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后手

加入书签
    田甜压根就没中毒。

    杨峥生性谨慎,进入道观后,迟迟不见道人现身相见,隐约感到奇怪。对方既然不敢驳田实的面子,就不至于如此怠慢客人。

    他嘱咐田甜小心行事,等李鼠送完饭离开后,让她把雪灵猫的洁白小爪伸进饭里,果然显示乌黑有毒。

    杨峥心思敏捷,当即定下诈死妙计,算计那对师徒。他让田甜一直躺着,等到跟道人决战的紧急关头,再睁眼起身,发出致命一击。

    这招不止是针对凌云道人。

    杨峥从不轻信旁人,更不敢把性命赌在李鼠身上。一旦李鼠背叛约定,向师傅告密,他将陷入最危险的境地,因此不得不防备,埋下田甜这个后手。

    那对师徒见田甜倒地,杨峥安然无恙,误以为是田甜先吃饭,导致毒药暴露,殊不知连这都有诈。田甜暗暗隐忍,见李鼠如约偷袭师傅,便知道下个目标是偷袭凌云道人。

    而杨峥刚才那一刀,故意从凌云道人身侧横斩,就是想把猎物逼近陷阱旁边,给田甜提供偷袭的机会。凌云道人决定逃跑,却没想到,杀招从一开始就藏好了。

    田甜豁然睁开眼,为了不惊动凌云道人,没有立即站起来,而是抬起衣袖,一道银白色虚影激射而出,快如闪电,以凌厉之势刺向凌云道人腿部。

    这也是杨峥早就安排好的。

    凌云道人的注意力全在前方的杨峥和李鼠身上,哪能想到,后方会突出奇袭。小腻身姿轻灵,疾速抱住他的大腿,露出那对猛虎般的尖牙,咔嗤一口咬上去。

    “啊……”

    凌云道人猝不及防,大腿一软,跪倒在地。

    小腻这一口,不止是咬伤这么简单。雪灵猫是珍稀异兽,它蕴藏着精纯的冰属性真气,一旦侵蚀到敌人体内,能迅速朝全身扩张,将其经脉血液封印住,威力可怕。

    只在呼吸之间,凌云道人的左腿便被冰寒之气冻结,血液停止流动,动弹不得,彷如坏死一般。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对他来说,是致命伤害。他刚才还打算逃跑,这下倒好,整条左腿无法移动,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

    大惊之下,他急忙挥掌去擒小腻。然而,猫类的反应何其灵敏,怎可能被他抓住,它抢先伸爪,锋利爪尖闪出寒光,竟是毫不畏惧,敢跟掌力硬碰。

    砰!

    雪灵猫被震飞出去,迅速爬起,窜上杨峥肩头。它尾巴竖起,浑身白毛耸立,宛如刺猬一般,愤怒地盯着凌云道人。

    “喵……”

    这一声长啸凄厉而尖锐,划破寒夜,让人毛骨悚然。

    凌云道人掌间又被划出血痕,眼见冰寒真气又在疯狂渗透,惊怒至极,运功疗伤的同时,惊呼道:“这是……三境圆满的灵猫!”

    直至此刻,他才终于意识到,原来场间最恐怖的对手,并不是杨峥,而是这只潜伏在暗处的雪灵猫。

    众所周知,灵兽有较高灵智,也能汲取天地真气修炼。跟人类相比,它们的优势在于,肉身机能非常强横,而且拥有某些玄妙的灵力。可以说,在先天禀赋上,灵兽远胜过人类。

    刚才雪灵猫那一扑,便将其优势发挥到极致。

    但灵兽也有明显的劣势。它们不像人类,有独立的思想和意志,能感悟天地大道,自创功法,再传授给别人。它们没法悟道,只能一以贯之,不断增强肉身和灵力,一条路走到底。

    这就决定了,灵兽的修炼速度很慢,很难提升到更高境界。因此,在当今世间,虽然还有众多灵兽栖居在深山大泽间,但它们的修为普遍弱于人类,无法称霸大陆。

    小腻还是幼兽,能达到准四境,已很难得,再加上它的品类珍稀,整个大陆也找不出几只,因此,它被田单看中,赠给宝贝孙女,也就不难理解了。

    被它偷袭得口,凌云道人此刻浑身寒冷,如坠冰渊。

    他知道,自己死定了。

    目睹刚才那一幕,李鼠脊背直冒寒气,心有余悸,仿佛被咬到的人是他。以他的睿智头脑,很容易猜到,杨峥让田甜佯装中毒,其实也是在防着他。

    “如果我按最初的想法,不跟他们合作,而是向师傅告密,那么,此时的情形会是,姓杨的跟师傅难分高下,被偷袭杀死的人,就换成了我!”

    他扪心自问,并没察觉杨峥还有后手。即使能察觉到,他又如何打得过田甜和雪灵猫的合攻?

    若非及时回头,他已经死在杨峥的算计里了。

    一念及此,他不敢再袖手旁观,攥着匕首走上前,自告奋勇地道:“让我来取这老贼首级!”

    凌云道人先被刺穿腹部,又耗光大半气力,最后被小腻咬伤,经脉冻结,状况糟糕至极,已无力回天。李鼠此时再出手,等于落井下石,欺辱师傅。

    杨峥呵呵一笑,跟田甜并肩走到门口,堵住退路,静观这对师徒自相残杀。

    李鼠想在新主人面前表忠心,出手狠辣而果决,没对师傅留有丝毫怜悯之心,以最快速度割下凌云道人的首级,丢到杨峥面前。

    杨峥收起长刀,看着满脸汗水的李鼠,笑道:“你的表现不错,去取纸笔来。”

    李鼠眼眸骤亮,明白他是要写解药方子,急忙去取。

    杨峥笔走龙蛇后,直接递给李鼠,温和说道:“你是否真心效忠我,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给你个逃生的机会,你若是反悔,去镇上解毒后,可以自行逃走。”

    那枚丹药叫半日丹,半日之后就会发作,李鼠必须尽快动身去镇上,否则就来不及了。

    “我只在这里等你三个时辰。时间一到,如果你还没赶回来,我就默认是你反悔了,会启程离开。”

    李鼠不敢耽搁,迅速将药方揣进袖中,冲进屋外夜色里。

    望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田甜明眸闪烁,问道:“他下毒想害咱们,你却饶他一命,这样是不是太仁慈了?”

    小腻跳进她怀里,喵了一声,表示认同。

    杨峥坐到床榻上,闭目答道:“那张药方是不假,不过,我忘了告诉他,解药需搭配碱水服用。碱是家常物品,观里应该有,等他回来再喝也来得及。”

    如果实在没有碱,用草木灰代替未尝不可。

    杨峥之所以约定三个时辰,就是让李鼠在毒发前,有喝碱水的时间。当然,李鼠如果没回来,真想逃之夭夭,也就无从知晓这茬了。

    田甜恍然大悟,笑道:“你真阴险,居然还藏着后手。”

    小腻怯怯地轻喵一声,深表认同。

    杨峥没有睁眼,感慨道:“我若是不阴险,你俩就又嫌我太仁慈。做人啊,真难……”

    田甜甜甜一笑,摩挲着猫背,正想说什么,这时,杨峥的表情认真起来。

    “我把他支开,是另有原因。你帮我护法,我受凌云道人触动,马上就要破境了!”

    ………………

    【经书友提醒,掰手腕那段情节里出现了低级错误,我已修改,在正版渠道能更正过来,但盗版是不会随之改变的。我虚心承认自己的错误,并欢迎正版消费者提意见,但若有盗版读者来喷,一律删帖禁言。】<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