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自由

加入书签
    漫天风雪里,两道黑影往北方疾驰,快如闪电。

    田甜纵马当先,挥扬长鞭,在雪地里尽情释放着少女的热情,才转眼功夫,已奔出十余里。

    她脸颊被冻得通红,不停娇喘着热气,但明眸湛湛有神,流露出久违的兴奋之情,像是闪烁着点点星光,清亮动人。

    杨峥背负长刀,紧随其后,注视她那灵秀飘逸的身影,脸上带着笑意。他看得出来,她在深宅大院里憋得太久,终于有机会自由驰骋,心情随之放飞,难免有点狂野。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感到疲累,于是放缓速度,跟杨峥并骑前行,观赏荒野辽阔的雪景。

    风声渐止,万籁俱寂,马蹄踏在厚实积雪上,发出吱吱响声,颇为动听。

    田甜心情欢快,侧首看向杨峥,嫣然一笑,唇角涌起两个小酒窝,“杨峥,你们韩国好玩吗?等哪天有空,你带我回去尝尝纸上烤肉呗!”

    纸上烤肉,自然是杨峥教的。小姑娘落落大方,一点也不拘谨,在他疗伤这些日子里,经常缠着他,打听外面的花花世界。他哪清楚这世间的情形,只好信口胡扯。

    他伸手帮她掸去大氅上的落雪,心不在焉地道:“你想吃?我可以给你做啊,用不着非得去韩国……”

    话虽这么说,他并不确定,这世间是否有足够薄的烤肉纸。甭管怎么说,哄女孩子开心,先答应就对了。

    “真的?”田甜瞳孔放大,闪烁着精光,嗓音很甜,“你们法家弟子不讲究远庖厨么?”

    杨峥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笑道:“那是儒家的规矩,我们不……”

    话没说完,喵喵叫声响起,一只小猫从她长袖里钻出,爬上肩头。它通身洁白,跟积雪同色,若非它滴流圆的眼珠内有点黑瞳,甚至难以察觉它的存在。

    它叫个不停,在对杨峥诉说什么。

    杨峥听得懂万兽之音,白了它一眼,“想得美,我连烤肉都不给你吃,还会专门为你烤鱼?”

    田甜闻言,噗嗤一笑,“小腻让你帮它烤鱼?”

    小腻是这只猫的名字。它是田单送给她的宠物,品种叫雪灵猫,是极其珍稀的灵兽,别看体态娇小,等它成年后,据说拥有白虎之威,不容小觑。

    先前她已见过杨峥跟火牛交流,此时并不感到惊奇。

    她伸手想摸小腻的脑袋,它却嫌弃地躲开,用幽怨的眼神盯着杨峥。

    田甜有些无奈,“小腻脾气很坏,连爷爷的面子都不给,有次甚至把他的脸给抓破了。也只有你能镇住它,要是换成别人,它早扑上去抓挠了……”

    杨峥知道,这是龙魂的缘故,朝它狠狠一瞪,“它敢!”

    小腻吓得浑身颤抖,嗖地一下窜回田甜袖里,动作极灵敏,稍闪即逝。不止是它,连两匹宝马也战战兢兢,僵滞在原地。

    杨峥捋着马鬃,若无其事地道:“别怕,我不是针对你。”

    两匹马这才乖乖前行。

    田甜忍俊不禁,说道:“你帮我问问,小腻最近怎么了,老是对我爱搭不理。”

    杨峥瞥一眼那条长袖,慵懒地道:“明明是只猫,倒长着人的色心。前几天它跟我抱怨过,说你最近不肯带它一起沐浴,它不乐意。”

    话音刚落,袖里传出一道郁闷的喵声。

    “你说得对。”

    田甜脸颊微红,摩挲着马鬃,低声抱怨道:“它爪子不老实,沐浴时总是到处乱挠……”

    杨峥就知道是这么回事,冷哼一声,“它再敢跟你胡闹,我就把它阉了!”

    她的袖子顿时一颤,紧接着又传出喵声。

    “我错了。”

    田甜嘴角微翘,偷瞥他一眼,心跳悄然加快,“还是你有办法。”

    杨峥没答话。

    空气突然安静。

    感知到气氛开始诡异,杨峥索性开门见山,真诚地问道:“甜儿,嫁给我,你会不会觉得委屈?”

    两人从认识到现在,总共只有一个月,婚事却已定下来,公布于众。虽说古代都是遵从父母之命,女儿家没有婚姻自由,但杨峥作为现代人,还是想推心置腹,把话说清楚。

    所谓的爱情,哪有这么容易。

    两匹马很通人性,放慢步伐,散步般在雪中闲遛。

    田甜低头沉吟半晌,深吸一口气,没有了忸怩姿态,坦然道:“你知道我最向往什么吗?”

    杨峥试探道:“自由?”

    田甜苦笑,“看来你还是蛮懂我的。听家里人说,我刚出生不久,就有很多豪族登门,想求这桩娃娃亲,跟即墨城攀上关系,我爹曾动心过很多次,但都被爷爷拒绝了。”

    杨峥默默听着。

    其实在那天冲突时,他就看得出,田雄并不疼爱这个闺女,最看重的是儿子田泉,只因老爷子把她视作掌上明珠,呵护备至,全家上下才捧着她。

    在田雄眼里,招赘等于引狼入室,给儿子田泉树立内部敌人,他很排斥这点。把女儿嫁出去,则如把水泼出去,站在儿子立场上,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所谓的父女情,其实薄如纸。

    “爷爷只说了一句话,‘他们不配。’我很感激他,没把我当成家族联姻的棋子,随便嫁出去。但我也一直好奇,在他眼里,怎样的人才算配得上我。”

    杨峥欲言又止。

    他想说,到头来,你爷爷还是把你当成了棋子,用来拴住我。所以实际上,他跟你父亲并没有多大区别,只是他眼界太高,瞧不上那些求亲者而已。

    田甜仿佛看穿他的心思,幽幽地道:“我知道,爷爷很想留住你。从我懂事起,能让他失口称赞的人,你是第一个,如果他想选孙女婿,恐怕也只有你了。”

    杨峥呵呵一笑。

    你这么说,很容易让我骄傲啊。

    “对我而言,你也是最佳选择。你不仅不像那些世家子弟一样跋扈,而且沉静稳重,身上有种说不清的气质。另外,你为了娶我,还差点丢掉性命……”

    这说的是那场冲突。当然,杨峥的意图也并不纯粹。

    “我是你豁出性命得到的,而你是我能遇见的最好的。身为田家的大小姐,我可能永远没法真正自由,所以,我还奢求什么呢?”

    人生有那么多不如意,相比之下,能差强人意,就算是皆大欢喜。

    “你这么优秀,又肯入赘我家,我就不用嫁到别人府上,被人差遣驱使了。而且,你还能带我出来闯荡,这些我都很满意。”

    杨峥无言以对,这时候发现,面前这位少女,其实比自己想象中更理智知足,也更坦诚勇敢。傻白甜三个字,傻不沾边,甜是真甜。

    看来,是他多虑了。

    田甜甜甜一笑,跟他对视,眼眸里流淌着清冽的波光,如春溪明澈,如夏花灿烂,如秋湖静美,如冬雪纯净。

    四季美景,尽收眼底。

    杨峥心脏砰砰跳动,有些痴了。

    如此美人,值得一生相伴。

    他鼓起勇气,认真说道:“不如忘记亲事,让我们自由相处吧!”<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