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密林深处有佳人(一)

加入书签
    才不过五更,天便已经微明,东方泛出了一缕浅浅的鱼肚白。一天之中,也就这个时段最为清凉了。城门刚刚打开,八百里急报从御撵通道直接步入大殿。

    早朝之上,百官到齐,大殿下看着上报之人隐隐觉得又一次不安,可是大殿之上自己是众目睽睽,只有翘首以盼。

    “报,燕王殿下昨日视察矿山,又发现新的矿洞,绵延山脉,雄伟磅礴,比之前的所有矿山都要富饶!”

    南国帝王龙颜大悦,一拍手臂直接站了起来,朗声大笑,“我儿真是寡人的福星啊!重重有赏!”

    大殿下直接一阵头晕目眩只觉眼前发黑,当下就变的摇摇晃晃有点站立不稳,耳朵里始终有着嗡嗡的声响。

    不可能不可能,当日请了玄冥二老施术把秋明石堵在了矿洞前面,他们根本不可能发现,即便发现也是不可能越过玄冥石过去的,这件事必有蹊跷,可是他安排了众多线人,为何没有人来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大殿下的脑子里就好比一团浆糊,头痛欲裂!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的朝,怎么回到自己的府邸,刚刚回到府邸,一封密报就到了手上,他细细查看密保,所有的内容都是正常的,并未说紫月有任何特殊的动机去勘探矿山,真的就是机缘巧合?

    大殿下这次是非常谨慎,他安排的线人不止一个,所以又打开了另外一个密报,内容基本一样,并无不妥。天意啊,难道是天意?

    矿山这边是忙得不亦乐乎,紫月给所有的矿工月例都翻倍,所以这更换主子对他们是一件大喜事,矿山的山脉开采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是个持久战,紫月把收下的得力之人留下来了两个协助肖劲。肖劲是皇上的人,所有的事情不点开是估计着现在的朝中局面,但是想二殿下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事情解决了还真是一个圆满,当下心里又更佩服几分。

    紫月这几日都是在处理矿上的一些细节之事,归兮觉得已经没自己什么事了,所以这满山的风景就是归兮的游乐场,追兔子、做烧烤、树上掏鸟蛋,原有在山里嬉闹的本事一样不落的在这折腾。午时,林子里炊烟升起,归兮正开心的烤地瓜。

    香喷喷的地瓜归兮一口气吃了两个,拍着鼓鼓的肚子,打了个响膈。转身去后面的溪边弄点水喝,波光粼粼的水面映的归兮睁不开眼。一阵急促的流水声让归兮止住了脚步。一个雄性背影映入眼帘,为什么要强调雄性?因为这男人的雄性气场太过于强烈!

    他缓缓的转过了身子五官更是充满了攻击力。他的五官轮廓较旁人更深刻鲜明一些,斜飞入鬓的浓密长眉,邪魅狂傲的眼睛,隐隐泛着幽蓝之色。他的鼻峰挺直,就好似他的骄傲,不容任何人小觑。身上点点的水滴在太阳光下映的他小麦色的肌肤更加性感。

    归兮一看这男人在沐浴,虽然也算是美男一枚,但是他也没兴趣去喝洗澡水,便转了身想离去。

    “这位姑娘为何要走?”身后颇有磁性的声音传来。

    “呵呵,您继续洗澡,不打扰你。”归兮头都没有会,继续向前走。

    几颗耀眼的水珠飞溅,点了归兮的穴道。归兮愣在哪里,这人有毛病,怎滴还非要让人看你洗澡?更郁闷的是这点穴之术阿琢曾经教过归兮好多回,可是她硬是没有学会所以这解穴就更不用提。

    “怎么你还喜欢别人看你洗澡?你给我解开穴道,我去多叫些人来看,我还能收个门票!”

    一声轻笑,“二王爷看上的人,还真是不一样,普通女子看见我,早就投怀送抱了。”

    归兮看了看自己的蓝色布衫,明明是男子的打扮。

    张口否认到:“看清楚点,我是男的!”

    “呵,你是男的女的,等我一探就知道!”

