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亏大发了

加入书签
    大早起来,门庭若市,一身身儒衫站在门口,把街道都堵满了,却又雅雀无声,大概是怕吵到了疲惫不堪正在睡觉的甘先生。

    小厮打着哈欠开门,看到这一幕,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吓坏了,飞奔而入去寻吴巧儿。

    吴巧儿出门而来,与众多儒生说道:“诸位公子,我家乖……我家公子还未起床,不若诸位公子且先回去,下午再来。”

    “学生有礼,无妨的,我等在这里等候甘先生起床就是。”说话的儒生有礼作揖,就要在这里等。

    吴巧儿看了看对面巧儿成衣的店铺,看得这水泄不通的街道,又道:“诸位下午再来吧,我家公子一贯晚起,免得诸位久等。”

    吴巧儿要做生意,街道堵成这样,还怎么做生意?

    “甘先生门口,便是等得再久,乃是我等本份,也是应该!”

    “是啊是啊,能聆听甘先生之教诲,不枉此生。”

    “我等有幸,能与甘先生这般经天纬地之才生在同一时代,此生之大幸。等上一等又何妨?”

    “对,便是等上一日,我等也愿意等下去。未能随甘先生上阵杀敌,本已惭愧不已,此番合该我等在此久等,方才显出心中惭愧之意。”

    “唉……都怪我家中老父,以死相逼,不然此番,我当也随先生上阵杀敌,不枉先生谆谆教导,悔之晚矣,悔之晚矣,但凡想到此事,这几个月来,夜夜难眠。惭愧啊,惭愧……”这话说得,几乎涕泪俱下。

    兴许有人真心愧疚,兴许有人看到随甘奇出征的士子学生们,如今一个个完好而回,还亲眼见证了一场大胜,早知如此,当初自己为何就不能勇敢一些?

    吴巧儿无法,兴许还觉得这些人脑子不好,却又总不能拿着扫把赶人吧?

    所以吴巧儿回头,走进甘奇厢房,摇了摇被窝里面的甘奇,开口说道:“乖官,快起床吧,门外来了好些人等着你呢。”

    “啊娘娘娘,啧吧娘娘……”甘奇嘴里传出一些奇怪的声音,翻了个身,拉了拉薄被子,又嘟囔一语:“让他们等着。”

    吴巧儿有些着急,上前去拉了拉甘奇的被子,说道:“乖官,都把街道堵得水泄不通了,祝侍郎家的夫人今日还要来试几件刚做好的新衣呢,两三百贯的生意,乖官快起来吧,不然这两三百贯的生意就做不成了。”

    “什么两三百贯,不起。”甘奇把头往被子里面钻了钻。

    吴巧儿真急了,这日子还过不过了?两三百贯,几乎就是以前全家的积蓄了,岂能不要?

    吴巧儿伸手抓住薄被子的一角,大力一掀,泼妇的本性稍稍暴露了一些,开口喊道:“乖官,你就起来吧。”

    话音刚落,吴巧儿就愣住了。

    甘奇也把眼睛睁开了,看了看吴巧儿,又看了看自己。带着起床气怒道:“巧儿姐,你这是耍流氓啊?你是流氓吗?你是女流氓吗?”

    吴巧儿震了一震,眼神盯着一物看了看,连忙背身而去,飞奔而逃,比火峒蛮战败了都要逃得快。

    甘奇连忙拉过薄被子,口中说道:“吃亏了吃亏了,吃大亏了。”

    边嘟囔着,慵懒的甘奇边把床头的衣服拿过来往身上套着。

    套好衣服,慢慢走到门口,一个丫鬟端着一个托盘就上来了,一根新鲜的杨柳枝,一小碟盐,一杯茶水。

    杨柳枝塞进嘴里嚼了嚼,把木纤维嚼开,然后用手指蘸一些盐粒塞进牙齿里抹匀,再把杨柳枝放进去左右刷,刷得差不多了,喝几口茶水,咕噜咕噜几下,吐出来,这就是刷牙了。有钱人家刷牙之法,有点费盐。

    一口大白牙,闪一闪,带着些许杨柳的清香。

    门口无数士子学生,皆往里面看,还左右说着话语。

    “甘先生起床了,在洁牙。动作当真潇洒。”

    “甘先生洁完牙了,牙真白。”

    “甘先生在梳理发髻,一头秀发,乌黑发亮。”

    “甘先生拿了个面饼。”

    “甘先生要出来,快快快,都站好都站好。”

    “准备!”

    “拜见甘先生!”异口同声。

    甘奇一手拿着面饼在坑,斜倚着门框,一手拿着一杯茶,扫视左右,开口说道:“怎么这么大早都来了?今天不上课,过几日再开讲。”

    “学生们就是想来看看先生,看看先生瘦没瘦,身体可好。”

    甘奇自己打量了一下自己,说道:“没瘦,就是黑了点,邕州的阳光太毒辣。”

    “先生受苦了。”

    “先生受累了。”

    “先生在外受苦受累,学生却在汴梁偷安,学生惭愧啊!”

    “学生也惭愧!”

    “学生更惭愧!”

    “学生最惭愧!”

    甘奇摆着手:“好了好了,今夜樊楼,都去都去,樊楼再说。”

    “先生受累,多多休息,学生们不敢叨扰。”

    “先生,学生此刻便去樊楼订座,今夜要与先生一醉方休。”

    “先生,学生先去樊楼等候大驾。”

    “学生大拜,先告退。”

    “学生再拜,先生注意身体。”

    甘奇又自己打量了一下自己,忽然有一种自己好像七老八十的感觉。

    “回吧,回吧。”甘奇摆着手,啃着面饼。

    众人依依不舍而走,一步三回头,还有人一步八回头。

    甘奇站在门口等着,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一直等到众人都走光了,回头一声大喊:“呆霸,过来翻翻,看看上一次那晶莹剔透的腊肉,这回还有没有人送。”

    甘霸飞奔而出,一地的礼物,满街都是。

    翻了许久,甘霸提着腊肉走进院子:“大哥,有,这回还送得多了呢,够吃几个月。”

    “送到厨房去,中午就做来吃了。”

    “好嘞。”甘霸把腊肉提到厨房里去,左右吩咐几个厨娘。

    甘奇拿着面饼,满院子逛来逛去,逛了许久,开口大喊:“巧儿姐,你都藏到哪里去了?你占了我的便宜,就这么跑了?”

    “大哥,巧儿姐在对面店铺里,祝侍郎的夫人来了。”一直跟在身后的甘霸答道。

    “啊?她从哪个门跑出去的?”

    “后门。”

    “亏大发了,唉……”<div>