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准备报仇

加入书签
    “二叔,你是守护武者,你可以动用的力量,有许多。”孙瑞提醒道。

    孙国庆思索道:“难道要用全部的守护武者共同围杀他吗?”

    “可是,守护武者也有守护武者的职责,他们都有任务在身,不可能全部聚集到一起,也不可能为了我们孙家,而去围杀一位真气境大成武者。”

    “所以,你还是别再报有报仇雪恨的幻想了。”

    “等你身上的伤好了之后,就带着孙瑞的尸体回去安葬。”

    “余生不要再踏进中海市一步,凡是刘院长在的地方,你都要躲得远远的。”

    听了这样的话,孙瑞心里万分的不甘和痛苦。

    可是,他也只能答应道:“好。”

    其实,孙国庆又何尝不想把刘乐杀了,而报仇雪恨呢?

    他甚至都想找个罪名按在刘乐头上,汇报给守护协会的总管大人郝红伟。

    让郝红伟带领守护协会里的那几位至尊强者,前来中海市把刘乐斩草除根。

    可是,像刘乐这样的天才武者,可不是那么容易陷害的。

    而且,刘乐又抓住了他的把柄,亲眼目睹了他敲诈金文渊的事情。

    金文渊能行恶十多年,也确实是他的贪婪和放纵所致,他有极大的责任。

    这在守护协会里面,属于违法犯罪。

    别说他要报复刘乐了,刘乐要是想针对他,随便举报上去,他就要完蛋了。

    还有余峻锋,那天,连余峻锋都被刘乐一招制住,也深深吓住了孙国庆。

    孙国庆真的不敢轻举妄动了。

    他可不想,在杀掉刘乐之前,反而被刘乐杀死。

    所以,他思来想去,还是用余峻锋的方法最好。

    他们不能直接出面,只能寻找机会,借刀杀人。

    例如,让刘乐去天坑探险,就是一个把刘乐整死的最好办法!

    …………

    严家别墅。

    严晓彬正坐在轮椅上,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游戏。

    和他一起的还有张驰,同样坐在轮椅上,玩着相同的手机游戏。

    “吃鸡,这次我们一定要吃鸡。”张驰对游戏的兴趣,显然远超严晓彬。

    不远处的沙发上。

    一条腿穿着丝袜短裙,另一条腿打着石膏的邓蓓蓓,正慵懒而又憔悴的斜靠在沙发上,也在玩着这款游戏:“严公子,快啊,快点救我。”

    她被潜藏在暗处的敌人,用狙击枪直接爆头,三级头盔破碎,只剩下最后一点血了,没有人扶她的话,马上就要嗝屁。

    严晓彬却突然把手机放下了,问道:“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报仇?”

    他的目光里满是仇恨的火焰,这几天被仇恨折磨得茶不思饭不想,夜不能寐。

    因为他从小到大,从来都不曾受过这样的耻辱。

    他对刘乐,恨之入骨入肉入髓,甚至是入魔。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才两天,你着急什么?”

    沈星蓝一直盯在手机屏幕上,一边玩着游戏,一边不耐烦的说道。

    她倒是双腿完好,并没有受伤。

    此时,她上身穿着棕色风衣,脚上穿着棕色靴子,中间是一件黑色包臀皮裤。

    靴子和皮裤中间露出一段丝袜美腿,非常惹祸诱人。

    “可是,我真的等不急了。”严晓彬一想到刘乐天天跑出去泡妞潇洒,而他却不得不坐在轮椅上忍受耻辱和痛苦,哪里都去不了,就特别的愤怒和怨毒。

    “你爸爸把为你报仇的事情交给了我,你们就要听从我的安排。”

    沈星蓝淡淡的说道:“我师姐什么时候过来,我们就什么时候行动。”

    “可是你师姐究竟什么时候过来?”严晓彬郁闷的问道。

    “我不是给你说了吗?我师姐正在台湾做任务,等这个任务做完,就会立刻赶过来,多则十天,短则两三天。哎呀,快点快点,毒圈来了,快点跑毒。”

    她把大长腿伸出来,翘在高高的桌子上,身子斜靠在沙发里,非常惬意。

    这种脚在高处,身子在低处的姿势,使得她的裙摆微微向上撩起。

    几乎把两条包裹着丝袜的修长美腿,全部暴露在了外面。

    严晓彬心中痛苦,没有注意到这道迷人的美色。

    或者是就算注意到了,也没有半点兴趣。

    然而,张驰却早都发现了,而且还兴致勃勃的抬头张望,暗暗的吞咽着口水。

    显然,他被那里的美好风景吸引住了。

    “唉啊,我又死掉了,真讨厌。”

    邓蓓蓓把手机仍掉,疲惫的靠在沙发里,只想睡觉。

    为了忘掉心灵上和身体上的双重伤痛,她已经整整玩了一天一夜的游戏,还没有睡过,此时困意袭来,几乎把她吞噬。

    突然,她看到了张驰那猥琐的目光,自己的男人竟然在偷看沈星蓝。

    邓蓓蓓不得不承认,沈星蓝这位女武者真的比她漂亮。

    不但长得漂亮,连身材也比她漂亮;更让她羡慕的就是沈星蓝的那对大波。

    实在是男人的大杀器,让人看上一眼,都难以忘怀。

    不过,邓蓓蓓一点都不嫉妒,因为沈星蓝只会打打杀杀,根本就不懂爱。

    连严晓彬她都看不上,更别说张驰了。

    果然,当沈星蓝发现张弛正在偷看她时,顿时把一本书仍过来,直接砸在张驰的脑袋上,把张驰的脑袋都砸出一个血包来。

    “混蛋,再敢猥琐的偷看老娘一眼,老娘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她凶巴巴的喝道,活脱脱一个野蛮霸道、蛮不讲理的女魔头。

    因为在邓蓓蓓看来,女人长得漂亮打扮得时尚,不就是为了让人看的吗?

