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对抗演练

加入书签
    刘正把赵云困在了第二军司令部,让他通知夏侯兰,看看那位白马亲卫的营长,如何拯救军长,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赵云无奈,只好抖动龙胆枪,发出三声凤鸣。

    夏侯兰得到了信号,大惊失色,忙命令说:“传令兵,向司令部报告,第二军军长黄忠叛变,扣押了赵云军长,我部决定马上弹压,请求支援!”

    随后,夏侯兰招呼白马亲卫朝着神弓卫的训练场走去,打算对神弓卫强行缴械,营救赵云军长。

    留守司令部的,正是兴汉军的总参议郭嘉,接到夏侯兰的求救之后,立即命令秘卫第一小分队出动,朝着第二军军部赶去。

    典韦正在黄忠安排的营地中与神弓卫的营长推杯换盏,见郭嘉闯了进来,忙问:“郭参议,你怎么来了?”

    郭嘉冷笑着说:“典团长,真是好兴致呀,来人,给我绑了!”

    典韦说:“郭参议,司令就在第二军的军部里,你想要造反吗?”

    郭嘉冷笑着说:“你这些话,留着跟司令去说吧!”

    典韦大怒,想要反抗,只可惜喝得有点多了,动作迟缓,被四名天卫按住手脚,绑了个结结实实。

    再说夏侯兰面带微笑,吩咐白马亲卫朝着神弓卫的训练场走去,不着声色的在每一个神弓卫的身边安排了一名白马亲卫,唯独漏了十三岁的小屁孩黄叙。

    就在郭嘉绑了典韦的功夫,夏侯兰也完成了布置,立即偷袭。

    神弓卫猝不及防,反抗不得,悉数被白马亲卫控制,缴了械,成了俘虏。

    黄叙见势不妙,拔腿就朝着第二军军部跑去,夏侯兰发现的时候,他已经离军部不远了。

    黄叙跌跌撞撞的闯了进去,见黄忠三人坐在里面,一言不发。妹妹黄舞蝶,缠着赵云,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黄叙有点弄不清楚状况,愣了一下才报告说:“报告黄军长,白马亲卫在营长夏侯兰的率领之下偷袭了正在训练的神弓卫,神弓卫除了不在场的营长之外,全军覆没,请指示!”

    黄忠没有回答,刘正却开口说:“汉升兄,子龙,咱们一起出去看看吧,不练不知道,一练吓一跳。带兵不是过家家,每一个失误,那是要死人的。”

    刘正几人刚走出第二军军部,郭嘉绑着典韦走了过来。

    典韦被众人这么一闹,酒已经醒得差不多了,嘟嘟囔囔着说:“司令,典韦不服!”

    郭嘉刚要开口,刘正制止了他说:“什么都不用说,先去神弓卫训练场。”

    众人进了神弓卫训练场之后,夏侯兰走上来,狠狠的瞪了一眼站在刘正身边的黄叙,这才向赵云报告说:“报告赵军长,白马亲卫成功的将神弓卫缴械,请指示!”

    赵云见夏侯兰一副沾沾自喜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指着黄叙阴阳怪气的问:“哦,是嘛,谁来告诉我,他是谁?”

    夏侯兰小声的说:“他叫黄叙,是黄军长的独子。”

    赵云还想说什么,刘正制止了他,对郭嘉说:“奉孝,关于这次天卫团和白马亲卫以及神弓卫之间的联合演习,就由你来点评吧!”

    郭嘉得令,对在场的将士说:“弟兄们,这就是实战,相信在真正的战场上,很多人都已经死了。首先要说的是司令,真是艺高人胆大呀,单枪匹马,敢独闯蓝军司令部,这送人头也不要太明显了吧?”

    郭嘉批评完刘正,这才解释说:“诸位,司令有令,演习随机展开,攻方为红军,守方为蓝军,第三方为绿军,我就一一点评!”

    首先是红军,夏侯营长的一个小小的失误,导致了红军功败垂成,这要是真正的战场之上,偷袭不成改强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不用我来说。我判定:白马亲卫演习失败。

    战场之上没有闲人,哪怕是一只蚊子,也得先控制起来再说,万一是只毒蚊子呢,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细节决定成败,夏侯营长就是输在了细节之上。

    其次是蓝军,这人在营中坐,祸从天上来。明明站在训练场上,却把后背交给本部之外的人,那咱们还要编制干什么,不如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这不,全军覆没,连个垂死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好在有个差强人意的黄叙,你们用自己的牺牲换来了兄弟部队的翻身,是不是觉得很光荣啊!

    最后说绿军,意外的出现在战场上,卷入了战争,是不是要告诉交战双方,我只是带着人前来观光旅游的路人甲。

    典团长真是厉害了,保护司令,司令却不在视线范围之内,还能心安理得的喝酒,这简直就是玩忽职守。

    最后郭嘉还对自己的失职做出了一番检讨,最后再让刘正做出最后的判定。

    刘正说:“我对这次演习的四支部队,将做出以下结论。”

    首先,红军营长夏侯兰,因小失大,导致了不可预料的后果产生,夏侯兰留职察看,禁闭三天,抄录纪效新纲三百遍,以观后效。由赵云军长带回驻地之后监督执行。

    其次,蓝军神弓卫营长由于神弓卫的全军覆没,撤去营长职务,新的职务由黄忠军长自行安排,最好不要进入作战部队,以免祸害全军。

    神弓营的营长由黄叙接任,上阵父子兵,希望黄营长引以为戒。

    第三,关于天卫团的典团长,你这一顿酒,把天卫团的脸都丢光了,五花大绑,成为俘虏,这让以后的兄弟们怎么看你?

