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临门一脚

加入书签
    “咦?你还真是那个高冷男孩啊?以前他就这样称呼我长辫子叔叔!”

    吴明昊高兴极了,赶紧问道:“你爷爷呢?你爷爷怎么一直没和我爷爷联系啊?我爷爷在家里时不时念叨你和你爷爷!”

    “我爷爷不在了,就是那一年我陪他来扬市看过吴爷爷后,回去没两个月他就突发疾病去逝了,家里只有爷爷有以前他那些老朋友的联系方式和地址,他一不在,我和我爸爸想和大家联系都联系不上!”

    徐清玄非常沉重地说道,对于爷爷,他是非常喜欢的,他从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爷爷教他木雕,奶奶教他识字数数,奶奶在他刚上小学就得病去逝了,而他爷爷也没两年跟着去了。

    两个老人,一生都被命运所左右,小时候面临灾荒马乱,年轻时呢,又是饱一顿饥一顿的,年老因为之前种种身体非常不好,早早就离开了,连子孙的孝顺都没有享受到。

    “小玄,不好意思啊,我,我是真没想到事实是如此!我爸他,他一直以为是因为他和徐叔叔分开前因为木雕技术产生分歧,徐叔叔太过小心眼才一直没和他联系呢!”

    吴明昊没想到那么年轻的徐叔叔竟然年纪轻轻就不在了,想想就眼眶犯红。

    “人有生老病死,很正常,吴叔叔,你也不用伤心了!我爷爷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把我徐家的木雕技艺传承下去,对这事儿我一直没忘记,现在我的木雕因为到了瓶颈,现在改学玉雕了,希望从中取长补短!”

    徐清玄的话一出,吴明昊愣住了,“你,你竟然也学起了玉雕啦?我,我之前就是不听我爸的话从木雕改学玉雕,他一直对我意见非常大,没想到你也如此,我爸要知道了,不知道得生气到多久了!”

    “吴叔叔,其实我觉得雕刻这一门技艺,不管是木雕还是玉雕都是其中的分类罢了,只要一门精通之后,另一门学起来也会事半功倍的,反之也是相同的道理,玉雕手艺精进了,木雕的手艺肯定也会相应提高的。”

    徐清玄的话,要是没看过他的作品,吴明昊还会心存疙瘩,但是他的人弗珠还拿在手里,看着它,吴明昊就觉得他说得肯定有一定道理,毕竟这个年轻人,小小年纪,木雕成就就不低一老一辈的人,想想就觉得这孩子天赋惊人!

    “你是有天赋,说话才如此有底气,就像我,从来没有接触过木雕,拿到一块木头却无从下手,毕竟我对它的材质,密度等都毫不知道!就是雕了一辈子的玉雕手艺也没达到大师级别,想想就觉得老天爷不公平!”

    此时,曾家康看向徐清玄是羡慕的,毕竟他年轻,比他和吴明昊可年轻了一半的年纪,想想就觉得时光是一把杀猪刀!

    “熟话都说:‘读书百遍,其义自见’!读书如此,玉雕也是如此,就讲究熟能生巧!你们多多练习练习,不过也不能天天坐在家里头,还是得去各地看看走走,见识见识各大流派有玉雕技艺,取长补短!我现在来到扬市就是想见识一下你们这边的木雕还有玉雕技艺!”

    徐清玄刚刚也看过两个人的玉雕,发现两个人的实力不相上下,都是准大师级别了,但是想要达到大师级别还差临门一脚,这临门一脚什么时候来,他就弄不清楚了!

    “我说你这木雕基础应该是我们扬派的基础,但是风格上面都有海派的风格,原来木雕上面你还真取长补短啦?”吴明昊可是清楚徐家的木雕技艺可是扬派技艺,但是徐清玄的木雕却带有鲜明的海派风格,个人气息浓郁。

    他突然灵光一闪,在心里问道:难道他一直徘徊在准大师级别没有进阶到大师级别,就是因为自己的玉雕还没有独属于自己的风格?!

    “小玄,叔叔突然有了灵感,得赶紧雕刻去,你和你曾叔叔继续聊天啊!”

    吴明昊说完,就跑到工作室,取出自己珍藏的一块羊脂白玉,细细地雕刻起来,那大开大合间,成品像是早就滥熟于心一般!

    曾家康眼睁睁看着吴明昊手里的羊脂白玉一二十分钟就成了型,光是看那大概轮廓,就发现和他水平一样的吴明昊像是打开了任督二脉一般,技艺竟然进阶成大师了!

    吴明昊在他眼皮子底下成玉雕大师了!

    是大师啊!

    曾家康一时之间真的是愣住了,他整个人都傻乎乎的,他不知道自己该替朋友高兴,还是应该嫉妒朋友了?!

    倒是徐清玄赶紧上前去,走到吴明昊不远处,细细地跟着他的动作和思绪一块沉浸入玉雕的技艺里面。

    金灿此时秉住呼吸,害怕自己呼吸声音太大,打扰到沉浸在玉雕里的几个人。

    半天,曾家康才反应过来,也学着徐清玄站到吴明昊身边,看着他雕刻,越看越觉得吴明昊厉害,这不过和徐清玄交流了一下玉雕技艺,他怎么就进阶玉雕大师了呢?!

    到了此时,曾家康也没有想明白,不过想不明白,但是他长有眼睛,会看,看着看着,也觉得自己的玉雕技艺有了一定的进步,虽然不明显,但是好歹是进步了。

    此时,曾家康也不甘落后于人,取出包里的一小块鸡血石,也细细地雕刻起来。

    晚上,天黑了,金灿早就趁着太阳下山之后,帮大家把电灯打开了,她可不想这些入了迷的人受到光照的影响,毕竟她清楚许多时候这种艺术类的技艺,靠的就是那灵光一闪,灵光一旦没了,作品肯定得毁掉!

    许多时候,雕刻讲究的就是一气呵成。

    晚上,很晚徐清玄才带着金灿回到酒店,倒在沙发上面,徐清玄都双眼放着光,说道:“灿灿,我还是第一次看着别人从准大师进阶成为大师!吴叔叔,也不知道是听了我哪句话成功进阶的,想想我都觉得自己太厉害了,竟然随便说几句庆,就把一代玉雕大师给引导出来了!”

    金灿想了想,问道:“是不是你说到你把扬派的木雕和海派的木雕相结合这话啊?”

    徐清玄闭上眼睛,说道:“可能是吧!吴叔叔能够间接因为我,成功进阶玉雕大师,也算是我爷爷对吴家的补尝了!毕竟这么多年没有和以前的世交联系,不管是什么原因,是我们徐家的错!”手机用户看金灿灿的1998请浏览m.shuhuangge.orgwapbook43212.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