    这是来自祖龙的幼年记忆。

    没等田甜开口,旁边的李鼠抢先道:“我以前曾听别人讲过,还是由我来说吧。如果出现错误,再让大小姐亲自指正不迟。”

    进入学宫修习,是他梦寐以求的理想。他早将各家的渊源打探清楚,烂熟于心,为这一天做足了准备,此时说起来如数家珍。

    “五读书,是指饱读圣贤书籍,从他们的至理真言中,领悟经纬天地之道,胸中就会生出磅礴正气,能言出法随,搅弄风云,震荡乾坤!”

    杨峥神情肃然。

    前世有句话叫,百无一用是书生。但在这座大陆上,读书也是一种修行,能获得强盛武力,那么,读书人就不再是弱势群体。

    开卷有益,只要能从书中读出至理大道,能舌灿莲花,下笔如神,凭一人之力,就胜过千军万马,不会有理说不清。

    “这类修士最典型的代表,是儒家和法家。两家的理念有巨大差异,即使是在它们内部,也存在泾渭分明的派系争斗,不能一概而论。”

    杨峥若有所思。

    田甜补充道:“读书人最倚仗精神力。他们的法力源于书籍,存于内心,若要外施于人,得以神念驾驭真气,凝结成形,方可伤人。因此,这两家会很赏识你。”

    李鼠神色微变,迅速掩饰过去。

    杨峥未曾察觉,点头道:“继续往下说。”

    “四积阴德,包括巫家和兵家。巫家存于楚国南部的蛮荒,极少来中原走动,他们以巫蛊之术操控傀儡死尸,手段阴毒。至于兵家,你们来自即墨,我不敢妄言。”

    田甜明白他的顾虑,接过话茬。

    “兵家修士以杀伐证道,心性狠辣刚毅,杜绝仁慈。由于沾染太多鲜血,我们积下累累杀业,天怨人怒,破境时遭受的天劫往往最重。”

    她没再说下去,杨峥也听懂了。

    这两家跟死人打交道最多,手段冷酷无情,唯有多积些阴德,少杀害无辜生灵,才能得到福缘。

    “三风水,顾名思义,观风水,识五行,以阴阳术数称雄。阴阳家的算命先生们,精通奇门遁甲,寻龙点穴,是近鬼似妖的存在,不容小觑!”

    杨峥顿时想起邹衍,又想起弟弟傻福,不知他未来的人生际遇如何,有些唏嘘。

    “至于二运,是指掌控气运,也包含两家。道家博大精深,玄之又玄,能提升武修自身气运,助人呼风唤雨,平步青云。而另一家,却截然相反!”

    说到此处,李鼠微微停顿,目光锋利。

    “纵横家的奥义,不在于助长自身气运,而是操控他人气运,将众生玩弄于鼓掌间,当作棋子。世俗的气运,在他们眼里,只是假以利用的工具罢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