    “秋阁主好兴致,竟在这山间沐浴,也不怕这河水冰凉。”紫月一席青衣从远方走来,密林中的阳光照在脸上,清冷神色的凤眸此时正看着归兮,粉粉唇瓣轻抿,细致五官比平常更显出三分柔美。紫月突然出手,弹出一道真气,隔空解了归兮的穴道。

    归兮转过身,刚走出两步。

    秋阁主一扬手,挥出水珠,又点了归兮的穴道,说:“虽是山间阴冷,可是看到这般美人,本阁主内心还是火热的。”

    归兮翻了个白眼。

    紫月再次隔空解了归兮的穴道,对秋阁主道:“本王的忙多谢秋阁主了,但是已经银货两讫,秋阁主还是早日回城吧。”

    秋阁主站起身,抬起双臂,清澈的水珠从充满力量的腰身滑下,溪水刚刚好没过腰身。不知道又从哪里出来了两名美女长得一模一样的,还是对双生花,不动声色的取来宽大的白色袍子,穿在秋阁主的身上,并为他洗好带子。秋阁主一脸阳光般爽朗的笑,可是却做着暴露狂做的事情,他故意拉开了衣领,露出小麦色的蜜色肌肤对着归兮说道:“别走啊,你做烤的地瓜味儿,我老远就闻到了。”又挑眉看了紫月:“怎么,二殿下竟如此小气,要不我用我的两个婢女换她一个人?”

    一挥手,又隔空点了归兮的穴道。

    归兮不服:“看清楚了,我是男人,你个暴露狂!”

    秋阁主狂傲地一笑,道:“男人?哈哈,男人也行,我缺一个兔儿爷。”

    紫月走到归兮身侧轻轻为归兮解了穴道,背对着秋阁主说道:“怎的,老阁主去世后,秋阁主开始喜欢男人了?”

    归兮感觉被二人隔空点过的地方特别疼,心中有些恼火,却忍着没有发作,悄然向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看着暴露狂。

    秋阁主道:“女人看多了都一个样,不如男人更有意思,二殿下你说是不?据传闻,二殿下是这南国女子春闺梦影之人,只是身边有一个得宠的兔儿爷,这位就是把!”他不怀好意的一笑,又接着说:“不过世人眼拙,这么个绝色佳人,竟然被看做兔相公了!”

    空气中弥漫一阵异香,随着微风拂过,飘洒在了小溪旁,带秋阁主发觉时,为时已晚。

    秋阁主眼神冷冽却动弹不得,心里一阵惊奇这样的毒,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已经着了道。"二殿下,这是作何,我来帮你的忙,你就这般回报我!?"

    紫月摸了摸归兮的脑袋,“秋阁主,你父亲与我父皇有多年交情,你与我也是自幼相识,我怎么可能做出伤害我二人关系的事情呢~”

    不是紫月,那就是这个假兔儿爷了,“秋阁主,点穴好玩儿么?”紫月笑嘻嘻的走到他身前,看了看他宽松的衣领,用手又往下扒了扒,露出一个小麦色的香肩,然后用手指戳了戳,然后又用力戳了戳,问道;“疼不疼?”

    秋阁主一脸的不可置信,她用毒把他定在这里,就是因为被点穴点的疼了?看着归兮清澈的眼睛,下意识的点点头,疼。

    然后就看归兮转身跑到一旁,回来的时候手指沾满了烤红薯的黑灰,在秋阁主裸露的香肩上画了一个兔子,然后写了“我是兔爷四个大字。”

    归兮拍了拍手,还不忘在秋阁主的衣服上摸了一把,一个黑黑的爪子印印在他的白色里衣上。看着自己的成果是异常满意!

    “你叫什么名字?你快放了爷?”秋阁主有些恼怒,一双好看的眉毛拧成一团。“流潋紫月,赶紧管好你家的兔儿爷!”

    紫月开心的笑出一口大板牙,贼兮兮的,秋明宇这个人只有在气急的时候,才会这样连名带姓的直接喊人。

    归兮一个巴掌拍到秋阁主头上,“安生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给你下的毒,你求月儿有个什么用!他还能给你解毒不成?”

    秋明宇差点气的吐血,这辈子还没那个人能打他脑袋,这无异于老虎头上拔毛啊,他身体的每一个小细胞都在叫嚣,膨胀,想要战斗!

    流云在紫月身后出现,说是矿内有要事要处理,紫月看看归兮,归兮直接摆摆手,“我还没玩够,你先回去吧,这里安全的很,距离矿山也不远!”

    紫月转身欲走,秋明宇赶紧喊道:“你干嘛,你别走啊,你走了我怎么办,你赶快然他把毒给我解了!!!!”

    紫月回身说道:“我家兔儿爷很温柔的,秋阁主好好享受吧!”

    归兮笑的更开心了。

    归兮优哉游哉的又拿出几个地瓜生了火,开始烤地瓜,全然不顾在一旁傻站着的秋明宇。还有里的更远的两个双生花,如果说点穴的话武功高强之人可以冲破穴道自己解穴,但是归兮这毒香没有归兮的解药,他是万万动不了的,所以紫月才那么放心的去处理事物。

    秋明宇从刚开始的威胁到后来的引诱,直到现在已经开始央求。

    突然秋明宇不动,只是眼珠子在拼命地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