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章:清风徐来

加入书签
    看着呆滞在原地的商小羽,他说:“哎,老实说,刚刚是不是被我迷住了。”

    商小羽眼眶里的泪水还在打转,听到他这样说,不禁破涕而笑,说:“不好意思,刚刚外面太阳太大了,没看清。”

    “这位先生,你是?”岳光起身问。

    “这位小姐的后一位相亲对象。”

    岳光看向商小羽,商小羽表情有些尴尬,但他依旧保持着良好的修养,主动伸出手,说:“你好,初次见面,我叫岳光。”

    “你好,蒙轩。”他说。

    商小羽看着坐在对面的这两个相亲对象,一下子觉得有些尴尬。

    蒙轩一直盯着商小羽,说:“商小羽有什么择偶标准吗?”

    “除了你。”商小羽故意说道。

    “我这么优秀,商小姐是怕配不上我?”蒙轩呲牙咧嘴的笑着。

    岳光不知二人的小情趣,但也察觉到了些不同寻常的微妙,他隐约觉得这二人似乎是旧相识。于是岳光故意调笑着帮商小羽说话,他说:“蒙先生,商小姐也是很优秀的,这么久了还痴情于心中所属。”

    “心中所属?”蒙轩挑眉,问,“属谁?”

    “属猪。”

    “好像是一个警察吧。”

    商小羽咬牙切齿,岳光则故作轻松的解释,二人倒是异口同声。

    “警察?”蒙轩听到这个字眼,坏笑起来,“有我帅吗?”

    岳光笑着说:“反正商小姐说会把清风当成他的拥抱,把星光当成他的眼神,把世界都变成他的样子。而且,逝者已矣,蒙先生还是不要这样开对方的玩笑的好。”

    “哦,这样啊。”蒙轩拖长的尾音已经显示出了他的得意,商小羽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岳先生,今天跟你聊天很愉快,改天再约,我先走了。”

    岳光微笑着点点头。

    商小羽恨不得拿出自己短跑冠军的水平离开这个尴尬致死的境地。

    看着商小羽落荒而逃的背影,蒙轩心情愉悦的笑着准备起身去追,岳光却拦下他,认真的说道:“蒙先生,商小姐刚刚可都没有与你道别,你还是不要过多纠缠了。”

    蒙轩把岳光阻拦自己的那只手拿开,得意地说:“岳先生,她这辈子都不会与我道别的。道别,是留给需要分开的人的。比如,你。”

    岳光似乎还想说什么,蒙轩不耐烦的掏出自己的警官证件,说:“不好意思,我就是清风本人了。”

    说完,便急匆匆的去追商小羽。

    岳光则心情大好的笑着将面前的柠檬水一饮而尽,虽然不知道商小羽为什么说爱人已经离世,但刚刚二人一见面那神情,他这个局外人看的恐怕简直不能再清楚了。

    成人之美,不错不错。

    商小羽虽是又气又羞的离开,但好不容易的久别重逢,有岂会真的离开。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这次放下心了迈着大步走了起来。

    蒙轩嬉皮笑脸的走在商小羽左边,说:“商小姐,不是恨嫁吗,我娶你!”

    “你这是求婚吗?”这个人怎么能这么玩笑似的说出这句话呢。

    “不是啊。”蒙轩云淡风轻,“是命令。”

    商小羽的手机响起,是一封短消息,不过现在她没时间理会,她一把揪起蒙轩的耳朵:“你还敢命令我,我还没质问你呢!”

    蒙轩借势把商小羽搂在怀里,蜻蜓点水似的吻上了她的唇,随后一下一下的轻吻着,商小羽一把按住蒙轩不安分的脑袋,狠狠地吻了上去。

    那封短消息是来自田伊的道歉信,当初是她从发布会现场离开去了苏亦泽的办公室,而她除了放微型摄像机以外,还把那次跟薛方不小心闯进来时看到的保险箱里的注射器给换了,换成了普通得安眠镇静的药。

    后来田伊本想告诉商小羽事实真相,但秦覃找到她叫她一定要保密,因为他接着这次假死刚好给蒙轩安排了个身份去执行秘密的卧底任务。

    事关蒙轩的安全,所以田伊不敢声张,只能每日每夜的看着所有人都沉浸在失去蒙轩的痛苦里,而她能做的也只是祈祷蒙轩可以早日平安归来。

    万幸,你回来了。

    商小羽看着眼前这个活生生的人,还是有些不敢置信,满含泪水嘴角却止不住的上扬。她不断的端详着蒙轩的脸,嘴里一遍遍的问着“真的没事了吗”,生怕下一秒再从什么地方窜出个黑烟来。