    典团长犯下大错,念在初犯,罚禁闭十五天,抄写纪效新纲五百遍,天卫训练手册一百遍。

    典团长这可是池鱼之灾呀,然而到了战场之上,还能有置身事外的人吗?

    关于典团长的处置,回司令部之后,立即执行,由司令刘正亲自监督。

    最后便是郭嘉,接到求援信之后,为什么不第一时间直捣黄龙,反而问责天卫团,给蓝军黄叙翻盘的机会。

    主次不分,是不是觉得事有蹊跷,就可以粗心大意,最后救援不成,反而把自己搭进去了。

    关于郭嘉的处理,禁闭三天,抄写纪效新纲两百遍,回司令部之后,立即执行。

    刘正说到最后,已经是声泪俱下了,最后说:“大家都好好想想吧,是不是适合吃兴汉军这碗饭。”

    刘正当众处置几位领兵大将,就是要给所有的兴汉军将士敲响警钟。

    吩咐战士们解散之后,刘正把赵云等人召集到了第二军军部。

    刘正问:“几位,关于这次演习,有什么感想吗?”

    黄忠说:“神弓营警惕性不强,这是军中大忌。”

    赵云说:“夏侯兰经验不足,白马亲卫战士们的表现还是值得肯定的。”

    典韦说:“我忘了自己是在战场上。”

    郭嘉说:“我就一门心思的想要问责,头一晕,就把主要任务给忽略了。”

    刘正最后说:“各位将军,战场上风云变幻,什么样的突发状况都能发生。时刻保持警惕,牢记使命,是对军人最基本的要求。大家一定要敲响警钟了。演习也是实战,不怕存在问题,就怕没有解决问题的信心。你们回去之后,一定要加强相关的训练,平时多想一点,遇到紧急状况就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正陪坐在赵云身后的黄舞蝶,见刘正似乎忘记了把赵云从第一军招来的真正目的,就有些着急了,忙对刘正说:“佑兴大哥,你怎么还不对赵云哥哥说呀?”

    刘正一门心思都在如何解决兴汉军各部存在的问题之上,一时之间并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就问了一句:“小蝶,说什么呀?”

    黄舞蝶一愣,小脸通红,娇嗔了一句:“你,讨厌!”

    说完,黄舞蝶就逃出了第二军军部,令在坐的人百思不得其解,特别是赵云,更是觉得:女人心,海底针。

    黄忠心知肚明,只是碍于情面,无法说出口。

    刘正这才想起来,在进第二军营地的时候,答应了黄舞蝶什么事情。

    刘正对赵云说:“子龙,汉升大哥军务繁忙,又有黄叙需要锻炼,实在是忙不过来,想请你帮个小忙,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赵云义薄云天,豪气干云的说:“司令,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

    刘正见路已经铺好了,便对黄忠说:“汉升大哥,还是你来说吧,毕竟是好事一桩,出自我的口,总是不太好。”

    黄忠想了想,便对赵云说:“子龙,小女顽劣,我呢事务繁杂,有些照应不过来,想请你代为照顾一段时间,把她当成白马亲卫的一员就好了。反正小蝶挺崇拜你的,难度应该不大,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司令,我去看看饭菜准备好了没有,属下告退!”

    黄忠说完之后,落荒而逃。

    赵云听得一头雾水,还没有弄明白到底是什么事情,就莫名其妙的接下了这件差事,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郭嘉古灵精怪,听出了黄忠和刘正的意思,忙向赵云道喜。

    典韦反应稍慢,听了郭嘉的解释之后,才明白过来。

    赵云没有人解惑,依然是糊涂虫一个。

    黄忠再次进来的时候,是带领刘正等人前往军营外面的黄家安置区赴宴的。

    除了典韦吸取了上午的教训,滴酒不沾之外,其余几人推杯换盏,热闹非凡。

    宴会结束之后,黄夫人蒯翠花拿出一个包袱,还对黄舞蝶叮嘱了一番。

    黄舞蝶不耐烦的应付了几句,就蹦蹦跳跳的来到正在与黄忠等人道别的赵云面前。

    黄舞蝶说:“赵云哥哥,咱们出发吧!”

    赵云恍然大悟,这才明白答应了什么事情,只得对夏侯兰说:“小兰,牵一匹马过来。”

    黄舞蝶红着脸说:“赵云哥哥,我不会骑马。”

    赵云听了,身体晃了晃,差点坠落下马,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只好伸出手来,对黄舞蝶说:“上来吧!”

    黄舞蝶坐到赵云身前之后,赵云便策马扬鞭。

    身后的夏侯兰见状,大吼一声:“全体都有,目标第一军军部,出发!”

    一千白马亲卫整齐划一,给刘正留下了一个好的印象,算是给这次第二军军部之行,划上了一个不太完美的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