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横生变故

加入书签
    听到这一串高潮迭起的叫喊声,就算是傻子,也能想到屋里会是一副怎样春意盎然的景象。

    杨峥装出焦急的神情,迈步向前,准备冲进屋里。

    “娘,你怎么了!”

    伍长们见状,迅速拉住他,拖到院门外,笑眯眯地道:“别担心,卒长爱民如子,正在跟你娘商量,打算开恩,让你免除劳役之苦呢!”

    通过刚才的呻吟声,他们能听得出,那妇人之所以没反抗,是不惜搭上自己的身子,换取卒长对儿子的赦免。既然如此,他们就没必要把杨峥抓走了。

    更有甚者,万一这对男女就此勾搭上,日后轻车熟路,杨峥也算攀上卒长的关系,虽然这关系很不光彩,作为卒长的下属,这些人还是不敢得罪他。

    因此,他们只是把杨峥拉扯到街上,没有为难他。

    杨峥不敢大意,演技仍然在线,不断回头去看,半信半疑地道:“真的假的?俺又不是傻子,你们休想骗俺!不行,俺得回去看看!”

    伍长们心里冷笑不止,你不是傻子,难道我们是?

    他们又陪杨峥站了一会,估摸着卒长已经完事儿,才转身走向巷外,准备遵照卒长的吩咐,收兵回城里。

    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杨峥紧悬的心放松下来。

    先前他带人返回院里时,故意大喊一声,就是在提醒福母,观众们已经就位,可以开始表演了。而福母那柔媚婉转的呻吟声,让人酥到骨子里,差点连他都信以为真。

    几名伍长听得春心荡漾,淫念占据脑海,自然不会想到,这其实是他们眼里的傻子所设的骗局,赌的就是他们不敢进屋打扰卒长,果然赌对了。

    “只要官兵离开村子,暂时缓不过神来,我就有空暇带这母子逃走。等到真相暴露时,我们已远走高飞,不知去向,抓捕起来谈何容易……”

    杨峥舒出一口浊气,迈步走回家里。然而,当快走到院门口时,异变陡生。

    刚才那几人又倒回来,脸上透着一股古怪神情。

    杨峥心底生出不妙的预感,表面仍保持憨傻笑容,问道:“嘿嘿,你们怎么又回来了,也想留在俺家里吃晚饭?”

    为首那名伍长皱眉,懒得跟他废话,径直推门而入,来到院子里,望着屋门,踌躇不定。

    旁边一人催促道:“大局为重,顾不上那么多,还是快通知卒长吧!万一让贵人等急了,咱们都得玩完!”

    那人终于下定决心,干咳一声,朝屋内大声说道:“卒长,有位大人物路过此地,要临时征调咱们,唤您立即前去听命!”

    杨峥闻言,心神骤凛,忍不住皱起眉头。

    “**,这条妙计本来万无一失,谁想到,屋漏偏逢连夜雨,又横生出这样的枝节!真是乱上添乱,既然有狗屁大人物传召,肯定没法阻止他们进去找卒长。”

    他已经明白,事态发展到最糟糕的地步,图穷匕首见,接下来,只能靠武力硬拼。

    “不只是对付一百名军士。虽然不清楚那个路人的身份,但很可能也是修行者,如果他的修为高过我,再挑起争斗的话,我就只有死路一条。”

    还是那句话,区区二境修为,只是刚入道修炼的新人而已,根本算不得什么。放眼辽阔大陆,能轻易碾死他的人不计其数,就算在即墨城内,也是强者云集。

    那位大人物强过他的可能性太大了。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他心急如焚,尚未想出对策,那名伍长等不到屋内的回音,已经察觉出端倪,猛然推开屋门,闯了进去。

    屋里只有福母一人,坐在桌旁纳鞋底。

    那人环顾周围,没有看见卒长的踪影,疑虑愈重,试图冲上前揪住福母,逼问究竟,这时候,傻福豁然从门后冲出,举起巨缺剑,将他一剑砍翻。

    “去死吧!”

    傻福大吼一声,绝不容许别人伤害母亲。

    剩余几人还站在院里,顿时大惊,眼见傻福气势汹汹,宛如杀神现世,哪敢留在这里交战,疾速冲向院外,想要溜之大吉。

    作为军队里最微末的官职,他们虽说实力弱小,不是杨峥和傻福的对手,好歹也有些修行根基,面对他俩的攻击,还是有两人冲出院子,成功逃脱。

    傻福抡着巨剑,想把杨峥击倒的那人斩杀,却被杨峥迅速制止。

    “不能杀他!”

    那人被巨缺的锋芒直指着,吓得肝胆俱裂,瘫软在地。

    杨峥心思急转,嘱咐傻福看住他,自己跑进厨房里。看到案板上那块面团,他眼眸一亮,揪下一小块,在手心里揉搓好,又蘸少许花椒粉。

    “那两人逃出去后,必会率众来围攻我们。事到如今,唯一的希望就在于,那位路过的大人物能通情达理,知道卒长**民妇的行径后,不会追究罪责。”

    跟那群军士拼个鱼死网破,肯定行不通。说白了,福母就是累赘,难以带她逃脱。

    “只靠空口控诉,拿不出证据来,就没法证明卒长真是**犯。因此,我必须得让擒住的这个活口当人证,敢在关键时刻指证上司!”

    杨峥手上忙活着,头脑保持高度清醒。

    伪造出一粒假药丸后,他走回院里,伸手掰开那人的嘴巴,将它强行塞进去。那人囫囵吞进腹里,没来得及尝出面粉的味道,倒是被呛得咳嗽不停。

    “这叫七毒丹,是我师门独创的毒药,服用两日后发作。你要想活命,从我这里得到解药,就得乖乖听我的话,否则,等着七窍流血而死吧!”

    他信口胡诌着,心里暗道,不行,以后真得收藏些毒药,防备不时之需,免得再这么仓促假冒。

    那人吓得面如死灰,慌忙跪地磕头,颤声道:“仙师尽管吩咐,小的一定全力遵从,不敢有违逆之心!”

    杨峥淡淡地道:“我不会逼你做丧尽天良的勾当,只是想让你待会儿说句实话而已。先前你也听到了,卒长意欲**我伯母,我杀他也是迫不得已。”

    那人拼命点头,岂敢辩驳。

    说话功夫,院外响起大队军士的呐喊声,在巷子里震荡。

    终究还是没能躲过这一劫。

    杨峥走到傻福身边,取回自己的巨缺剑,沉声道:“你不要出去,就守在屋门口,保护好伯母。外面这群杂鱼,交给我来收拾。”

    傻福用力点头。

    杨峥按剑前行,来到院外。

    面对陋巷里的众多军士,他冷冷扫视一眼,毫不畏惧。

    纵有千军万马,老子照样死战不退,又何况这区区百人!<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