    如果有人色眯眯而又猥琐的盯着邓蓓蓓看。

    那么邓蓓蓓不但不会生气,而且还会开心呢。

    对邓蓓蓓来说,男人的野性目光,就是对她的欣赏和赞美,就是对她的肯定。

    也只有沈星蓝这样的女暴龙,才会讨厌那样的目光呢。

    被沈星蓝怒斥,张驰尴尬至极,还急忙否认:“没有,我没有偷看。”

    “还说没有。”沈星蓝大怒,又一本书仍过来,再次砸在张驰脸上。

    “是的,我真的没有偷看,我是正大光明的欣赏的看。”张驰气愤道。

    “欣赏个屁,你的眼睛那么脏,看得老娘不舒服,知道吗?反正不准你看我。听到了没有?”沈星蓝警告道,“再乱看,我真的会挖出你的眼睛。”

    连严晓彬都生气了:“张驰哥们,你不是有邓蓓蓓吗?”

    “想看就看你自己的老婆去,让你老婆脱光了,给你好好看,随便你躺着看,趴着看,打着滚儿看,反正怎么看都行;请不要打星蓝小姐的主意。”

    张驰尴尬至极,满脸通红,羞愧难当。

    他可以不在意沈星蓝的话,却不敢不在意严晓彬的话。

    连邓蓓蓓的脸色,都有些羞红了,感觉很羞耻。

    她急忙拄着拐杖,摇摇晃晃的走过去,急忙把张驰推回他们的房间里。

    然后,她找来碘酒,轻轻的涂抹在张驰的脑袋上,又帮他包起来。

    “你啊,就是死性不改,干嘛偷看那个妖女嘛?”

    “你难道不知道她很讨厌男人吗?”

    “想看的话,等你腿好了,我带你去酒吧,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不管你想看哪样的,我都能帮你搞到床上,让你随便看,随便玩。”

    邓蓓蓓劝道。

    张驰揉着自己的腿:“医生说,至少也要一个月才能走路,我等不及了。”

    “那你看我吧!”邓蓓蓓直接把裙子掀了起来,在张驰面前媚笑连连。

    “你有什么好看?我早都看腻了。”张驰直接闭上了眼睛。

    邓蓓蓓的双腿,本来很美很美,此时却打着石膏,他已经很厌恶了。

    邓蓓蓓无奈,叹息道:“严公子只想报仇,你呢,竟然只想看女人。”

    张驰又把眼睛睁开了,叹息道:“我爸爸说了,武者之间的争斗非常残酷,如果星蓝小姐的师姐能杀了刘乐,那最好;要是杀不掉,我们就会完蛋的。”

    “我们不想放过刘乐,如果刘乐侥幸活下来,也绝对不会放过我们。”

    “所以,爸爸不建议我报仇,因为冒的风险太大。”

    “我们张家不像孙家和严家,根本没有修武者坐镇。”

    “要是惹到了刘乐,刘乐一怒,都能把整个张家屠杀了。”

    “因为刘乐是修武者,而且还是连沈小姐都打不过的修武者,我爸爸已经忌惮了。他告诉我,女人可以随便玩,但是仇不能随便报。”

    “如果我愿意报仇,他也支持我。但是,一旦报仇失败,我就和张家没关系。”

    “所以,我想放弃报仇了,我也不想冒这么大的风险。”

    “我不能离开张家,不能失去爸爸的支持。”

    “活着多好啊,有花不完的钱,也有玩不完的女人……”

    说到最后,张驰就猥琐的笑起来,还在邓蓓蓓胸上,狠抓了一把。

    他幻想着这是沈星蓝的大波,这才有了一点点感觉。

    邓蓓蓓嘤嘤了一声,道:“刘乐就那么可怕吗?连公公都畏惧了!”

    “修武者,都很可怕,因为他们已经脱离了世俗法律的约束,修武界更加可怕,听说那里面全都是修武者。”张驰郑重道,神色满是忌惮之色。

    “我为什么就不是一位修武者呢?我为什么就不能修炼呢?”

    张驰觉得命运不公。

    他如果是一位强大的修武者,怎么可能会被打断腿?怎么可能会被欺负?

    想到愤怒处,他用力在邓蓓蓓身上捏了一把,捏得邓蓓蓓尖叫一声。

    “亲爱的,不要这么大力气嘛?”

    邓蓓蓓急忙捂住嘴巴,媚笑道:“看,都被你捏肿了。”

    “老子就要捏你,捏死你个贱货……”

    张驰直接把邓蓓蓓按在轮椅上,一把撕开她的上衣,就在邓蓓蓓身上捏起来。

    他觉得这样很刺激,可以让他暂时忘掉身上的痛苦和心里的苦恼。

    还有那淤积在心里的仇恨,都需要发泄。

    于是,他就发泄在了邓蓓蓓身上。

    “啊……放过我吧!啊……饶了我吧!”

    “求求你了,不要这么用力,轻一点……”

    “亲爱的,求求你轻一点。”

    邓蓓蓓身上真的被张驰捏肿了,痛得她不断的尖叫和求饶。

    张驰露出一抹兴奋的笑容,手上却并不停:“叫啊,大声点,老子就喜欢听你的叫声,再叫,叫啊!叫得好听点,老子就不捏你了……”

    “啊……”

    邓蓓蓓为了不受肉体的折磨,只好努力的叫得婉转动听,叫得让张驰满意。

    越叫,她就越有经验,越叫,也越是美妙动听起来。

    张驰真的不再捏她的,因为不捏比捏的时候更好听,他也懒得浪费那个力气。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