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拉拢(下)

加入书签
    就在李佳已经打算放弃的时候,朱慈烺却一把抓出了周皇后的手。

    “母后!我也觉得你应该劝劝了!”

    李佳愣了一下,周皇后也不禁皱了皱眉,她拉了拉朱慈烺,可朱慈烺却依然岿然不动。

    “朱慈烺!”她冲朱慈烺叫了一声。

    可朱慈烺依然坚定着他的双眼。

    王承恩在远处观望了一会儿,眼前的太子明显是打算帮李佳了,可皇后并没有因此动容,也许她是在怀疑李佳的身份。

    一个清朝使臣,为什么要如此拉拢明朝权贵?并且千方百计地要明清构和。

    李佳也站起身,不快不慢地说到:“皇后如果帮助构和一事,其实也是帮助皇上做出决定,如今朝中不乏“鸡鸣狗盗”之徒,如果帮助皇上带头提出议和之事,想必对自己在皇上心中的地位也是有好处的。”

    周皇后冷笑一声:“你怎么知道皇上怎么想的?”

    “回禀皇后娘娘,老奴认为皇上是想构和的。”王承恩应时走了过来。

    李佳看到王承恩的身影不禁微微一笑,看来魏德藻那边的文臣已经解决了。

    朱慈烺可不知道王承恩是怎么突然出现在这个时候,不过他觉得十分及时,“母后,你就答应吧!”他走近一步。

    周皇后细细看了李佳一眼,她似乎意识到了事情的不简单,王承恩和太子居然已经站队在了清朝使臣一队。

    同意构和?

    朱慈烺年纪小,贸然相信李佳情有可原,但是王承恩这样的老奸巨猾也在帮助李佳。

    莫非......皇上这几天忧愁的正是站队一事?

    周皇后抿嘴笑了笑:“我答应你们。”

    朱慈烺扬起了嘴角,一把抱住了母亲。

    “太棒了!皇后!明朝有救了!”李佳捏紧了拳头。

    “救?”周皇后眼中多了一丝闪光。

    拉拢ing......

    周皇后下午便去找了他的父亲,周国丈正在房间里喝着酒,看到自己的女儿过来连忙站起了身。

    “哎呦,女儿啊!”他笑着拿出一个座椅,“今天怎么突然找爹了?”

    周皇后故意装出一副忧愁的样子,叹了一口气。

    “嗯?怎么了?”周国丈挑了挑眉,他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忧愁相的皇后。

    “爹,皇上最近过于忧愁,都不来找我,一心扑在田贵妃那里去了。”她拿出手帕擦了擦眼睛。

    周国丈呃了一声,田贵妃得宠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不过对于这件事他也无能为力啊。

    “女儿啊,这事都是常情,只要你是皇后......”

    “可我们的慈烺不一定就一定做得了太子啊!”

    “......”周国丈也不禁紧锁住眉心,“那......”他看向皇后。

    “那你说这事怎么处理?”

    周皇后眼中多了几丝坚定,她捏住父亲苍老的手,“明天上朝,请父亲务必让皇上议和,才能解皇上忧愁。”

    “什......什么?”周国丈张大了嘴巴,“议和?”

    “你爹会被骂死的!”周国丈摇了摇手,“爹......爹不敢干!”

    周皇后收起手帕,她清楚朝中主流是拒绝议和,但其实真正想议和的也不少。

    谁也保不准哪一天自己剃了辫子头。

    “可是皇上是这样想的。”周皇后凑近周国丈的耳朵,小声说到。

    “真的?”周国丈看着周皇后。

    “真的。”周皇后嫣然笑道。

    ......

    王承恩下午连忙去陪侍崇祯皇帝了。

    崇祯皇帝这几天都在等孙传庭的战报,可是前线自从大溃败后,孙传庭部就一直处于休养状态。

    “王承恩,现在这里也就你一个人,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王承恩思索了一会儿,皇帝今天除了中午睡了一会儿,已经忙了很长时间的公务了。

    看着他隐隐长出的白发,他连忙说到:“和是好事。”

    崇祯皇帝挑了挑眉,他的嘴角悄悄多了一丝苦涩,“那为什么这些大臣一直要我战呢?”

    “当年杨嗣昌洪承畴就是因为两线作战被拖垮了啊。”王承恩摇了摇头。

    现在临近七月,崇祯难免感觉有一丝燥热,他深吸了一口气,“

    “有时候朕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

    至于李佳现在,倒是一直跟皇子公主玩起了皮球。

    似乎娱乐一下才能缓解他大脑里的紧张感。

    图格坐在远处喝着冰水,“真搞不懂李佳整天在干什么?”

    “嘿!”李佳挥了挥手,“给我给我!”

    朱慈烺点点头,把球踢向李佳。

    李佳侧过身,双腿刚要接过球。

    他的身子就碰到了两坨软绵绵的东西。

    哎呦!

    李佳脚一打滑,摔倒在地上。

    “没事吧没事吧!”朱慈烺连忙跑过去。

    李佳摇摇手,“没事。”不过就是一点皮外伤,他捂着额头,睁开眼。

    汗!

    朱慈烺正扶着他身边的公主,“宣因,没事吧。”

    搞半天是自己自作多情了,李佳苦笑了一下,他走到那个公主身边,“没事吧!”

    那个公主叫朱宣因?

    朱宣因揉了揉自己的小脑袋,看着李佳和朱慈烺不禁噗嗤一笑:“你们在想什么呢?”

    “吓坏我了,还以为你脑袋要摔坏了。”朱慈烺挠挠头,他吹了吹朱宣因的脑袋。

    “好啦。”朱宣因无奈地推了推朱慈烺。

    这小子......

    李佳把朱宣因扶了起来,“好了,起来了。”

    “使臣阁下,刚刚真是不好意思。”朱宣因看着李佳,“如果不是我太鲁莽了,也不会害你摔倒了。”

    “哈哈,这有什么?让女士受伤是我的错。”李佳礼貌地笑道。

    “李佳,你一点也不像那些以前的满清使臣。”朱慈烺嘿嘿笑道。

    李佳被这句话逗笑了:“那谁像啊?”

    “他!”朱慈烺指了指图格。

    图格愣了一下,连忙反应过来。

    “喂,你小子说什么呢?”

    “来,图格!一起踢球啊!”李佳挥了挥手。

    图格摇了摇头:“玩不来,你们玩。”

    李佳捏着太子公主的肩膀不禁笑道:“那个大个子最笨重了,不信让他过来踢一踢,他人很好的。”

    图格涨红了脸:“你李佳想做什么?”

    “来吧。”李佳伸出五根指头,“陪小家伙们玩一玩。”

    “来吧,大个子!”朱慈烺也笑道。

    看着朱慈烺黑黑的眸子,图格不禁想起了自己以前的时光,他晃晃脑袋,“来就来!”

    “明天就要议会了,今天一起好好玩一玩!”李佳拿过球,“今天跟你们表演花式足球!”他微微笑到。

    “李佳,你别得瑟。”图格哼了一声,不过这样娱乐是他好久没做的事了,想到这,他的嘴角就微微上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