    “真不让我省心。”蒙轩为她拭去眼泪。

    “就那么一颗心,你想省着干嘛啊。”商小羽揪着蒙轩的衣领说。

    蒙轩忙改口,说:“不省不省,全给你。”

    “婚礼定在哪啊?”商小羽问。

    “刚才不是还嫌弃的求婚吗,你还真是恨嫁啊。”蒙轩惊叹于商小羽的变脸之快。

    “怎么了,我这是为你着想,我可是有很多相亲对象的,他们都排着队的想娶我,我这是念旧情让你插个队,你可别不识相。”

    蒙轩连连点头,说:“行,那我就谢谢您。”

    商小羽得意的笑着,忽然想到了时候,说:“婚礼定在希腊怎么样,上次没去成。”

    “这么着急?”蒙轩调侃着商小羽。

    商小羽倒也不扭捏,大方的承认说:“刚才你不都说了,我恨嫁啊。”

    旁边的人行道绿灯亮起,还没等商小羽和蒙轩迈步,忽然一辆轿车刹车不及撞上了已经走到了马路中间的行人,司机慌忙的下车查看伤者随后掏出手机,看样子应该是在打急救电话,周围的人也都蜂拥而上。

    商小羽从缝隙中看了几眼地上那个倒在血泊中的男人,看起来并无任何征兆,随即放下心来。

    “哎哎哎,人死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商小羽猛地回头。

    “怎么了?”蒙轩察觉到了商小羽的不对,见她一直盯着不远处的那起车祸,拍了拍肩膀安慰她,“人各有命。”

    是,人各有命。

    但商小羽关注的不是因天灾人祸丧失了性命的人,而是为什么刚刚这个濒死的男人在她眼中与常人无异。

    他的印堂没有发黑,没有黑烟缠绕,刚没有濒死之相在她眼前闪现。

    是她没有注意到,还是她也无异于常人了呢?

    商小羽担忧的看向身边的蒙轩,那他手边这个她可以摸到、看到、感受到的男人,他是真的脱离了险境还是因为她看不到了呢?

    蒙轩看商小羽担忧的望着自己,一把揽过她的头在她脑门上亲了一口,温柔的问:“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商小羽努力让自己不去胡思乱想,于是回说:“家里还有一大堆方便面没吃完。”

    “好吧,那就回去吃方便面吧,不过回去之前我会得回趟局里。”蒙轩边说边摸口袋,“不小心把老胡钱包装过来了。”

    “你怎么把他钱包装来了?”商小羽问。

    “衣服是他的啊。”蒙轩耸耸肩。

    这么一说,商小羽才注意到蒙轩这身不合身的衣服,看起来是松松垮垮的,明显就是老胡的身材。

    商小羽翻开,率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张居民身份证,她大笑:“原来老胡全名叫胡英俊啊!”

    “没跟你说过吗,他可就是把我家搞得天翻地覆的人,要不是我提早把他赶出去,指不定现在什么样呢。”

    “你这么一说,咱们是得好好装修一下那房子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幼儿园呢,连苟一墨上次都吐槽难看。”商小羽说。

    “你看你急的,说不了几句就又扯到结婚上了。”蒙轩得意的说。

    “没关系,我嫁我的,你要实在不想娶,我看刚刚那个岳光就不错。张绾竹家大神的朋友,肯定也不会差到哪去。”商小羽一边说,一边还作势想要往回走,蒙轩当然是一把拽住,想要堵上她的嘴。

    就在二人的嘴距离仅剩一厘米的时候,电话铃声不解风情的响了起来。

    两部电话同时响起,谁也没资格说谁,只好讪讪的各自接电话。

    “说什么了?”通完电话,商小羽抢先问。

    “我妈说我爸叫咱们今晚回家吃饭。”

    “啊?我爸也打电话说我妈叫咱俩回去吃个饭。小非肯定把你的事跟他们说了。”

    “这该怎么办?”

    “要不……一起?”

    “那就一起吧。”

    蒙轩看着此刻身边这个笑如夏花的女人,心中也是一阵甜蜜。他悄悄的低头看了一眼左手,抬起的胳膊刚好露出了里面蓝白相间条纹上衣的衣袖,从衣袖深处似乎有一道血痕正缓缓流淌,他使劲往下拉了拉袖子,重新揽上了身边的女人。

    “婚纱可以让田伊帮你做。”

    商小羽大笑,说:“还说我急,你这也挺急的啊。”

    “对,急于娶你,只为心安。”

    “那咱们先别去警察局了。”商小羽停下来,神秘兮兮的看着蒙轩。

    “那去哪?”蒙轩问。

    商小羽打了个响指,说:“去民政局吧。”

    夕阳西下,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家常,携手走向回家的路。那条路漫长的看不到尽头,无人知晓前途是否跟现在依旧绚烂,但起码此刻,他们正走在幸福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