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杀鬼灭口

加入书签
    老鬼险些吓得魂飞魄散,这一道手印下来,自己非得玩完不可,最多撑上一个小时,还得是这青年顾忌小男孩身体的情况下。

    “上仙,等一等!我不占这身体了,求您饶我一命!”

    “哦?”秦牧停了手。

    如果这老鬼主动退出小男孩的身体,那自己也就不用费事担心施法会损害这小男孩身体了。

    不过想了想,好像没什么留着这老鬼性命的价值,等他出来了,就顺手灭了吧。

    老鬼探头探脑,小心翼翼道:“小的愿意主动出去,不过您老人家得给我一个保证,您老人家该不会是想等我出去后,顺手杀鬼灭口吧。”

    秦牧眯了眯眼。

    老鬼觉察到秦牧杀气流露,猛吓了一跳,立即说道:“上仙大人,我不是恶鬼啊,我侵占这小孩的身体不是无缘无故的。”见秦牧有倾听的意思,老鬼老老实实道:“其实这小孩跟我有点渊源,这是当年谋害我的人的子孙,他害了我,我害他的子孙,也算报仇了。”

    秦牧皱了皱眉:“要报仇,找他本人就是了,一饮一啄皆是前定,他要真的欠了你的,你早晚有机会,我送你进轮回,因果自会替你了结仇怨。”

    老鬼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不想入轮回,我愿以一条千年灵药的消息,换我在阳间留存的机会。”老鬼始终不愿意说自己不想入轮回的原因,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千年灵药?”秦牧不关心老鬼的隐私,对千年灵药颇有兴趣,问道。

    老鬼没立刻说,似乎是担心秦牧知道了消息后杀鬼灭口,不过权衡了一下,这时候什么都不说也是魂飞魄散的下场,最终说道:“我自死后便一直在江州市附近山河里游荡,怕见阳气,哪里幽静往哪去,您也知道,灵体对灵气的感应更灵敏,我找到一个灵气浓郁的地方,在那里熏陶了足足五十年,灵体能白日游荡了,这才能够附身到这小孩身上。”

    “而据我附体这小孩之前的观察,那灵气已经快要浓郁成雾了,我猜着那里要么是灵脉,要么是有灵药出世,我知道地点,只要仙人放我一条生路,我便带仙人过去。”

    秦牧点了点头。

    这老鬼虽然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太令人相信,不过普通厉鬼能够神智不失且凝实灵体,没有特殊的机缘确实难以做到。

    而灵气雾化,不是亲眼见到过,也难以知道世间还有这种现象存在。

    之前秦牧所得到的都是一些不足五百年年份的药材,即便如此也因此练出了一瓶聚气散和一颗洗髓丹,还让自己的实力大大增加。

    千年灵药,其年份的堆积所产生的药力是质变,一棵千年灵药足以顶的上十棵五百年灵药。

    正发愁怎么引导赵然修炼,洗髓丹这东西是寻常筑基所用,秦牧对自己亲近之人自然不会用这等寻常丹药。若有这千年灵药,事情就好办多了。

    “好。”秦牧说道,“那你先出来,我不会杀你。”说着顺手掰下一段木椅的木头,手指速划,在上面刻了一个小型阵法,很快,那截木头散发出阵阵阴凉之气。

    这是藏阴阵法,可以收纳魂魄不受阳气侵蚀。

    老鬼瞪大了眼睛,当场炼制法器,这不是一般的神仙手段啊!不免心有余悸,还好自己没有往死里得罪这仙人,不然哪怕自己拼尽全力,也不过落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老鬼对秦牧终于心服口服,从小男孩的脑门上挣脱出来,化成一缕黑气,进入那截木头中。

    那截木头里发出一个声音:“仙人,千万别杀我啊,我还要带您去找灵药!”

    秦牧额头上浮现黑线,自己有这么凶神恶煞么?

    ……

    “爸,我当众被人狠狠扇了一耳光,这事你不管吗!”

    欧阳明坐在诊室椅子上,愤怒说道。医生正在身边,刚刚给他包扎过,绷带缠了半边脸。

    欧阳成阴沉着脸,刚刚医生的报告说的很清楚,大面积软组织挫伤,轻微上颌骨骨裂,耳膜穿孔,这一巴掌绝对是下了死手打的。

    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向来喜欢惹是生非,仗着自己的名头谁也不放在眼里,但这次儿子却是好心为自己求医才挨的打。

    “看来我欧阳成的名字已经不管用了啊。”欧阳成缓缓道,语气令人不寒而栗。

    严盛待在一边,打了一个寒战。

    一名省城大企业家的怒火,绝不是一个小老百姓所能抵挡的,甚至动用白道关系的话,连市正长都能狠狠报复一把。

    严盛这是鼓足了勇气,才跑过来要跟欧阳成搭上线,一来对秦牧有恨意,要借海鸥集团的手痛打秦牧一把,二来若能搭上这条线,自己父亲必定会夸奖自己,也不用天天挨吵了。

    严盛小心翼翼道:“那秦牧不是普通人,除了医术好之外,还有一身力气,可以把墙都砸出裂纹。”

    欧阳成瞥了严盛一眼,道:“是吗?这倒要考虑一下。”

    “东家,不必考虑。”站在欧阳成身后的一名彪形大汉说道,他眼露精芒,显然不仅外家横练功夫出众,还练有内家功法。

    欧阳成转头看着彪形大汉,这是他上次去了汉南地下擂台战参观后,惊颤于人类武力之强,便连夜重金聘请了传说中的武道高手。

    这阿南曾一人干掉当地一个小组织,让欧阳成大开眼界,更是一拳粉碎了石砖,战力之强,欧阳成觉得也就弱于那汉南大龙头,挥手招乌云的真人,以及剑客刀客等寥寥数人了。

    欧阳成道:“没问题吧?”

    阿南露出自信而微微狰狞的微笑:“东家放心,少爷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秦牧解了小男孩的昏睡穴,小男孩慢慢醒来,揉了揉眼睛,原本呆滞的目光此时终于透出灵动。

    “大……大哥哥,你是什么人?”

    秦牧挠了挠后脑勺,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复,奇道:“你会说话?”这小孩痴呆了五六年,怎么会说话的?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