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徐姐

加入书签
    吃饱了才有力气挣钱啊。

    这是徐姐常常挂在嘴边的话。

    虽然都是美女,但是和天生丽质的点点相比,徐姐多了几分风尘气。

    她走的是妖艳风格。

    绚丽的烟熏妆配上妖艳欲滴的红唇,完美的葫芦型身材再加上一头栗色的大波浪卷,在一身米色调的风衣的衬托下,她看起来妖娆而又性感。

    这样的打扮说是去夜店倒是挺合适,只是出现在这人声喧闹的茶馆之中却是有那么一点不太协调。

    当然,也可以说是多少显得有些另类。

    徐姐以前常说,她就喜欢当焦点人物。

    更喜欢男人注目自己的那种感觉。

    另外,玩的也开,常常和苏聘开一些荤素不禁的玩笑。有时候看到苏聘都被激的面红目赤,更是笑的前仰后合。

    忘了说了,徐姐就是承接了点点那间房子的同行。

    他乡遇故,这也是一桩幸事。

    更何况是美女?

    虽然徐姐以前坠落风尘,但是又不偷不抢,虽然不纳税,但是从某个方面也维持了社会的稳定。

    凭老天爷赏赐的面子自己找食儿吃,既没有当小三,也没有破坏他人家庭和睦,这已经非常的难能可贵了。

    再加上徐姐为人风趣,大气豪爽,常常请自己的那帮子小姐妹们来店里吃饭,并且从不赊帐。

    这已经是难得的优质顾客了,实在是不能再苛求什么。

    所以,总的来说和苏聘的关系还算是不错。

    既然在遥远的藏省也能遇上,那么就证明有缘。

    听了小北和徐姐一路上的见闻和见识了那满是鸡汤文的朋友圈,不用想也知道,她俩肯定是受了网上那些写软文的教唆,于是想来这里陶冶一下情操。只是,单单因为这里自然风光壮丽无边就想当然的认为这里是唯一的灵魂净土?

    这脑洞开的,光想想也是醉了。

    净土不净土的苏聘不知道,不过看着那高高的雪山,再远观那巍峨的布达拉宫,感受一下一碧如洗的蓝天,迎着已经说不上凛冽的清风,这两天那略微有些郁闷心情的确是好了很多。

    徐姐她们住的地方距离苏聘的宾馆并没有多远、

    那是一家完全的藏式旅店。虽然门头上打着旅店的招牌,但实际上面积很小,只是一个独院,除去老板一家人居住的房间之外,剩下的也没有几件空房了。所以,这样看来还不如说是民宿。

    不过房间收拾的却是很干净。

    据徐姐说,最令她满意的就是,这家旅店的床铺看起来柔软而舒适。对于一个喜欢睡觉的女人来说,游玩了一天,洗个热水澡后,拱进这暖暖的被窝之中睡觉,那一定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

    另外可能是淡季吧,除去苏聘徐姐他们之外,只有三三两两的数人而已。

    旅馆老板娘巴桑大姐是个热心肠的,对于徐姐能够在这里遇上朋友不禁感到惊讶,也替徐姐感到非常的高兴。

    既然高兴,那自然就要喝酒吃肉。

    既然要喝酒吃肉,那就要找个合适的地方。

    所以巴桑大姐就非常热情的告诉了一个最合适的地方。

    出了旅店的大门向左转不到两百米。

    当看到那硕大的招牌以及站在店铺里的那个热情的老板,徐姐笑得花枝乱颤。

    这是一家烧烤店,巴桑大姐之所以那么热情,就是因为这家店是她家开的,而那个同样洋溢着热情微笑的男人,就是旅店的老板桑吉大叔。

    尝尝藏省独有的烤牦牛肉?

    在苏聘看来,这是一场切磋。

    就当作学术交流吧。

    苏聘笑言道。

    藏式烤肉和常见的烤肉有着非常明显的不同,这里的烤肉一切都要自己动手。至于烤完之后味道怎么样,就看烤肉人的天赋如何了。

    烤的好,自然可以享用美味。如果是厨艺白痴?那么你就老老实实的配着小菜喝青稞酒吧。毕竟牛肉烤老了,那真的和轮胎没有什么区别!

    看到店家把简单处理过的牦牛肉穿在精心削剪过的,宽宽的青竹片上。

    苏聘有些恍然。

    这种营销上的小技巧真心值得学习,因为这样一来肉串就会显得很是硕大。再加上端上来的圆形烤炉,中间堆上已经烧红的无烟碳,几个朋友就围成一圈,举着宽宽的竹签子一边谈天论地,一边对牦牛肉进行烤炙。

    这种烧烤的方法显得极其的复古,当然,烤好之后吃起来那动作更加显得彪悍。

    硕大的肉串配上香甜的青稞酒?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

    啧啧,真的很赞。

    ……

    至于小北和徐姐的厨艺怎么样,苏聘压根就不想尝试。

    她们能做的也就是把肉做熟,至于究竟如何烤炙才能焕发出牦牛肉那狂野的鲜香滋味?

    非常抱歉,这种危险的探索还是不要想了。

    另外,苏聘可不想做什么试验品!

    不到这里,你永远不知道这种狂野的烧烤究竟有多疯狂。

    桑杰大叔提供的山菌,就是传说中大名鼎鼎的松茸。

    当然,这种在东京卖到一千多大洋一份的所谓珍贵食材,在桑吉大叔的眼里,这东西和罗卜白菜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小北和徐姐根本就不理会苏聘的惊讶。

    她们所做的,只有四个字。

    大肆朵颐。

    吃肉必喝酒!

    这是福寿街一带不成文的规矩。

    你哪怕喝的是菠萝啤这种碳酸饮料,但是上边带着个啤字儿,也算是喝了。

    而对于喝酒,徐姐很自信。

    从那种职业拼杀出来的,哪会有弱者?

    只是,纵然徐姐是酒国高手,这香甜的青稞酒岂是那啤酒可以比拟?

    酒喝的多了。

    谁都会头晕眼花,就算是美女同样也会分不清东南西北。

    古人说,女人长得美,喝醉了那也是美不可言。

    醉眠花丛,芍药飞洒的那是娇憨可爱的史湘云。忽喜忽嗔,转盼流光,那是泼辣的尤三姐。不过苏聘相信,雪芹先生绝对不会费尽心机的去描写一个女人蹲在街边吐得天昏地暗,泪涕横流,脸红脖子粗的样子。

    因为,那真的称不上有任何美感可言。

    同时,这让在一边抚背递水的苏聘也是颇有些尴尬。毕竟店里那些客人们传递过来的那种‘我们都懂’的眼神,让他觉得很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